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类似朝秦暮楚的小说,大隋第三世_第039章:辩_起点中文网

类似朝秦暮楚的小说,大隋第三世_第039章:辩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5-07 20:42:42

杨侗虽然已经聚力,但冀州这张大弓才开一点点,离蓄势待发还很远!各方势力虽是稍稍安定了些,可他心知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草莽造反是一盘散沙的乌合之众,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贵族造反,他们懂得治天下、夺民心、练精兵、通谋略、善言论、施仁政!

而关陇贵族是大隋第一大势力,如果关陇贵族造反,大隋社稷岌岌可危。

这才是要命的。

而时间,不会给他从容的休养生息!

忽尔!感到手掌一紧。

却是小舞用纤柔的手掌,温柔的反握自己,一双如水目光温柔地望着,似乎要以自己如水般的秋波,融化杨侗铁石般的心肠。

见丈夫看来,小舞温柔一笑,更能令他见心如棉。

人流如织的街头,车马喧嚣,似乎刹那消失,仅剩下身边可爱的人儿。

两人目光再次相对,良久良久,杨侗才歉然一笑!

带着一行人去了英雄楼用膳,而后带着小舞到处走动,说是今日属于她,结果又和凌敬聊了半天商道,倒把这可人儿冷落了,尽管她不说更无不悦。

但杨侗难免有所亏欠,相互牵着手,温情脉脉的去看散乐!

散乐其实跟杂技表演差不多,包含武术、幻术、走绳子、滑稽表演、歌舞等民间艺术。

对这方面杨侗没啥兴致,小舞却看眼花缭乱,放开杨侗的手,拍着巴掌大声叫好。

但有几个舞娘的肚皮舞就辣眼睛了,一个二个五大三粗,把水桶腰扭得跟麻花似的,朝众人要钱时还露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

杨侗后退想吐!

小舞煞有介事地扯着杨侗的衣袖,大眼睛天真无邪的一眨一眨:“夫君,这些美女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呀?”

杨侗冷汗直流!

他怕晚上做噩梦!

“啧啧啧!这大腿、这柳腰……美绝了!”小舞很坚决、很得意的盯着杨侗。

“噗!”

听力过人的罗士信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杨侗眼珠一转,向差点笑抽的罗士信说道:“夫人言之极是,小罗兄弟年岁也不小了……是该成家了!都说美不美看大腿、俏不俏看柳腰,我看这几个不错……我看挺适合你二人的!”

“天下未平,何以为家?”罗士信酷酷的说道。

“成家立业,成家立业!就是先成家再立业!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小帅哥一脸幽怨、欲哭无泪!

小舞笑着将一大把钱放在了‘美女’递来的盘子里,趾高气扬的牵着杨侗得胜离开。

罗士信放心了。

虽说被那两口子当成了秀恩爱的道具,但却大大松了口气,如果杨侗把这几大‘美女’赏赐给他,并要求造出小人,他情愿去死!

小两口像热恋中的情侣开开心心的接着逛街,路过一个手工艺小摊!一名老人灵巧的用竹片编成各种可爱的小动物。

杨侗灵机一动,蹲在小摊前,跟老人要了一片坚韧的竹片细心的折了起来。

小舞不明白所以,只是好奇的望着他。

不一会儿,杨侗便用手中的竹片编成一只小巧可爱的兔子!小时候寨里的老爷爷时常在鼓楼做类似的小动物送给小孩子玩,杨侗觉得好玩,也细细的学到了一些小动物的编法。

他拉着小舞滑嫩小手,将小兔子小心翼翼放到她手心,笑着道:“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从没有给你一件有意义的物件,这兔子送给我可爱的小舞。”

小舞看着可爱的兔子,开心的笑了,将手放在胸前,幸福的低笑道:“这是我最好的礼物,我好喜欢!”

老爷爷慈祥笑道:“小夫妻感情真好!”

“谢谢老爷爷!”小舞羞涩一笑,不时偷偷向杨侗望上几眼,目光中深孕情意。

杨侗见小舞美眸含情,大男人主义作祟,一口气将会编的小动物都编了一遍,最后还编了一个小小的竹篮,让小舞把小动物都装进去。

小舞开心得都炸开了!给了老人一大把铜钱后,一手把竹篮挽着,一手牵着杨侗的手臂,她娇小的身躯,也幸福温柔的依附在丈夫的身上。

杨侗呵呵一笑!

