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祸媚君心言情,【清穿之媚君心】_93、第 93 章

祸媚君心言情,【清穿之媚君心】_93、第 93 章

互联网 2021-11-29 04:20:27

("清穿之媚君心");

苏妩知道他的意思。

轻轻一笑%2c红着脸,伸出欺霜赛雪的玉臂,攀住他脖颈%2c将他往下摁了摁。

她学着他的样子,只是在他面前展示自己%2c却并不主动做些什么。

康熙到底耐不住,撷住那桃花瓣一样的唇。

……

绣着白蝶的床帐被放下%2c隔绝出一片寂静的空间。

琼楼玉宇%2c风铃叮当。

两人之间张力十足%2c都不是能认输的主儿。

闹了几个回合%2c康熙下颌便汇聚起汗珠子来,就缀在下颌处,欲坠不坠,随着他的动作而摇摇晃晃。

苏妩轻轻咬着葱白的玉指%2c双眸微眯的望着床帐,一脸无神。

……

待雨歇云收%2c两人安静的躺在软榻上,康熙一脸餍足,抚着她小脸,哑着嗓道:“舒服么?”

苏妩媚眼如丝的斜睨他一眼,轻哼一声,没有回他。

两人都旷了许久,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对话%2c倒也挺舒服的。

她昏昏欲睡%2c累的有些狠。

康熙抱着她洗漱一道,她这就睡去,将康熙一个人晾着。

“小没良心的。”他莞尔笑骂%2c细心的替她掖了掖被子,这才跟着闭上眼睛睡去。

三天婚假,很快就过去了。

苏妩欢庆康熙离去,也不是说他在这里不好,主要两个人整日里腻歪在一起,她放屁都得注意角度。

不能随心所欲,这种感觉略微有些拘束。

康熙:……

走的时候,他有些舍不得。

也不知道是舍不得皇后,还是舍不得和皇后在一起的时光,亦或者是这难得的清闲。

所有元素凑在一起,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

而对于小奶团子来说,他蹭来的假期也没了,要老老实实的上课去了。

苏妩正坐在窗下书桌前临摹大字,却见初桃一脸惊恐的走进来。

“回禀主子娘娘,您种的那玫瑰花,叶子枯黄了。”

那是一种粉玫瑰,主子还挺喜欢的,可这会儿瞧着,临近根部的叶子已经枯黄,上面的叶子也蔫吧了。

苏妩一听,也跟着惊了一下。

她出去一看,看着那侍弄花木的小宫女一脸惊恐,哭的满脸是泪,便笑了笑,柔声道:“不妨事,一棵花树罢了。”

这人有生老病死,花也有。

只不过这粉玫瑰她喜欢了些,多来看两眼,这奴才便吓成这样。

她一靠近,便抖若筛糠。

苏妩想的这里,不禁眸色深了深,这宫里头的后妃宫人,谁人不知道,她最是温柔不过,哪里会因为此等小事就这般害怕。

“来人,把树挖起来看看。”她挑眉。

谁知道小宫女直接扑通一声歪倒在地,一脸惊恐的望着她。

初桃也看出点什么,她直接起身将苏妩挡在身后,这才冲着嬷嬷示意。

粗使嬷嬷将那细小的玫瑰枝一薅,不过略微挖上几铁锨,便能清楚的看到一堆玉的碎片。

将几块碎片拿出来之后,随意的拼一拼,就能清晰的发现,这是龙凤佩被敲碎了。

“龙凤佩?”她用树枝拨弄一下地上的碎片,若有所思的看着小宫女。

“求主子娘娘谅解。”她不住磕头,可怜巴巴道:“幕后之人给奴婢瞧了幼弟的贴身之物,说若是不遵从,便直接要了幼弟的性命。”

苏妩侧眸看着她,突然有些怜惜。

自己日子过的不好,还见不得别人过的不好。

这样的小骗局,实在是太简单了。

只要知道她家里有什么人,随意取小儿的物件,谁能辩的清楚。

她在宫里呆了这么久,哪里认得。

“退回内务府吧。”她道。

这种伤害性不强,侮辱性极大的小动作,让她哭笑不得。

别说敲碎龙凤佩了,就是巫蛊之术,她也不带放在心上的。

除非是类似古曼童那样的,就比较恐怖了。

等到康熙过来的时候,听说了小宫女的事儿,直接叫她往慎刑司走了一遭。

这幕后之人,也必须得查出来。

苏妩看他义愤填膺,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龙凤佩也代指男女,又不是月老的红线,再说越是神神叨叨,越是不管用。”

真正的毫无杀伤力。

见她毫不在意,康熙却忧虑极了。

这姑娘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大极了。

“朕知有显微镜后,敬畏心强了许多。”他叹了口气:“原来一碗水中,真的有无数小生灵。”

苏妩:……

“那都是微生物和寄生虫啥的,挺恶心的。”她嘀嘀咕咕。

康熙:……

“朕是让你对这个天地有敬畏之心,水中有生灵,焉知没有神明。”

两**眼瞪小眼,谁也说服不了谁。

苏妩委婉道:“您要是说这个,仔细瞧瞧自己的手。”

他的手上,沾染了无数人的血。

康熙叹了口气,摸着她的脸,一脸忧郁:“你还是长点心吧。”

他说这个,苏妩的脑海中便不停的滚动,海燕你可长点心吧。

“嗯嗯嗯。”她敷衍的点头。

苏妩是无神论者,对她来说,让她相信世界上有鬼,还不如让她相信男人的嘴。

看着她冥顽不灵,康熙想,少不得他得多注意些。

“晚间吃什么?”他随口问。

苏妩打了个哈欠,感觉没什么胃口。

“吃点酸辣爽口的吧。”

说着,她想到一个猎奇的吃法。

“把螺蛳粉的底料当成锅子来唰着吃。”

康熙犹豫不决:“这能吃吗?”

