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穿越战国做皇帝,穿越战国做皇帝之第九十一章 入城 常忆晓南湖小说

穿越战国做皇帝,穿越战国做皇帝之第九十一章 入城 常忆晓南湖小说

互联网 2020-11-27 01:30:36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诚挚感谢白金书友“徐圆”的打赏,大热天的书友们还追着看小生的书,真的非常感谢!)

御林***蛇阵前方,突前的千余猛虎营将士,在千夫长陈不群的率领下,如猛虎下山一般,呼啸着往武阳城内冲去。/wWw、QВ⑤。coМ\\

城内饥寒交迫的燕国士卒,大多已决意投降,早就争先恐后冲出城外争食马肉去了。仅剩不多的冥顽之徒,在猛虎营的冲击下,几乎没有组织起来什么像样的抵抗。

不大一会儿功夫,陈不群已冲向城楼,将赵国的绛红军旗昂然插上了武阳城头。

历经数日的斗智斗勇,这燕国的下都武阳,终于易主至少将军赵括之手。

望着城头高高飘扬的绛红大旗,赵括这穿越男,心底难耐一阵阵激动:“武阳,这是我赵括攻破的第一座战国大城!”回首间,战马上的少将军赵括昂首挺直了身板,双眼目光炯炯扫视前方。赵括率领着雄壮的御林军队伍,面色肃然地地通过了门洞,御林军缓缓开进了武阳城。

武阳东城,这平整的石板大道两旁,只站着稀稀拉拉的人群,并没有赵括想象中那“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热闹景象。“莫非这城中之民都去抢我的马肉去了?”赵括此时心里稍感失落,回手向着那稀稀落落的人群示意。

蓦然,赵括在人群中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正是武阳鲁氏商社的黄掌柜—黄进。这立有大功的胖乎乎“生意人”正是赵括铁鹰营的第一批将士,这熟悉的身影令赵括心底一热,不自觉地扯动了嘴角。

黄进满心自豪感地观赏着御林军整齐队列,再仰望战马上英姿飒爽的少将军赵括,分明看着少将军对着自己一个微笑,如和煦春风一般的微笑。刹那间,鲁氏族商社的李掌柜眼睛渐渐湿润了。

黄进这潜伏燕国的暗探,一直生活在伪装的阴影之下。今日赵国御林军虽已开进武阳城,不过黄掌柜还要继续潜伏,为了日后的重任,黄进不得不忍辱负重,暂时不能暴露绝密的身份。

黄掌柜只能这么远远地看着,赵括那一脸刚毅的神色,令其信心倍增:“少将军奇策连连,大军齐整,我赵国大有希望!”

少将军赵括挺直腰板,气势昂然地跨着战马,不断地向两旁不多的路人,潇洒地挥手示意。自进城以来,赵括只觉得这武阳城中处处弥漫着压抑的死亡气息。稍作思索后,赵括心底一凛,顿时明白过来:“这死亡的气息正是拜自己所赐,奇策谋城,天火焚粮,实不得已而为之!”念及此处,赵括这穿越男心底隐隐生出一丝愧疚。

自古以来,粮乃国之命脉,更是民之所系。断粮的武阳士卒、百姓,早就饿都双眼昏花,管他赵国还是燕国,眼下填饱肚子才是要紧的事情,赵军那头有肉吃,咱就跟了赵国又如何!

士卒、百姓的要求很简单。不过,少将军赵括这穿越男,此时却是眉头紧锁,赵括苦苦思索着下一步怎么办?这顿马肉过后,还要去哪里找粮养活这么多的人口?总不能分食军粮吧!这军粮可是辎重大军费劲千辛万苦翻越崎岖太行山道运来,再说即使以军粮周济这满城的士卒百姓,怕是也撑不了几日。

猛虎营千夫长陈不群,早已将东城的残余抵抗分子清理干净。此时开道功成的陈不群,缓缓驱马,渐渐朝思索中的赵括迎了过来。待行至少将军赵括的马头,陈不群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小块羊皮。

“少将军,此乃黄掌柜打探得来的消息!”

