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第二人称视角的小说,《呼兰河传》的艺术特色论文

第二人称视角的小说,《呼兰河传》的艺术特色论文

互联网 2021-07-28 00:08:11

《呼兰河传》的艺术特色论文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在历史的长河里,产生过无数的文人豪杰,不同的风格拼凑了伟大的历史篇章。每一个时代的作品都有其自身的时代意义,烙印着当时的文化背景,在大浪淘沙中,流传下来的才是永恒的经典。萧红是上世纪30年代文坛上一位风格独特的女作家,在她短暂的一生中,创作的作品并不多,《呼兰河传》便是她一部成功的代表作品。《呼兰河传》讲述了一个东北边陲小镇的故事,融聚着浓厚的风土人情,时间流逝,但是艺术的魅力不会消失,在历史的选择下,《呼兰河传》成为了广为流畅的伟大著作,这与小说中独特的艺术特色不可分离。剖析《呼兰河传》的艺术特色,从它的语言、结构到叙述视角,每一部分都有着别具特色的魅力,就像一支莲花,清香萦绕;就像一朵秋菊,清新高远,作者在创作中没有刻意追求,却吸引了无数的读者,散发着自身独有的艺术魅力。

《呼兰河传》的艺术特色论文

1别具特色的语言

1.1 陌生细致

萧红曾自己这样评价《呼兰河传》的语言特色:非常的生疏,又非常的新鲜。陌生又新鲜的语言特色指的是小说语言的不同寻常,用一些区别平常的语言来描绘,往往读者初读有些许陌生,但是接触下来却又觉得新鲜奇特。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萧红的《呼兰河传》采用独具特色的语言,一旦深入其中,便会被小说中新鲜奇特的语言牢牢吸引,欲罢不能,细细品读小说,就能体会什么叫陌生却又新鲜。“天河和月亮也都上来了”%2c这是小说中的一句话,作者不说月亮出来了,而是用“上来了”这样不同于寻常的话语。读者初读起来,有陌生的感觉,这时往往会更加仔细的研读,继续的阅读就会逐渐认同作者的语言,“月亮上来了”,在《呼兰河传》的小说世界里,这是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这是一种新鲜的感知。作者通过这样一种陌生的语言,传达出了新鲜的感觉,给人耳目一新,增加了小说的阅读快感。《呼兰河传》这部小说语言给人陌生的感觉,但是陌生的语言同样十分细致,没有为了陌生而脱离现实,只要细细品读,就能体会到文章细腻真实的语言特色,不得不被作者折服。许多文人墨客在读过《呼兰河传》之后,都会为小说别具一格的语言特色而动容,茅盾曾感慨说《呼兰河传》总的说来极美,但是在美中又参杂着一丝病态,可是这病态却不让人讨厌,反而因为这病态的美更添加了小说的艺术魅力,让人不能不为之动容感慨。

1.2 率真自然

《呼兰河传》是语言特色极强的一部小说,书的开始,语言轻松自然,让人感觉轻快明亮,越到后来,却散发出一丝沉重。就像源远流长的小溪最终汇入大海,小说语言从头到尾读来未见一分的突兀,如此的率真自然,可是细细回想却又有着明显的变换,让人欲罢不能。伟大的文学家茅盾曾经这样评价《呼兰河传》的语言特色,他说这是一部让你不得不炫感的小说,开始读来十分轻快,越读心中就会逐渐弥漫起一份沉重,说不出是何时来的沉重,可早已沉浸在呼兰河小镇的风土人情中。小说语言整体来说率真自然,通篇读来,觉得作者像在聊天,又像在叙事,似聊天又似叙事的语言特点,给人真实自然的感觉,阅读起来轻快舒服。《呼兰河传》语言的率真自然体现在小说的很多地方,比如说小说里有很多像这样的语句“再说那王寡妇”,“再说那豆腐坊旁边”,简单拉家常似得语气,率真自然,语言就像在聊天,拉近了读者与小说世界的距离,让读者仿佛置身于呼兰河小镇,仿佛就是身边的故事。语言的率真自然是《呼兰河传》独有的艺术魅力,这是作家萧红独有的创作特色,率真自然的语言总是让人倍感舒服,能让人感知到作者真实亲近的秉性,无拘无束,自然洒脱。