感觉夫妻两人很像21世纪逛街的情侣!

望着妻子满足、开心的甜笑,觉得愧负良多!自己或是一个合格的上司,但绝不是一个称职的儿子和丈夫。

走到一个街口!

发现眼前人山人海,个个身材魁梧,他们拿着兵器、牵着战马,人群之中不时发出一阵惊叹。

杨侗抬头一看,见到前方树起一面大旗,上写‘精武馆报名点’,向小舞一笑道:“本想避开,谁想到还是碰到了。”

“我今天很开心了!”小舞很容易满足,这篮子竹制小动物已经够她回味许久了!

丈夫编制的时的用心,遇到不困难时的思索、苦恼,以及向老竹匠求教时的认真,都深深的刻在她脑海里了。

足够了,足够她回味一生!

尤其是在七夕,更有特殊的珍贵意义!

“嗯!我家小舞真乖!”杨侗怜惜的看牵着小舞,在侍卫的帮助下,挤入了人群。

入目的是一名精壮的大汉一手拿着一只铁锁毫不费力的狂舞。

小舞在一旁咋舌:“呀!这是霸王举鼎啊。”

“这是考核猛将用的铁锁,一只重两百斤。以这位英雄的实力,如果换成百斤兵器,简直如同草芥。是一个猛将之才。”杨侗目光不住闪光。

参与精武馆选拔的报名流程很简单、粗暴。

举起一只八十斤铁锁,并坚持半刻才有资格登记在册,举起一百五十斤铁锁免初试,直接参与复试,而两百斤则直接晋入第三次复试。

这名大汉各举一只二百斤铁锁,面不改的挥舞了近一刻钟,他这水平,晋为凌烟阁一品武学士都没问题。

涿郡武将里只有秦琼、罗士信做得到,裴行俨、牛进达属于第二系列,苏定方属于第三行列。

“士信!陪他玩玩!”杨侗轻声说道。

“喏!”见猎心喜的罗士信一得命令,向侍卫交待了一声,便向场中走后,在举所惊呼声中,看似瘦弱的罗士信一手举起一只两百斤铁锁,大声道:“好汉子!一人独舞无趣,罗某与你玩玩!”

精壮的汉子顿时咧嘴一笑:“好汉子,你是俺见过力气最大的人。”

“来吧!”罗士信战意熊熊。

“好!”大汉举着铁锁,狠狠地砸向罗士信。

罗士挥锁迎击!

重重的来了一记硬碰,激烈的金属交错之声响了起来,回荡在了宽阔的广场上空。

两股磅礴无比的气势以他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两人各举双锁,气势威猛如同猛虎下山。

铿锵!铿锵!

眨眼间,两人已经交战了十来个回合,打得激烈无比,那惊人的威势,让观战人员一个个看的目瞪口袋。

望着已经百十个回合,还未分出胜负的两人,杨侗也渐渐震惊了起来,罗士信的表现在他意料之中,但那汉子居然也越战越勇,真是难得之极。

“夫君,罗将军能赢么?”看得眼花缭乱的小舞担心问道。

罗士信是自己人,她自然偏向。

杨侗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场龙争虎斗,低声道:“士信还小,力量不足,这名壮士正值得巅峰时期,再战两百合,士信就支撑不住了!”

“啊?”小舞眼珠一转,喜笑颜开道:“恭喜夫君又得一员猛将!”

杨侗哈哈一笑,正要喝止二猛士时,却听一声清朗的笑声道:“好一场龙争虎斗,两位英雄不分上下,何不就此罢手,再在酒桌上决出胜负?在下李世民素敬英雄,愿备下酒食一叙,不知二位英雄可否赏光?”

“李世民?”

杨侗迎声望去,只见自称是李世民者,年约二十,英俊脸庞棱角分明有如刀削斧砍一般,黑色的瞳孔中眼神闪动有如星辰,他一眨不眨的望着罗士信和那名汉子,脸上透露着浓浓的喜意。仿佛一个千年老色郎,看到了不穿衣服的貂蝉一般。

这一刻,杨侗的目光猛然变得如刀锋一般锐利。

草你吗的李世民!居然到老子地盘挖人来了?你小子真有种。

“夫君!你怎么了?”小舞感受到夫君气势大变,吃惊问道。

“这个李世民是李渊的儿子,到咱们涿郡抢人来了!”