赵括蓦然心头一动,忙接过羊皮迅速展开。待看清羊皮上几行***伯数字密码,赵括顿时心头一喜,面色微微一笑:“实乃天助我也,原来这武阳城内,大好的粮仓早已备足!”

赵括朝着身后的人群挥了挥手,做着暂停的手势。突然间,隆隆前行的御林军顿时定了下来。

“猛虎营五百将士,随本将军行动;余者,申阳妥善安置。”赵括昂然一声高喝,顿时已恢复了意气风发的神采。

“诺!”刹那间,数千御林军将士齐声呼应,听得躲在店铺里德商贾们一阵耳膜发痛。

武阳街道两旁,不时可见残肢断臂、鲜血内脏。那些抵死不降的武阳守军士卒,早已被第一波入城的猛虎营将士杀光。此情此景,看得赵括一阵阵心寒:“一将功成万骨枯,万骨枯”啊!

赵括、陈不群二人,过往虽未曾亲临武阳城,但这武阳的详尽地图早已了然于胸。此时赵括带领着千余猛虎营将士,轻车熟路一般抵达了李掌柜情报上注明的第一处粮仓,那是燕国老贵族的府邸。

前方,矗立着好大一处宽阔的宅院。

借着火把的光亮,赵括看清了门楣上硕大的楠木匾额:“姬善府”。

“这姬姓乃燕国王姓,看来这宅院的主人在燕国定然有着显赫地位。”赵括心底琢磨着,“且让本将军来看看,你这吝啬鬼到底藏了多少粮食!”

喧闹,这显赫的宅院充满了恐怖的喧闹,和适才肃杀、沉寂的大街形成了鲜明对比,大门紧闭,院墙内哀号声、求饶声、喊杀声响成一片,仿佛已成了一座人间地狱。

“李掌柜的情报果然不错!”赵括微微一笑,接着打了个手势,猛虎营将士们立即行动起来,转眼间已将这宅院重重包围。待猛虎营合围而成,院内的喧闹突然沉寂下来。那最后一声惨叫,在这寂静的夜里,刺耳无比,仿佛能直直地刺进众人那柔软的心底。

姬善府邸大院内,武阳守将王茂带着一干兵士,在这“大粮仓”抢得正痛快。定下“抢粮“策略后,王茂连夜行动起来。第一个目标,就是这曾经风光无限的老贵族-姬善的府邸。

“咸肉千余罐,小麦百余囤,粟米百余囤,这粮食足足够万人吃上一个月。”王茂暗暗算计着今晚的收获,心底一阵阵惊喜,“城内老贵族的府邸,不下二十座,把每家的老底都翻出来,何愁武阳守不住!我王茂有救了。”

此时的王茂,完全沉浸在满目粮食的欣喜之中,嘴里塞满了咸肉,甚至来不及咀嚼就强撑着咽下。大觉痛快的王茂尚不知外间早已换了一番天地,这“固若金汤”的武阳已被赵括的御林军以肉诱降。饱食后的王茂反应有些迟钝,更未觉察到这大院早已被重兵合围。

“里面的人听着,我赵国大军已攻占武阳城,速速滚出来投降,敢有顽抗者,一律杀无赦!”陈不群,举着铁皮喇叭,杀气森然地高声喊话。

正在往嘴里拼命塞着牛肉的王茂,被这声呼喊惊得心底陡然一颤:“什么?赵军......我武阳?”

王茂拉过一名亲兵,紧急命其探察院外的危情:“上墙头,给本将军看看......”

