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类似脱骨香的小说,可以推荐一些主角不是人的小说么?

类似脱骨香的小说,可以推荐一些主角不是人的小说么?

互联网 2021-08-01 05:09:29

我上班的地方在【旧汉津-丧尸 B3 区】,我是一名发电厂员工。

「末日瘟疫」已经爆发有 5 年了。当年,「末日病毒」感染了这个星球上 70% 的人口,在付出 3600 亿发子弹和 20 亿条生命后,这个病毒终于被控制住了,不过陆地上 40% 的区域已经彻底被丧尸占领。

人类本来打算将这些剩余的丧尸用核弹炸掉,但是丧尸们为了活命集体投降了。人类政府接受了丧尸的投降,不过给出了一个条件:丧尸必须用工作来赎罪。

于是,就有了我现在的工作。

( 一个让你热血沸腾的丧尸故事 )

1.

早晨起来,我饿得上气不接下气。吓得我赶紧从那辆破夏利底下爬出来,摇开玻璃窗,从驾驶座上拔起一条大腿,美美地啃了一口。

除了满嘴的皮鞋味,这是一个不错的清晨。

在后视镜检查了一下发型,今天的我依旧如此帅气,可惜理头发的时候,不小心掀下来 8 平方厘米的头皮一片,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梳头的时候动作有点像劈柴,不太能控制好力道。

毕竟我变成丧尸了嘛。

用半管强力胶把头皮贴了回去,半条大腿用臭毛毯裹起来藏到后备箱,然后,发动我的破夏利,出发去上班。

2.

我上班的地方在【旧汉津-丧尸 B3 区】,我是一名发电厂员工。

「末日病毒」已经爆发有 5 年了。当年,「末日病毒」感染了这个星球上 70% 的人口,在付出 3600 亿发子弹和 20 亿条生命后,这个病毒终于被控制住了,不过陆地上 40% 的区域已经彻底被丧尸占领。

人类本来打算将这些剩余的丧尸用核弹炸掉,但是丧尸们为了活命集体投降了。人类政府接受了丧尸的投降,不过给出了一个条件:丧尸必须用工作来赎罪。

于是,就有了我现在的工作。

我从车上下来,把车门插销插上,摸一把 U 型锁挂轮胎上,再用力把锁拧成一段麻花。这样就能大幅降低这车被偷走的概率,如果有其他丧尸来偷车,他们得花很久来把锁拧还原。

不过缺点是我下班后,也得花这么多时间来开走我的车。

朝厂区走去,一路上有很多饿倒在地上的丧尸。这些丧尸在地上微微抽搐,跟死了没多久的鱼似的。其实他们没死。丧尸是不会死的,他们只是饿得不能动了,一旦给他们吃点儿什么,哪怕是沾了狗屎的鞋带,他们也会原地复活。

成为丧尸之后,我们的性欲都拿来变成了食欲,我们所有的生存动力都是食物,我们生命唯一的意义就是吃,我们唯一惧怕的噩梦就是饿肚子。

一只好丧尸,必定是吃得饱饱的,小肚子跟西瓜一样溜圆,浑身散发着自信和优雅的气场,连牙缝里的肉丝也舍得剔出来。饿瘪了的丧尸是人间悲剧,谁也不愿意扯上关系。

我小心地绕开这些因饥饿而宕机的丧尸,走进我的车间。

3.

「吼呜!」

「吼!」

我跟工友们道了早安,便换上工作服,进入车间。

「上班要穿工作服」是规章里最讨丧尸厌的一条,换衣服对于正常丧尸来说,相当于用两条在阳台晒了三年的香肠开密码锁,每天我对付工作服都如临大敌,生怕一不小心认错了袖子,把衣服给穿破了。

最可怕的是,他们原先的工作服居然还是纽扣的!不知道上头那些领导的脑子是不是被丧尸给吃了,我们哪能扣得了扣子?后来在我们的强烈抗议之下,衣服才改成拉链式的,虽然一些尸还有怨言,但总比每天都扣纽扣好。

「吼……吼呼啊!」(所有王八犊子车间就位!)

