首页 > 搜索 > 神明附身是什么征兆,神仙附体是怎么回事?

神明附身是什么征兆,神仙附体是怎么回事?

互联网 2020-10-20 19:17:28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哪有什么请神上身,除了骗钱就是别有用心。下面这个清末「乩童斗法」的真实故事,「哪吒三太子」「玉清真王」都请来了,但最终在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妖魔鬼怪」还是现出了原形……

清朝光绪末年,民智未开,闽南沿海一带巫术盛行,尤其是起乩之术。

这起乩由来已久,起源于唐朝,是民间流传的一种占卜方法,又称扶乩。在起乩中,需要有人扮演被神明附身的角色,这种人被称为乩童。

道家佛家均承认此术,但是禁止个人私自修炼。民间很多地方都流传着关于乩童起乩的神秘故事,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也从家中老一辈的人那里听闻过一些关于乩童的传闻。据说这乩童可通神明,知鬼怪,代表着仙家来到人间的使者,众多神明附在乩童身上,为信徒们答疑解惑,指点迷津。

作为一个现代人,我很难相信这个职业是真实的,难道他们真的像民间传闻那样有神明庇佑?可以知晓过去,预测未来?并且还会有金刚不坏之身?我带着这些疑惑翻阅各种书籍,没想到在我家的传家之作《杜骗新书》里面看见了一则关于「乩童大斗法」的故事,背后隐藏的却是一场诡谲的骗局。

有一年的正月十八,福建兴化府,也就是如今的福建莆田地区的海边,锣鼓喧天,十分热闹。全城的百姓都围聚在海边看乩童的冲海仪式,这是一年一度的冲海大典中的高潮环节,由于当地百姓十分迷信,不论什么事情都要问问神、拜拜佛,而这乩童又能请来神明上身,因此,每年的冲海大典中,当地人都会请来一位武乩童,手持双斧,冲向海中,寓意同海妖斗争,驱赶邪祟,以保佑一方平安。

今年的冲海仪式由福安宫操办,冲海的乩童是福安宫长老齐正松的儿子——齐康。这孩子十五六岁,和那天生就能和神明互通的乩童不一样,齐康是后天的乩童,自幼在他爹的指引下练灵,也是这孩子和神明有缘,没练多久就能和神明沟通,到后期主文的神明和主武的神明都能请来,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爹甚是欣慰,这次冲海也是齐康第一次参加。

这次起乩请来闹海的是哪吒三太子,只见齐康威风凛凛,如天神下凡:身着平绣龙虎裙八卦肚兜,左手持太子枪,右手拿一八瓣刺绣攒花球,脖戴乾坤圈,双手合十,念起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左右脚分别走起太极八卦位,气势如虹、威势赫赫地向海中冲去。周围的百姓纷纷喝彩,此刻岸上鞭炮齐鸣,几个同岁的年轻人也跟在齐康的身后,同他一起杀到水中,为他护法。

海中翻起的浪花让齐康的身影若隐若现,那太子枪挥舞出的水花在半空中炸开,乾坤圈在齐康手中来去自如,真正宛如天将神仙一般,在和海中的妖邪厮杀。岸上众人都在为此举惊呼,齐正松在人群中悄悄为自己的儿子捏了一把汗,万一这次请神出了差错,儿子会受伤不说,福安宫的面子也挂不住啊。

浪潮退去,齐康完成仪式从海中走来,他抛了抛手中的攒花球,精神气十足的上了岸。岸上的锣鼓敲得更响了,众人都在欢呼这次冲海庆典的成功,来年可一方平安,不会有海中妖邪来作祟了!

正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打远处来了一队人,那些人手持锣鼓,敲敲打打,有人高声喊道:「玉清真王巡查人间,恩溥乾元,仁敷浩劫,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声势浩大,众人的目光都被他们吸引过去。

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壮实男孩端坐在帝王宝座上,被人抬着,他上身穿着凸绣浮龙披风,头戴刺绣龙奉帽,神色严肃,脸上一点都看不到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活泼神情。在他身后,跟着两个年纪较小的孩童,约莫七八岁的样子,一男一女,都是仙童模样装扮。这一行人来到海边止住了步伐,那个壮实的男孩一个跳跃,落到沙滩上,抖落下披风,赤裸上身。然后一言不发,手持砍刀直冲海面,一边冲竟然还一边拿着砍刀砍自己的后背!那可真是鲜血淋漓,一尺长的口子在背后乍现,看得人那叫一个心惊胆战,瞠目结舌!这男孩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长衫的道士,那人端着一个大碗,不断将碗中的东西含入口中然后喷向男孩的后背。众人提鼻一闻,这不是烈酒吗?再看原本跟在后面的那两个仙童装扮的孩子,他们嘴里正咿咿呀呀念着咒语,一边念一边拿着铜针扎自己的手臂。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如此神奇,敢拿自己的肉身搏刀枪,这一番操作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齐康见状,张嘴便向对方喊道:「肽!我乃哪吒三太子,何方妖物敢扮玉清真王,来打扰冲海大典?」