味道未免太过奇怪。

苏妩点头,不管能不能吃,试试就知道了。

这不费什么功夫,上的很快,酸笋的味道一出来,胤礽就露出一种忧虑的眼神,好像在说,咱家没钱了不成,为何要吃坏掉的东西。

他纠结半晌,才从怀里掏出一个金锁,往苏妩跟前推了推,可怜巴巴道:“这个金锁最重了,也是儿臣最喜欢的,应当能卖个好价钱,您拿去卖了,别委屈自个儿。”

苏妩哭笑不得。

摸了摸他的头,眼神温柔:“这东西啊,就这个味道,好吃着呢,没坏。”

说着她夹了酸笋吃给他看。

胤礽的表情,便愈加惊恐了。

小孩子鼻子灵,光是闻一闻都受不了。

康熙见他这扭扭捏捏的样子,直接夹起酸笋,往他嘴里一塞,再捂着他的嘴,看着他眼泪汪汪的,却又不敢吐出来。

“还挺好吃?”胤礽有些意外。

康熙见他反应过来,这才满意点头,慢条斯理的放下手。

苏妩瞧着他这招数,不禁摇头失笑,这父爱如山崩地裂,还真是活着就好。

胤礽接受了酸笋味道之后,总算不觉得家里破产,而是美滋滋的吃着。

三人一边吃一边唰,还挺有意思的。

胤礽乖巧极了,有什么好东西,总是眼疾手快的抢到,然后放在皇额娘碗里,看着皇额娘吃的香甜,他心里也高兴。

“嘿,皇额娘最喜欢儿臣夹的菜。”小孩子心里憋不住话,美滋滋的说了出来。

然而这个话,康熙就不爱听。

他冷笑一声,将她跟前的碗碟尽数放在自己跟前,又拿了新的来,给她夹完菜,才又放回去。

挑眉看向胤礽,小奶团子想跟他斗,怕是早了些。

苏妩装作没看到爷俩的眉眼官司,只是默默的吃着,对于她来说,最终受益人是自己就好了。

一顿饭吃的跌宕起伏,有意思极了。

胤礽最后鼓着自己的小肚子,一脸舒坦的摸着,这才好奇的看向父母:“您二人为何肚子不鼓啊?”

小朋友的肚子原就是圆滚滚的像个西瓜,这要是吃撑了,更是显眼的紧。

然而皇额娘和皇阿玛两人都小腹平坦,让他有些不解。

拼命吸肚子来维系人设的两人,闻言微微一笑:“大人没有圆肚子。”

有也会吸起来。

胤礽将信将疑,一脸天真的问:“那儿臣长大了,会不会也没有圆肚子?”

如果你会吸的话,应当也是。

康熙但笑不语。

糊弄小孩子总是容易的,康熙看着他兴高采烈的去玩了,不禁轻笑出声。

苏妩也跟着笑,当上一次在康熙面前露馅儿,她之后便会非常注意这个问题。

看着胤礽无忧无虑的在院子里奔跑,时而祸祸无辜的花草,遇见喜欢的,便辣手摧花,摘了一把。

还知道偷偷的看看内室的大人在干嘛,有没有注意到他做坏事。

其实这么多奴才,这么多双眼睛,跟无数探照灯似得,他做什么,内室的大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初桃来问要不要制止,苏妩含笑摇头,有花堪折直须折,花开在枝头固然漂亮,握在手里也心情愉悦。

再说,他家的花,他有处置的权利。

苏妩抿嘴轻笑,看着他认认真真的握着花束,还在猜测他会做什么。

不曾想,他直接冲了过来,将花束献给她,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美滋滋道:“都说鲜花陪美人,皇额娘,您长大了嫁给儿臣好不好?”

康熙:???

苏妩噗嗤一声笑出来:“那皇额娘等你长大哦。”

康熙:???

“怕是有些不妥。”他板着脸,将小奶团子提溜出去,现在越发进益了,连娶妻都知道了。

胤礽挥舞着胳膊腿,从康熙身体缝隙里看过来,撕心裂肺的喊:“皇额娘,就算皇阿玛棒打鸳鸯,您也要等儿臣啊。”

他会很快长大的,一定会,到时候就可以娶皇额娘了。

胤礽一脸憧憬的想,之前皇阿玛娶皇额娘的时候,皇额娘脸上那羞赧的笑容,真的温柔又包容,他可真是太喜欢了。

康熙见他不死心,笑骂:“好个小兔崽子。”

还未长大,就会气老父亲了。

胤礽鼓着脸颊,可怜巴巴的不敢说话,委屈的缩成一团,由着奶母把他抱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5-1417:30:00~2021-05-1517:40: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小女配、中二病统治世界10瓶;若翾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清穿之媚君心");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