广播发出这样的声音,我和车间十几号工友爬上一个转轮,这个转轮像个放大一千倍的仓鼠跑轮,上面连着各种各样我无法理解的装置,据说我们在上面跑,它就可以发电,并把那些电送到人类区。

「呼啊!」(动起来!)

安全轴缓缓阖上,转轮开始转动,我们被迫在转轮上跑起来。在我们的齐心协力下,转轮的速度越来越快。

我们平时不爱动弹,但只要一只丧尸跑起来,大家就都想跑,这是镌刻在灵魂深处的本能反应。因为能让丧尸跑起来的只有食物,要是哪个孙子开始跑了,肯定是发现吃的了,其他的丧尸会闷头跟上,谁都不愿意让别人先吃。

如果是一群丧尸挤在一起,大家彼此心灵相通、心意相连,一旦有一只丧尸开始跑起来,其他的马上跟上,途经的不明真相的丧尸也会加入队伍,即使最开始跑的那只可能只是因为脚后跟踩到了石头。管它什么方向或者目标在哪里,这都不重要,我们能跑到地老天荒,谁都不会先停下来,除非碰到能吃的东西。

人类给这种丧尸行为起了个很酷的名字,叫作「尸潮」。所以每次上工,实质上就是一次小型尸潮。一个这么庞然的转轮被我们蹬得飞起,每次都要控制中心的胖子把刹拉了才能停下来。

我们车间已经安全生产一个月了,这个月我们的工资都是足额发放,还有绩效奖励的 3 个罐头。

可是今天出意外了。

「吼!」

一个工友忽然发出一声嚎叫,我这才发现转轮上破了个大洞,他下半身陷在了转轮里,整个人都卡在里面跟着转,只转了不到一圈,大腿根儿都已经快磨没了。

「吼!吼!」(快关闸!)

所有工友都咆哮起来,但是领班的那个胖子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没听见。这时候那个可怜的丧尸已经磨到胸脯了,跟着转轮转到了最顶端,只剩下肩膀往上的部分了,像个大卫的半身石膏像。

半身大卫「噗」的一声掉下来,钻到另一只丧尸两腿间。这个倒霉蛋因此绊了一跤,一头扎进了旁边的闸门里,顿时血肉飞溅,所有人都被腐肉和黑血浇了一头一脸,有人耳朵上还挂了一个眼珠子。

倒霉蛋的头没了,身子却卡在了闸门里,横在半空中,直挺挺的像个收费站的栏杆。他跟着转轮一起转动,形成了棍扫一大片的效果,他的身体先被转轮带到顶端,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同心圆弧,再到转轮底部,他僵硬的半身就像一把镰刀,收割了所有丧尸,这些倒下的丧尸们被转轮绞得七零八落。

眼看我也要倒了,这时我仿佛活人附体,忽然开窍了,一蹦蹦到了转轮两边的安全轴上,牢牢抓在轴上不松手,转轮带着我在空中转了十八圈,我就像个趴在电风扇上的蛤蟆,和那个收费杆交相辉映。

不知为什么,我今天特别聪明,可能是因为早上揭下来一块头皮的缘故,让我的大脑稍微透了透风,变得稍微好使了一点,才不至于跟他们一起倒地。等领班把转轮停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浑身黑血了——都是工友们的。

他们把转轮打开,把我从安全轴上撬下来。我无比沮丧,好不容易稍微适应了一下这个拉链,又要换工作服了——工作服被工友们的血腌入味了。

事后,一些领导在那边讨论问题,不让我走,我在车间等了很久,手足无措,很想问问他们,今天的班还上不上了?但是又不敢。过了一会儿,一个丧尸过来跟我说:

「吼呼咕啊,咕里咕噜吼呼哈!」(我们商量了一下,你来做这个车间的领班。)

「吼?」

4.