1.3 张力十足,充满趣味

除了陌生细致、率真自然的语言特色,《呼兰河传》的语言魅力还体现在富有张力的描述,充满趣味的文字上。萧红作为东北独具特色的作家,她的《呼兰河传》将呼兰河这样一个边陲小镇的风土人情原汁原味的呈现在读者面前,这样独具魅力的伟大传世之作来源于小说语言的张力十足、充满趣味。富有张力的语言能够拉近读者的内心,充满趣味的文字将读者牢牢吸引,幽默的言辞,松弛有度的文风给小说添加了独特的艺术魅力。小说中一些语句“冷的天,地皮冰裂了。吞了我的馒头。”趣味十足,幽默搞笑,无处不散发出语言的魅力。长篇小说在叙述中,语言的幽默感十分重要,就是这样充满趣味的语言让小说更加的有趣。除此之外,小说总的说来张力十足,有松有紧,简单舒缓的自然环境描写,将呼兰河镇一年四季的环境变化缓缓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动感欢快的小镇生活描绘,将小镇的风土人情传达的淋漓尽致。这样充满张力、趣味十足的语言特点将呼兰河镇的风景、人物、文化都清晰地表达出来,读者读来,既能被作者的幽默逗笑,又暗暗为小说趣味的语言喝彩。

2格式例外的结构

2.1 散文化的外在结构

《呼兰河传》一书结构不同于寻常,格式例外的小说结构散发着无限的艺术魅力。浅显的看来,觉得《呼兰河传》不像一本小说,从结构上来说,《呼兰河传》一书不同于一般小说全篇叙述一整件事,结构紧凑,环环相扣,而是将全文分为七个章节,每个章节有独立的内容,故事的主人物也在不断的切换,似乎没有一条贯穿全书的线索。然而,换一个角度来看,《呼兰河传》作为一部具有历史意义的小说,它打破传统小说的结构的束缚,作者很大胆,采用了散文式的写法来写一部小说。散文化的结构将小说分为七个章节,每一章节都有着自己核心的叙述要点,整体上来说,小说结构相互独立,每一章节各成一家,零零散散的讲述着自己或者别人的故事,看似毫无关联,但是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正是由于作者大胆的尝试,不同于常人的小说结构,使得《呼兰河传》跳脱了传统小说的束缚,这才创造了这样一部独具特色的伟大巨作,散文化的结构特色,清新脱俗,让小说散发出无限的艺术魅力,历久弥新。

2.2 基于情感的内在结构

总的说来,《呼兰河传》的文章结构可以从两方面来探讨,外在结构和内在结构,散文化的结构特性可以称为《呼兰河传》的外在结构,而小说的内在结构则是作者内心深处的情感流动。《呼兰河传》是一部小说,讲述了作者生活的年代,生活的地方发生的一系列故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可以算是作者的一部自传,作者以自身的情感基调出发,小说内在的结构就是围绕着作者的情感波动来展开。《呼兰河传》一书在尾声时有提到,小说没有什么幽美的故事,只是一些关于童年的记忆,无法忘记,就在此怀念,更加证实了这是一部基于作者情感的小说。散文化的结构给小说增添了一份新意,让小说弥漫出独特的艺术魅力,围绕感情变化来叙述的内在结构,更是在小说锦上添花,给了文章鲜活的生命力,让文章中的每一个人物显得有血有肉,栩栩如生。萧红创作《呼兰河传》一书的时候是寂寞的,因此,基于作者低落的情感基调,《呼兰河传》注定会受到作者内心情感的影响,散发出沉重的味道。再细细品读《呼兰河传》,作者对于每一个人物的塑造都带有着自身的情感色彩,对于父亲、有二伯、冯歪嘴子等等这些每一个人物都都搜索到作者的感情基调。小说中的风土人情就如作者的记忆,书里书外,讲述了一个真实的东北小镇的民俗风情。