那壮实的男孩已从海中回到岸上,听完此番话,怒目圆瞪,双臂张开,在空中抡出一个乾坤圈,随后双手回放至胸前,运气凝神。他身后的两位仙童立马撑开一个八卦伞,为他护法。两方随即展开了一轮斗法,齐康拇指一屈四指紧握,随即隔空打出一个金刚拳,对方稳如泰山,丝毫不为所动。见此情形,齐康有些着急,向他爹那边看了眼,只见齐正松悄悄比了个手势,齐康会意,说道:「玉清真王玉相如天,我等小仙暂先退下。」便匆匆结束了斗法。

这时,之前负责喷酒的那位道士说道:「此地近来浩劫频发,罪魂众多,玉清真王来此地镇守,保此地太平,无量众苦,凡有什么灾难疾病均可来寿康宫求解。」说罢,这一行人就抬着那帝王座上的「玉清真王」往城南的方向走去。

围观百姓们方才明白,纷纷议论,原来那孩子也是一个乩童啊,是什么玉清真王上身的。本地又多了个神仙哇,为图一热闹,便纷纷跟随前往,想看看这寿康宫是个什么来头。

原来这寿康宫本是城南的一个破旧的道观,不知什么时候竟做了翻新,门前的牌匾上赫然写着「寿康宫」三个大金字。之前那位玉清真王附身的乩童换了身装扮,穿着一身金色八卦褂,额头系一黑色头带,端坐在寿康宫大殿的桌前。他的身旁站着一个穿着道袍的桌头,喊着「真王下凡,念世间一切众生三灾八难,凡事皆可来问。」这个桌头就是寿康宫的长老鸿喜,说起桌头这一行当,那可是专门伴在乩童左右的人,在乩童被神明附身之时,专门为信徒解读神明的种种行为和话语,好的桌头要通命理,知乾坤,才能准确地将神明的意思传达给信徒。

一位阿嬷当即来问事儿,说自己最近头痛欲裂,夜不能寐。那乩童听完,目视阿嬷,然后双眼上翻,时不时抽搐,一边抽搐一边用两只手拍打着自己的双腿,接着整个人从座位上跳起来又坐下,跳起来又坐下,弄出了十分大的动静,好一会儿之后才又平静下来,嘴中发出了类似于干呕时的声音。鸿喜见状问那阿嬷道:「夜里可有梦魇?」阿嬷回答说有。随后那乩童的喉咙里又发出「呃呃呃」的声音,桌头又说:「你这是小鬼附身要来索命。」随即他示意一旁的人递来一碗水给那乩童,乩童对着阿嬷额头处用手指在水面弹了一弹,嘴里念着不知其解的咒语。那阿嬷双眼紧闭,不一会儿便睁开眼说:「谢谢救苦救难的玉清真王,真灵啊,我的头一点都不痛了。」

围观的百姓们啧啧称奇,说这真王果然灵验,看来此地日后不光有哪吒三太子镇守,这玉清真王也现身来保佑了。

另一边,福安宫内,齐康垂头丧气,十分自责。齐正松从海边回来一句话都没有说,此时坐在太师椅上闭目思索,过了许久开口问道:「儿啊,方才斗法,你可有从对方身上感知到什么?」齐康说:「方才过招,我结了金刚圈印打在对方身上,可他们竟然没有反应,说明不是邪祟上身。可他们那群人怎么可能请来玉清真王?那可是多少人想请都请不来的神明。爹,你说他们是假装的吗?」

齐正松叹了口气道:「这些人背后肯定有猫腻。你先去歇着吧,这事儿爹来想办法。」

将儿子打发走之后,齐正松陷入了沉思。

对方搞这么大阵仗明显是来抢饭碗的,他们的来路是?