下班开车回家,回到庇护所时,天已经黑了。

城市里没有一丝灯光,这个区域被人类轰炸过 20 多回,高楼大厦像被熊孩子踢翻的积木,东倒西歪地支棱着,一栋半坍塌的高楼侧边挂着「清江山囗」的字样。月亮明晃晃地在天上挂着,把张牙舞爪的天际线镀了一条银边。

我的庇护所在高架桥下面,通过这条高架桥,就是上班的地方。这里比较清静,没人打扰,我便在这里落脚了。

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丧尸后,我从后备箱掏出那条人腿。这条腿和这辆车,都是我前几天在江滩边捡到的。

我该如何形容人肉有多美味呢?它比刚出生的蛆、刚脱壳的蝉更加纯洁干净,它比橘子还要鲜嫩多汁,它的香味可以穿透五米厚的承重墙,直钻丧尸的心窝。

没有丧尸可以拒绝人肉,没有。可惜在丧尸集体投降后,人肉变成了违禁品,永远无法吃到了。发现夏利里的这条腿时,我的欣喜把整个江滩都淹没了。

这条腿对于我来说,吃一口少一口,干吃太浪费,一天一口,很快就没有了,我喜欢就着罐头吃,吃一口罐头,闻一口腿,舔一舔,再吃一口罐头。

丧尸的食谱很广泛,但现在大家的主食都是罐头。电厂普通员工的工资是一天三个罐头,日结,如果一个月没出事故,月底还有 3 个罐头的绩效奖。

发罐头的那个家伙是整个厂区唯一一个人类。让丧尸发吃的,就如同让老鼠管米缸。这名人类被迫做这份工作,几乎每天心情都不好。

他坐在一个小房间里面,从一个类似狗洞的地方把罐头扔出来,上午做完了工作,他就开直升机离开。每次跟着那几个罐头一起出来的,还有几句他的脏话。什么「好吃懒做」,什么「低端思维」。

他之所以这么骂,是因为以前试过月结工资,结果 99% 的丧尸都在发工资的当天吃完了所有罐头,唯独剩一个是嘴巴被罐头卡住了。三天后,这些丧尸全在电厂宕机了,电厂瘫痪了半个月才重启。因此发工资的只能每天都往丧尸区跑,承受了巨大压力。他觉得是我们害得他每天往丧尸区跑的。

「嘶——呼!嘶——呼!」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丧尸的声音,我赶紧跳到车顶棚上,把那条腿揣在怀里,眼睛四处搜寻声源。

「嘶……」

从路边的一家超市里,爬出来一只小僵尸,瘦骨嶙峋,鼓动着翼状两条肩胛骨,手脚并用地朝我爬过来。

小丧尸力气很小,但鼻子很灵,显然他是闻到我的腿的香味了。

「呼哇!」小丧尸跳起来 3 米高,直接跟我来了个脸对脸。他眼珠突起,涎水流淌,张牙舞爪地就要来抢我手里的人腿。

「啪!」我照着他的脸来了一巴掌,他直接倒飞回去,脑袋撞到超市的门梁上,磕出一个半圆形的洞,空中转体 360 度,直挺挺的脸朝地摔在地上,飚出一摊沙拉酱似的脑花。

我有点惊讶,我没想把他扇那么远的。

好像自从吃了这条腿后,我的力气都变大了许多。

「吓!」

小丧尸抽动着爬起来,锲而不舍地又扑了过来,这次他采用了一个战术迂回,先跳到高架桥的桥柱上,借用两边的桥柱做跳板,反复横跳,当把加速度提到最大时,便离弦之箭似的撞过来,裹挟着一股气浪。

我很凝重地伸腿顺着他的角度给了他一脚,他飞到了高架桥的桥沿上,撞断了 24 根护栏,掉到高架底下的绿化带里了。

为了避免半夜再被这只小丧尸骚扰,我用脚后跟在地上钻了个竖井,把小丧尸头朝下插了进去,小丧尸只剩一双腿在井外舞动,好似一棵鸿运当头。

我对自己忽然变得这么强有些诧异,但身为丧尸,是绝对不会思考具体问题的,吃完厂里发的罐头后,我就倒下睡了。

5.