这亲兵肚子早已撑得溜圆,连跳几次才勉强爬上墙头,费力地趴着墙头往外看了看:只见外间火把林立,火光映天。少说也有五百余人,想靠自己这点人手抵抗,根本是拿鸡蛋碰石头。

“嗖!”第一声,这亲兵正想留下墙头,却突只觉耳边一阵呼啸,紧接着钻心的剧痛袭来,待伸手抹去,只觉半边耳朵竟然被一箭射去。

这亲兵吃此一惊,“扑通”一声跌下墙头,连滚带爬往王茂而去。

“将军,武阳城破......被包围了......”这亲兵被刚才一箭,吓得屁滚尿流,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城破!包围!”听到这两个刺耳的字眼,对王茂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刚刚吃饱的王茂,身子一阵摇晃,差点跌倒在地。“投降?”王茂没有想过,“既然高阳君已死,我王茂也没了活头。给赵军拼了。”

赵括不想给里面的燕兵任何反应的机会,赵括得意地心想:“痛打你这落水狗,老子我费什么功夫!”

“本将军数三下,三声过后,如不放下武器,格杀勿论!”墙外的少将军赵括一声高喝,紧接着开始喊道:“一......二....”

赵括刚数到了二,院中的士卒们纷纷支撑不住,“当啷啷——”兵器落地的声音接连响起。

这些幸运的士卒们,这才刚刚吃饱,还未来得及享受饱食的乐趣,也明白反抗徒劳无益,不想枉自丢了性命,纷纷识相地放下了铁剑、戈矛等武器。

“三......”待赵括的最后一声已经喊完,院中还拿着武器的,仅剩王茂一人而已。

听赵括“三”字话音落下,双眼通红的王茂,势如疯兽,“杀——”扯着嗓子大声喊杀,举起铁剑往大门冲去。武阳失守,给王茂以无比沉重的打击,此时的王茂已近乎发狂。

“嘭!”地一声巨响,大门已被御林军将士们撞开,将士们汇成汹涌的人流,争先恐后地往院内冲来,高举铁剑的王茂,还未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就已被冲倒在地。

“先别杀!给本千夫长留着!”陈不群急得连声大喝,奈何那王茂将军却不配合,愣愣地冲进了御林军的队伍。眨眼间的功夫,壮实的王茂已被猛虎营将士们手中的钨钢刺,刺成了筛子。

“停!”赵括对着铁皮喇叭,一声大吼!

听到少将军赵括的大喝后,将士们自觉地闪开了身形,给奄奄一息的王茂留了一块空地。这片空地空地如同汹涌人流中的半岛。王茂绝望地躺着,鲜血自体内一点点地流出,王茂只觉身子一点点地冷了下去,即将坠入那无尽的黑暗。

“你是王茂?”赵括望着满身血迹的王茂,沉声问道,“就是这武阳的守将?”

那王茂仿佛目光已经散乱,恍惚着对不准焦距,忍着身上的剧痛,没有任何的回应。

神智渐渐模糊的王茂,朦胧间听到一句令其震惊的话:“这武阳城,破于少将军赵括之手!”

“赵括?”朦胧中,王茂努力聚齐最后一点残余的精气神,定定地望着赵括这乳臭未干的少年,眼见殷红的鲜血渐渐流干,武阳王茂就这样圆瞪着双眼死去。那神情透着万分的不甘心,王茂将军不甘心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大败。

陈不群飞身上前,“啪!”重重地踢了王茂尸身一脚,嘴里嘟囔着:“败军之将,敢对我们少将军无礼?”

“死者为大,其人已逝,就让他安息吧!”赵括沉声呵阻了陈不群,蹲身伸手过去,在满面血污的王茂眼睑上轻轻一抹,替死不瞑目的王茂合上了双眼。

“王茂啊!王茂,败于我这两千多年后的穿越男之手,你死得不冤!”赵括话音刚落,那王茂圆瞪的双眼竟奇迹般地慢慢闭合,仿佛尸身渐冷的魂魄听懂了赵括之言。

最新全本:、、、、、、、、、、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