乩童这个职业并不是谁都能做的,乩童有两种,一种是天生的,一种是后天培养的。

天生的乩童本就和神明有缘,他们打一出生就自带修为,能够开天眼、见鬼神,因此被神明选中。后天的乩童则需靠自己去修炼或者靠前人指道,但这种修炼方式很容易出岔子,轻则神明上不了身,重则走火入魔。

齐正松就是天生的乩童,他五岁那年,一日夜里,突然全身抽搐,像得了癫痫一般,一边抽搐还嘴里还一边念念叨叨,开始胡言乱语。家人都吓呆了,准备为他请来医生,没想到他自己忽的坐起身跑去了福安宫,嚷嚷着要见宫中长老。齐正松说自己是玉皇大帝,长老问了些仙家之事,没想到他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于是长老便告诉他的父母,「这孩子有仙缘,被神明选中,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就这样,齐正松留在了福安宫,成为了这里的坐阵乩童。齐康是齐正松收养的孩子,自幼跟着他学习一些仙家之术,这孩子也是聪明伶俐,在齐正松的指点下,经过了训乩、闭关等阶段,虽然在请神的过程中有好几次都被一些邪魔恶灵冒充顶替,差点走火入魔,但好在齐正松的道行还比较高,帮助儿子都过了重重难关,最终有一次请来了哪吒三太子。等到齐康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齐正松就退下来做了桌头,一来帮忙鉴别上身的神仙是真是假,二来解释乩童被神明附身的时候所说的那些话。齐正松深知培养一个真正的乩童十分不容易,而先天的乩童更是难寻,这些年他也找来过一些有些天分的孩子,想对他们进行培养,可是都失败了。那寿康宫竟能一下出来三个乩童,大的那个乩童竟然还能请来玉清真王,这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眼看那新建的寿康宫的香火越来越好,自从上次那玉清真王现世之后,大家都跑去问事儿,而福安宫除了那几个老香客还会前来,其他时候基本无人问津。

齐正松有些着急,下个月就是游神庆典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当地的乡绅都会来请他操办这件事,今年日子临近,却没人来个消息,莫不是让那寿康宫抢去了风头?思来想去,齐正松觉得福安宫的地位不保,必须下手去会会对方了。

第二日,齐正松就派了个宫里的小弟子,装作一般香客的模样前去寿康宫问事,没想到那寿康宫的道士一见便将他的身份戳破,警告他们要自重。

既然暗地里的打探不行那就来明面的硬招,齐正松即刻让儿子亲自去寿康宫,当着众人的面下了战帖,下个月的游神庆典的前十天,要和寿康宫当众斗法,一较高下!

战帖送出当日,消息传开,震惊全城,这几乎是公开挑衅要来场生死决斗了!兴化府的百姓自古以来只见过乩童做法,可从未见过乩童斗法啊!这等开眼的事儿,甚至让一些市井之徒在坊间做起来押注猜赌的事儿,城中的百姓纷纷等着看热闹,看看到底谁能更胜一筹。

兴化府有条南北向的大街,名叫大石街。这天下午,整条街看起来像往常一样,有贩夫走卒当街叫卖的,有在街头杂耍的,好不热闹。街边的一角,出现了一老一小两个乞丐,衣衫褴褛,当街乞讨。路过的好心人时不时丢下几枚铜钱。突然那老乞丐倒地,哎哟哎哟的叫唤着,原来是犯了心绞痛,路人纷纷围观。那小乞丐是老乞丐的孙子,当下吓得哇哇哭,「求求大家帮帮我们吧!我爷爷这是老毛病犯了,心绞痛!我们爷孙俩逃难至此,沿街乞讨的钱财全用来买药了,现在药也买不起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哇。」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出了主意,既然用药也无法医治的病,不如去请乩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邪祟附了身。大家七嘴八舌,有人说去福安宫,有人说那新建的寿康宫里的乩童更神。正好此地离寿康宫不远,小孙子搀着爷爷就来到了寿康宫门口。

那寿康宫的道童见是两个乞丐,正准备打发走,转眼一看,两人后面还跟着许多人。那小乞丐跪着哭求,「求求神仙行行好,救救我爷爷吧!」其他人在旁边也纷纷附和,道童正为难之时,寿康宫的长老鸿喜出来了,他听闻此事后,便将这爷孙俩请了进来,找来了本宫的当家乩童。当着众人的面,乩童再次起乩,请来了玉清真王大师。鸿喜还是在一旁当桌头,听完乩童嘴中啊啊咿咿的话语,鸿喜说:「这是沾上了什么来历不明的小妖,玉清真王见你们可怜,免费赐予你们仙药,将符咒烧化的灰冲在水中,伴药服用即好。」只见那乩童画了一张符,鸿喜找人将那符咒烧灰,用清水拌开,随着药丸,让那老乞丐喝了下去。不出片刻,那老乞丐竟然心口不疼了!整个人不光正常起来,看起来也精神了不少。周围的百姓啧啧称奇,说这寿康宫的乩童实在是太灵验了。

爷孙俩向那乩童千恩万谢,正准备离开,没想到那乩童嘴里又发出声音。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