第二天我还是照原样去上班,但是一切都不同了:我从普通工人丧尸晋升为了丧尸领班,工资也从一天 3 个罐头变成了一天 5 个罐头,月底还补贴 10 个罐头的「补脑津贴」。一般的丧尸要做到我这个地步,起码需要 1、2 年,而我只花了 3 个月。

我大概是世界上升迁最快的丧尸了。

工厂还给我配了一个小丧尸当秘书。说是秘书,其实就是帮忙扣扣子。小丧尸手指灵活,可以扣扣子,于是就专门被训练来帮忙领导扣扣子。我换上了一身紫色西装,站在二楼,向下俯视车间——我忽然发现,原来的我居然是在那么小的地方工作。

「吼呼哇,呜嘎……」(跟我过来,去挑选你的手下。)一个丧尸过来对我说。

我跟着他来到仓库。仓库里的空间有足球场那么大,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一排排架子,每根架子上,都挂着一个微微抽搐的丧尸。

「唔噜呜噜,呼嘎哇哇……」(挑你喜欢的,别挑那些缺胳膊少腿的。)丧尸对我说。

我随手指了两个丧尸,便有其他的丧尸工人来把他们从架子上取下来,扔在我面前。我接过秘书手里捧着的罐头,朝那两只僵硬的丧尸扔了过去,两只丧尸忽然暴起,很精准地抱住了罐头,疯狂地撕扯开罐身,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吃完我的罐头,他们就归我了。

走出仓库时,我身后浩浩荡荡跟着十几只丧尸。我站在二楼,扶着栏杆看他们在一楼呐喊,心中满是愉悦之情。

我忽然想起一个词:希望。

6.

「呜——」

一周后的某天上午,厂区噪声大作,警报长鸣,工厂里所有丧尸都骚动起来。

一旦这个声音响起,就意味着:人类要来了。

我随着领导一路小跑,跑出工厂外,只见一架阿帕奇正在着陆,螺旋桨卷起的气浪对我们没有丝毫影响,但我知道,每只丧尸都在从内心深处,恐惧着这架机器上的生物。

领导隔着老远就哈着腰,向飞行器上看不见的人类首长打着招呼,跑到直升机门前去迎接他们。直升机门开了,里面伸出一条腿,一脚把领导踹翻在地。随后,跳下来五名荷枪实弹的人类士兵,每个人都罩在全身的防化服内,看不清脸长什么样。

人类对丧尸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这是丧尸仅存的那一点点求生理智无法克制的,所以当人类被派到丧尸区时,都得穿上这种防化服。这种服装能隔绝人肉的气味。

「你们领导在哪里?」一个人类问。

「哇啦!唔啦!」(你刚才踹翻的那个就是!)我们几个丧尸一起说。

一个士兵对其他人说:「他们说,地上那个就是。」

看来这个人是翻译。能翻译丧尸语的人很少见,人类也一般不和丧尸交流。如果一个地方出现了人类翻译,那就说明这里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事故。

我们的领导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人类跟前说:「吼!吼吼!吼吼吼!」(不用担心,我很好!)

「事故负责人呢?找到没?」人类问。

领导招了招手,我们之前那个胖子领班被推了出来,跪在了地上。

我低头问旁边的丧尸:「吼唔?」(这是干嘛?)

「吼,呼,噜噜,嘟。」(他们,可能要审问这家伙吧。)

我不太能理解「审问」这个词,作为一只丧尸,这个词是第一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所以我很好奇地看着他,想了解一下究竟什么是「审问」。

那个人类走到胖子的面前,懒洋洋地把手里的霰弹枪放在胖子的嘴里。

「喝嘎嘎嘎嘎嘎……」胖子丧尸嘴里喊着枪管,口齿不清,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嘭!」

在我们等那个人类发话的时候,他毫无预兆地开枪了。胖子被打得像仙人掌开花,从内部爆炸了,一时间汁水四射,胖子体内的脓血都跑到了我们身上,跟过泼水节似的。

我嘴巴微张,从脸上揭下来一块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胖子脸上的皮。

「7 号、8 号,你们去修复车间发电机,9 号放风,舌头,你跟我去检查违禁品!」人类士兵发号施令说。

7.