“这些天杀的世家门阀,好不要脸”小舞气鼓鼓的。眼珠子钉在李世民身上,仿佛要将他捅一刀才解气。

杨侗大乐!

“士信!好了!”

杨侗见两人没有理会李世民,连忙喊住了罗士信!

罗士信心里明白,这大汉的武艺比自己强得多,他心中也服气,听到杨侗叫出自己的名字,心知杨侗不想隐瞒身份了,一笑而退道:“好汉子,我罗士信不如你。”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罗士信是谁?

张须陀麾下第二虎将,成了秦王亲卫大将后,还是第二将。其实力也不负其名,但是,此刻居然承认不如这大汉??这大汉岂不是直追秦琼,或是超越秦琼了?

大汉轻轻放下铁锁,向罗士信一礼,诚恳道:“罗将军,俺占了便宜,如果我们一样的年纪,我不如你。”

“输了就是输了,我罗士信输得起!”

罗士信这一笑,洒脱之极,还无半点的不甘,正是大丈夫坦然面对失败的气度。

“壮士好生厉害!”杨侗与小舞跨步而入。

自己再不冒头,被李世民抢走了,就惨了。

“拜见殿下、娘娘!”负责登记恭声行礼。

“拜见殿下、娘娘!”

全场武士轰然行礼,或崇敬、或感激、或憎恨的望着这名翩翩浊世佳公子……

杨侗携着小舞行了一个四方礼,朗声道:“诸位英雄响应号召,不万千里赶来涿郡,仁谨深受感动!”

“殿下客气了!”

“多谢殿下给予我等寒士机会!”

全场轰动如雷!

一双双虎目崇敬的望着杨侗,难掩激动、感激!

杨侗目光一扫,朗声道:“精武馆、凌烟阁条件苛刻,你们中的许许多多或许会落选!但是不必灰心,也不必丧气!因为冀州军中还有无数火长、队正、旅帅、校尉、郎将、中郎将、将军……等着大家去竞争……”

本是神情暗淡的一些武士炽热的目光再放。

“冀州军没有裙带关系、没有后台靠山、没有家世之说……晋升的条件只有三点……”

众武士一眨不眨,仔细聆听!

“一、严守军纪,二、能上弱下,三、如果你是大世家门阀子弟那就很抱歉了,哪怕你是孙武、吴起、项羽、张良,本王这儿也没有一个普通士兵的名额!”

“殿下千岁!”

寒士轰然叫好!

“歧视!殿下这是歧视……”李世民毕竟是少年,只气得脸都红了,大声道:“难道世家子弟就不忠了?”

杨侗冷声道:“你们世家子弟忠的是你们家族的利益,为了你们家族,你们可以毫不犹豫的出卖国家,出卖民族、出卖灵魂!你们没资格在本王面前说‘忠’字!世家能够繁衍千百年,最大的依仗是什么?”

“是不忠!”杨侗直指问题核心,“世家从不忠诚于哪一个王朝!”

“污蔑!”李世民大声道。

“污蔑?”杨侗呵呵一笑:“如果世家忠诚,早就为秦汉魏晋南北朝殉国了,哪里会繁衍至今?朝秦暮楚说的就是世家!故而,世家长久传承的秘诀其实就是不忠!”

“你……”李世民目瞪口呆,居然无从反驳!

在场的寒士却轰然叫好!

长见识了!

真的长见识,事实上,不正如此么?五姓七宗里的卢植被誉为大汉脊梁,可是他的儿子却在代汉的曹魏王朝混得风生水起,这不是不忠能是什么?

“殿下未免太霸道了吧?”一个温文尔雅的文士道。

“我就是霸道、我就是嚣张、我就是狂妄自大、我就是不喜欢不欢迎自私自利的你们……你能咋样?有本事投胎去当皇帝的孙子!不服气的,欢迎来砍!”

小舞怪嗔的白了得瑟的丈夫一眼,哭笑不得!

寒门武士听得舒坦大笑,这个秦王殿下,太爷们了。

世家子弟脸色铁青!

“哥们,啥名儿?”杨侗拍拍傻乐的黑大个的肩膀。

“殿下,俺姓尉迟,名恭,字敬德!”

我XXX!

宝贝啊!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