3复杂独特的叙述视角

3.1 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视觉的相互转换

纵观全文,《呼兰河传》是以第一人称叙述的,但是仔细对比,我们会发现小说开篇的前两章,小说主要叙述了小镇的风土人情,四季更替等一些背景情况,采用的是第三人称的叙述视角。总的说来,《呼兰河传》采用的是第一人称的限制性视角和第三人称纵观全文视角叙述,两种叙述视角在小说中都有重要的作用。大范围上来说,前两章是第三人称视角,后面几章采取第一人称视角,但是详细的说来,在小说中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清晰,具体的叙述中通常会两种人称视角相互交叉,起到各自不同的作用,多种人称视角变化将故事叙述的更加详尽。小说中的第五章有一段叙述小团圆媳妇不幸遭遇的情节,虽然第五章主要采取第一人称的叙述视角,但是在具体的叙述中还是采用了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相互配合,交替使用。不同的人称视角叙述能够不仅不会混乱,反而让读者对小团圆媳妇的悲惨遭遇有深刻的了解,激起读者内心的怜悯之心,实现了小说的叙述目的,升华了主题。《呼兰河传》之所以能成为一部如此成功的小说,与作者独特的叙述视角是分不开的。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在小说中的灵活使用,不仅没有让小说显得混乱无章,反而凸显了每一个叙述要的,将作者叙述的目的更加清晰准确的传达给作者,有时同一件事从不同的人称视角来叙述,可以让读者更加身临其境,感同身受,触发到内心最真实的感觉。作者不同人称的灵活使用将小说推向了一个新的艺术高峰,独特的叙述视角是作者不同于其他作家的高明之处。

3.2 女童视觉与女性视觉混合使用

《呼兰河传》除了采用不同的人称视角来叙述,在叙述的主角上,也有女童视角和女性视角两种不同的选择,女童视角和女性视角两种不同感觉的叙述角度有给小说添加了一份艺术魅力,独特的.女童与女性视角交相使用让小说的艺术特色更加鲜明。首先,女童的叙述视角给人一种率真自然、天真烂漫的感觉,小说中有这样的句子:“黄瓜愿意开一个谎话,就开一个谎话,愿意结一个黄瓜就愿意结一个黄瓜”。这是典型的女童视觉的叙述手法,用一种天真俏皮的语气来叙述,将黄瓜赋予拟人化的色彩,显得极其率真自然,散发出小女孩清新可人的俏皮气息,让小说显得活灵活现,凸显了小说的艺术特色。其次,文中还采用了成年女性视觉的叙述手法,萧红作为上世纪30年代少有的伟大女作家,在她的作品中,除了《马伯乐》之外,几乎都散发着女权主义,《呼兰河传》自然也渗透了作者的女权主义,从女性视角来叙述也是小说的一大特色。在小说中,可以找到许多女性视角叙述的例子,比如在文中第二章第四节中,作者在描述庙里的塑像时就是典型的女性视角,文中说:温顺的就是老实的,老实的就是好欺负的,那就是告诉人们快来欺负她们吧。又如小说的第五章有一句一直重复的语句,“我家是荒凉的”,这也是很明显的女性视觉,只有女性视角来叙述才会出现这样的句子,将女性无家可归时的凄惨孤寂清晰准确地表达出来。纵观整篇小说,作者在叙述是采用女童视觉与女性视觉相互混合使用的方法,使得全文既率真自然,又充满了女权主义,两种视觉配合使用,使得文章不会单调统一,散发出艺术的魅力。独特的女童与女性视角配合使用,抒写出了《呼兰河传》这一部成功的小说,让东北边陲呼兰河备具特色的风土人情更加的深入人心。

4结束语

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化中,无数的文人墨客留下过不朽的伟大杰作,徜徉在历史的长河中,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让我们神往。萧红作为上世纪30年代一位出色的东北女作家,她的代表作《呼兰河传》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边陲小镇呼兰河的故事,小说将东北的风土人情细致真实的展现在读者面前,每一位读者都会被书中独特的艺术特色所吸引。让人感觉陌生细致而又率真自然的语言,小说中不凡幽默搞笑,张力十足,显示出独特的语言魅力;散文化的叙述风格融入作者真实的情感,将小说的主题得到升华;多重视角相互交融,配合使用使得小说的叙述游刃有余,松弛有度,耐人寻味。总的说来,《呼兰河传》是文坛上不可多得的文学著作,小说独特的艺术特色值得我们去认真赏析。

【《呼兰河传》的艺术特色论文】相关文章:

1.的艺术特色毕业论文摘要

2.分析黄宾虹山水画的艺术特色论文

3.汉代乐舞俑的艺术特色论文

4.论黄宾虹山水画的艺术特色论文

5.余秋雨散文的艺术特色论文

6.浅析青花瓷的艺术特色论文

7.中国舞的艺术特色

8.东北秧歌的艺术特色是什么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