我缩着头,跟在那个人类士兵身后,随他一起进行违禁品检查,并且很怕他突然扭过头来审问我。

「定期检查违禁物品」这一条,是写在丧尸和人类的停战协定里面的。什么是违禁物品呢?只要被人类认为,会导致丧尸威胁到人类的东西,都是违禁物品。范围及其广泛,也没有具体规定,所以每次都能检查出好多违禁品,然后持有那些违禁品的丧尸就会被干掉。

比如说,刀具是违禁品,啤酒瓶也是违禁品。我的那辆破夏利不知道算不算,不过车里的人腿肯定是违禁品。

因为我刚刚被提拔成领班,所以也算进入了工厂的领导班子,有了资格跟着人类一起巡查。

在交谈中我得知,这两个人,领头的那个叫兔子,翻译的那个叫舌头。其实他们都罩在一样的衣服里面,我分不太清他们。

「先来抽查员工宿舍,带我去你们住宿区看看。」兔子说。

我说:「嘎……嘎哦哦,唔嘎唔嘎,哇咧咧。」(我们都不住宿舍的,很多丧尸,不懂集体住宿是什么意思,而且宿舍,太小。)

听完舌头的翻译后,兔子朝我看了一眼,好像在瞪我,说:「不住也要查。」

我们跟着他进了一间宿舍,他在里面转了一圈。这里面实在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无非是一间房,四张床,阴惨惨除了地上的灰什么都没有。

这么小的地方,任何一个丧尸都不愿在这里住的,街道上那么大,在街上睡都不在这里睡。

「这是什么?」兔子忽然在地上捡起一样东西问。

「吼?」我们看着他手里的东西,表示不解。

「这是人类的手指甲!」兔子激烈地晃着手上的那一小片东西。

我仔细看了,确实是一片月牙状的手指甲,被指甲钳剪下来的那种。

我们一众丧尸包括领班在内,都感到很稀罕,这样的东西,居然这么久都没有被饥饿的丧尸啃掉。

「这里是谁住的?把他叫过来。」舌头问厂长。

厂长很为难地说,这里没尸住啊。

「那把原来被分配到这里住的丧尸叫过来!这是原则问题!」

厂长对着对讲机吼了一嗓子。我们在原地等了十分钟,有三只丧尸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

「吼吼,嘎哄哄,吼唔,噜噜。」(还有一个,2 个月前,被掉下来的保险柜,砸死了。)厂长说。

「你们把他们抓着,抓稳了。」兔子说。

我被旁边的丧尸推了推,意识到这次我也要上场了。我走到其中一只丧尸身后,把他的双手反剪在身后,另外两只丧尸也被其他领班控制住了。

兔子拿着那片指甲,走到第一只丧尸面前:「这是什么?」

「吼,唔噶唔唔?」(是,指甲吧?)

「嘭!」

兔子举起枪,对这只丧尸执行了审问,把他的脑袋打烂了。丧尸的脑浆像喷漆一样喷出来,站在他身后的那个领班被染花一脸。

「这家伙这么清楚,八成是吃了人了。」兔子说。

兔子又走到第二只丧尸的面前,举起指甲问:「这是什么?」

那只丧尸赶紧摇摇头。

「嘭!」第二只丧尸也被审问了。

「这么心虚,肯定也吃了。」兔子说。

兔子又走到我抓的那只丧尸面前,摇了摇手里的指甲:「这是什么?」

那只丧尸忽然挣脱了我的双手,撒腿就跑。

兔子很冷静地举起枪,却放在了我脸上,说:「快去把凶手捉回来,不然你也要负责。」

我一个激灵,翻身就追上了那只丧尸。他也只是个普通工人丧尸,每天吃的本来就没我多,更何况我最近力气变大了,不可能跑不过他,所以很快就把他抓回来了。

「挺能干嘛。」兔子用他手里的霰弹枪枪管敲了敲我的脑门。

「嘭!」

我满脸是血地待了片刻。兔子说:「去下一个地方检查吧。」说完他们继续前进。我看着地上被打烂的脑袋,过了半天才缓过神,起身追上他们。

8.

兔子陆陆续续又找各种由头干掉了十几只丧尸,他的心情才似乎变得好起来。于是我们一行终于回厂区了。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略为不快的经历,但是我学到了很多。比如说,所谓违禁品检查,就是找理由审问那些丧尸,一旦你被审问了,就是被死神点了名,左右是个死,所以你最好祈祷不要被盯上。

走在路上,路过我那辆破车的时候,兔子忽然问:「这里怎么有辆车?」

厂长赶紧指着我说,这是这个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整个厂就他一个丧尸会开,还成天宝贝得跟个什么似的。

兔子听了,很感兴趣,看着我说:「你不会是活人假扮的吧?还会开车?我头一次见这么聪明的丧尸。」

我摸摸头,装傻。聪明对丧尸来说不是什么好词,一不留神就要被审问了。

兔子把枪随手放到翻译的手上,跑过去看那车,说:「还是夏利的,好多年没见这种车了。」

他歪头看着我,似乎是想上去开一开,在征求我的意见。

我其实很不想让他上去,今天的我前所未有的睿智:我有条人腿在后备箱里,如果兔子也跑到车上去,发现那条人腿的几率就要大大增加,我就百分之一百要被审问掉了。但是厂长一直在捏我的胳膊,暗示我把车给他开,我才不情愿地去给他开车门。

兔子目瞪口呆地看我把车门上的插销徒手拆下来,又看我把那坨麻花状的 U 型锁拧还原,小声说了句「牛逼」就上车了。

他摸着方向盘,很感慨地说:「以前我也有一辆这样的车,末日病毒爆发的时候,被我老婆开走了,在路上,炸了。我儿子当时还跟她一起……」

他呆在车上,不知道是在想他老婆,还是在想他的车。

过了一会儿,他下车了。厂长过去问:「吼唔,吼唔吼噶?」(还检不检查了?)

兔子摇摇头:「指标完成了,今天不检查了。」

我暂时松了一口气,顺便又学会了一个词:「指标」。所谓「指标」,就是今天要干掉的丧尸,你最好祈祷你不要变成「指标」。

说完这话兔子就不理我们了,只是跟那个叫「舌头」的翻译说话,一边等待另外那边把车间里的转轮修好。厂长悄悄把我拉到一边,说:「吼!吼!」(你干得挺不错的!)

「吼哇哇,吼噶?」(我们为什么要帮他们杀丧尸?)

「嘎噜!吼嘎嘎唔噜哈,唔嘎唔嘎!」(蠢货!我们有补贴拿的,每个人少说 100 个罐头!)

听了这话,我不禁有些神游,100 个罐头,这是我这辈子想都没想过的一笔巨款,有了这 100 个罐头,我可以找那些丧尸换个发电机,再去弄一台冰箱,以后有好吃的,可以存在冰箱里面。

听说江滩那边有会捉鱼的丧尸,我可以每天拿一个罐头去跟他们换两条鱼。鱼刺和鱼鳞虽然伤嘴,但可以和罐头搭着吃。我还可以想办法换些老鼠,这样食谱就变得丰富起来。

总之,有了这 100 个罐头,我就像被拉了一下发条,整个生活都能开始转动了。

「这是什么?!」

然而,一声断喝,打破了我的幻想。

我回过头,看见兔子的手里,拿着我的人腿。

我愕然地辨认着那条腿,心里冒出一个可怕的推理。

我完了。

我又望向厂长他们,他们都迅速远离了我,好像我身上有什么病毒。

不过我身上确实有丧尸病毒。

我被人踹了一脚,跪下了,又被绑住了双手,头被人按到地上,总之我很不喜欢这个姿势。

「老实交代!这个……这是哪里来的?这车是怎么来的?其他的尸体呢?」兔子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我趴在地上,嘴巴蠕动了两下,说不出话。

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必死无疑了。

兔子一直在我耳边叫嚷,我趴在地上,歪着头,正好可以看到工厂大门,工厂车间里,那三个人类士兵还在转轮上做维修。

转轮有些倾斜。转轮倒了。

一个人类士兵站起来,他没发现他衣服上破了一个洞。

工厂里,我之前挑选的那些手下,都涌了上去,把那个人类扑倒在地,啃咬出「咯吱咯吱」的诱人声音,这诱人的声音无比响亮,好像是一个声音就在你耳朵边上低语:

「快来吃!」

我身上的压力忽然没了,周围的那些丧尸们都开始向工厂跑,霰弹枪开火了,一个丧尸倒在了地上,可是其他丧尸还在跑。

工厂里,一只穿着防化服的丧尸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另外两个士兵惊恐地呐喊起来,他们拿起疯狂扫射着周围的丧尸,混乱中,他们的衣服也破了。

丧尸淹没了工厂,天下大乱了。

9.

士兵倒了下去,那群丧尸站了起来,个个嘴角都沾着血迹。

「8 号被咬了!8 号被咬了!」兔子的对讲机里传出人类惊慌失措的声音。

兔子拿起对讲机说:「我知道,我看到了!你们给我冷静一点!先让丧尸冷静下来再杀,不要激起他们的凶性!」

可是那两个人类士兵无法冷静下来,他们的枪已经开火了,子弹从那些丧尸的后背打进去,再打着旋儿从他们的前胸飞出来,一时间工厂里的子弹像野蜂似的飞舞,打出的火星子此起彼伏。

之前被扑倒的人类士兵正在迅速的丧尸化,丧尸对丧尸没有兴趣,所以都离开了那个已经变成了丧尸的士兵。

这些丧尸喝了人血,正处在亢奋时期,他们已经忘了被人类支配的恐惧,只剩下愤怒。所以他们一个个地扑到人类士兵身上,但防化服有一股他们讨厌的气味,所以不知道从哪里下口。

「7 号被扑倒了!重复!7 号也被扑倒了!」

说完这句话,仍站着的最后那名士兵冲着丧尸群开火了,他的火力连同他的同伴一起也罩进去了。

「蠢货!别对着自己人开枪啊!」兔子冲着对讲机叫道。

血水从丧尸堆底下漫出来,看来那个 7 号也死了。他们的防化服只能防丧尸,不防流弹。

兔子拔出腰间的配枪交给翻译,说:「还是要我来解决,你留着这个防身。」

他给手里的霰弹枪上了膛,用枪管敲敲我的头,又对翻译说:「你看好这一只,这一只很机灵的,要小心。不过别弄死了,回头要审问它人腿哪儿来的。」

我感觉他的话有点莫名其妙的,既然要审问我,为什么又不能弄死我?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回头想跟翻译说点什么,结果脑袋被舌头更用力地按到了地上。

兔子朝工厂走去,路上偶有落单丧尸,他对准它们的头部就是一枪,一路上留下好几滩碎肉黑血。

如果说 7 号、8 号、9 号那些士兵的战斗力是 5,那兔子的战斗力就是 100。很明显他对付丧尸有自己的一套,从他的临机反应来看,他对丧尸的行动了如指掌,甚至连丧尸的心理都摸透了,屠杀丧尸像是他的本能。

霰弹枪的子弹打完了就换背上的自动步枪,在兔子的屠戮之下,工厂里成了修罗场、丧尸坑、万尸冢,被打碎的腐肉和骨头如同皇家礼炮般在他头顶抛洒,从丧尸身上的破洞里喷射出的臭血如同庆祝的香槟,把工厂的水泥地浇得打滑。

他很快穿过丧尸群,接到了仅存的那个 9 号,那小子把面罩一掀,喷出几缕鼻涕,说:「衣服破了,不过没被咬。」

兔子懒得再对他说话了,只冲他挥了挥手,意思是跟紧,便继续前进。越来越多的丧尸被血的气味吸引,从其他车间游荡过来。

两人走了没多久,兔子胳膊上忽然一紧,他缓慢地回头,发现 9 号咬住了他的胳膊,嘴巴上的豁口已经快开到耳根了。

9 号丧尸化了。

这次,丧尸群终于接近了兔子,并淹没了他。

10.

人类和丧尸一起把工厂弄得像狂欢节一样。从这场面里我能读出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并不太能用语言表达出来,当然,也许只是因为我不太善于表达,因为我是丧尸,我不会思考具体问题。

「吼乌拉!吼唔吼哩噜啦!吼吼!」(快去救他!我不会跑的!)我对着翻译喊道。

「吼哩,噜噜啦吼!」(不过事后你们要放了我。)末了我又补上一句。

藏在防化服里的翻译歪着头看了我很久,似乎在考虑我的话的可行性,于是,他松开了踩在我脖子上的脚,提着手枪,头也不回地工厂里走。

其实我最初真的是那样想的。我是一只丧尸,丧尸不会说谎。我真的想让翻译把兔子捞出来,然后让他们手下留情放我一马,他们回去好好过日子,我继续留下来当我的领班,大不了换一个车间,但是我实在没有料到事态的发展。事情后来起了变化,这些变化导致我的真话变成了假话。

随着聚集到我们车间的丧尸越来越多,我当回领班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翻译好像真的捞出了兔子,两个人正在一起屠杀丧尸,看现在的样子,恐怕等会儿他们很难控制住自己不顺手宰了我。

我溜进我的车,发动了它。我准备跑路。

我最后看了工厂一眼,心里很不是滋味。从此以后,我恐怕要和江滩边那些捞鱼的丧尸过一样的日子了。说不定哪天就饿晕在路边,从此再也起不来。

我驾车,碾过几滩丧尸的碎片,离开了这里。

希望他们没有记住我,希望再也不跟他们见面。

结果车刚开出去没 2 公里,周围的广播忽然响起了警报声,并开始播报:

「B 区人类请注意,B 区人类请注意,国防部检测到该区出现了丧尸叛乱,基于国家正常安全保障考虑,现决定在 24 小时后,向 B 区投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消灭该区所有生物,请 B 区所有人类在听到广播后,迅速撤离该区,过时不候。重复一遍,B 区人类请注意……」

「吱——」我一个急刹车,调转车头,又往工厂开去。

哈哈哈……我只是想做一个普通的捞鱼的丧尸而已,人类果然容不下我吗?

我再次回到工厂的时候,工厂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了。

这里似乎发生了连环爆炸,导致整片厂区都毁于一旦。这其实相当正常,发生了这么激烈的枪战,不炸才怪。

我走到废墟中间,找了一堆比较平整的沙砾坐了下来。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度过接下来的 24 小时。

比较令人欣慰的是,这一天我不用上班。

其实我讨厌上班,不管是当员工的时候,还是当领班的时候。

我只要吃一点东西就有无穷的力量,只要看到活人就有不惧一切的勇气,作为一只丧尸,我生来就是在这个世界上传播丧尸病毒的,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现在却不得不为了人类发电,每天按时到一个地方再按时回家,领着每天三个五个的罐头。

这让我觉得我自己是个傻逼。丧尸根本就不该是这样。

正在我安静地看着天上的云的时候,我的后脑忽然挨了一腿,云朵全变成了星星,我从那堆沙砾上滚了下来,几片玻璃扎到眼窝里。我正准备像只王八一样抬起头,又被踩住了后脖子。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