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纽约人口,迟到的美国人口普查与选区重划前瞻

纽约人口,迟到的美国人口普查与选区重划前瞻

互联网 2021-05-12 19:07:56

拖了四个月的美国人口普查结果终于出炉,我们来特地吃吃瓜。

近日,因疫情一拖再拖的美国每十年一度的人口普查结果终于出炉。虽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意外,但最终人口普查的结果也和几年前商务部公布的模型预估有不少出入之处。总的来说,2020年的人口普查呈现的仍是一个人口增长率放缓,中西部人口持续向西部和南部阳光带转移的美国,延续了新世纪以来的人口变迁趋势。

另一方面,人口普查这一宪法程序本身还拥有强烈的政治意义。由于美国各州众议员人数是按人口比例来分配的,在众议员总数1929年后长期不变(卡在435)之后,每十年人口普查后各州的代表人数都会根据新的人口比例而重新分配。每到这个环节,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人口普查其实还是为了选区重划

与此同时,伴随着人口普查而来的选区重划,也是两党在极化政治时代角力的一个重要环节。在这个两党选举差距往往毫厘之差的年代,打好选区重划这一仗便能让一个党在未来十年的众院选举中占尽优势,往往能化腐朽为神奇,以少数克多数。整个2010年代民主党众院层面屡屡受挫,正是因为上一轮大部分州的选区重划完全被共和党所掌控。不过,尽管民主党过去几年也对这方面重视了起来,但2020年后仍在大部分州议会占据主导地位的共和党,还是在选区重划这个战场上有着巨大的起步优势。

什么?我又不是主角

某种意义上来说,未来几个月内各州选区重划的斗争,对2022年中期选举(众议员部分)的影响程度,可能要远超于拜登未来几个月的施政和其他美国政坛大大小小的政治风暴。

迟来的数据,混乱的过程

按理来说,美国人口普查的结果早该在去年年末十二月份就已经公布于众。然而如同2020年其他的一切事务一样,人口普查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具体数据估算(还不是最终完整版)足足拖了四个多月才终于面世。

虽说人口数据晚点出炉也没啥大碍,但由于人口普查和美国政坛中的选区分配和重划这两大政治问题有着直接关系,时间线的变动给原先就充满了不确定因素的这轮选区重划添加了新的变数和麻烦。人口普查数据可以晚出四个多月,2022年中期选举的日期却不能调整。许多州宪法和法律规定下一个十年的选区重划在今年九月份之前就必须完成,而相当一部分州明年选举的参选报名截止日期也在今年年末。

过程已经被打乱,就看接下来会如何了

凭空少了四个多月的准备和扯皮时间,使得大部分州议会不得不快马加鞭希望能赶在截止日前完成选区重划的任务。如果到时候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截止日期的话,有些州甚至可能要沿用上个十年的选区地图来暂时再选一届。

遇事不决上法院!

归根结底,随着2010年后共和党充分利用选区重划环节的结构性优势牢牢地掌握了过去十年众院选举层面的主动权后,两党都开始高度重视选区重划一事。过去这种沉闷的政治过程可能不会有什么外界人士关心,但在选区重划问题已经成为一个两党角力最前端的主战场的今天,一轮接一轮的舆论斗法和官司诉讼只会层出不穷。毕竟,在律师成群,诉讼泛滥的美国,遇大事不打官司才叫非常态。

人口变迁和政治重心的潜在转移

美国人口普查作为一个宪法规定的程序,它存在的核心价值除了为当局和决策者提供人口方面的数据之外,主要还是要起保持代表权分配平衡并与时俱进的意义。由于参议院的代表权恒定不变,每十年人口的变迁影响的只是众议院席位的分配,所以早期唯一由人民直选的众院是一直不停在变化的一个政治机构。

随着美国逐渐西扩,众院组成的人数也从早期的数十人逐渐膨胀到了数百人,最终在1929年固定为435席。此后除了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加入联邦时短暂增加到了437席,近一百年众院席位总数一直保持在435这个水平没有发生变化。

435雷打不动

众院席位上限的封顶,使得过去百年时间中美国各州人口生态的变迁直接反映在了各州众院代表团总人数之上。战后由于全球化和技术革新等原因,中西部工业州人口增长速度放缓,而空调等制冷技术的普及使得美国人口出现大规模南迁的趋势。在此期间,先是加州强势崛起取代纽约成为人口第一大州,随后同处南方阳光带的德州和弗罗里达奋起直追,同样也甩开纽约分列二三。

半个世纪前,美国阳光带(包括西海岸和南部)的人口占比还不到全美总人口的一半,而到了2020年的今天,这一数字已经是惊人的六成了(62%)。在未来的时间里,除非有重大转折,美国东北部人口增长萎靡,中西部持续走低,人口重心向西部南部阳光带转移的趋势不会发生改变。

锈带转阳光带

阳光带人口权重的提高,带来的不仅是经济的增长,同时也进一步提升了这些州的政治话语权和选举重要性。在政党和选举版图相对固化的当下美国政坛,只有中西部可以被称得上是真正的“摇摆地带”,铁锈带的摇摆州在过去的三次大选均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随着中西部选举人票的萎缩,阳光带一些因为人口变迁和政党联盟重组而新晋的摇摆州(比如去年倒向拜登的乔治亚和亚利桑那两州)或许会在不久的未来取代锈带摇摆州扮演美国总统大选中的“拥王者”角色。

未来的变化也不好说,但趋势很明显

当然,2020年大选提醒了我们人口和族裔层面的增长和变动只是影响政治和选举诸多变量的其中之一而已,因此盲目笃信人口决定论和所谓潜在民主党/共和党多数并不可取。简单地从加州纽约等蓝州的席位减少,德州和弗罗里达等红/偏红州的席位增长便做出那一党长期“要完”的类似结论也并不可取。加州和纽约失去的席位,很有可能是要由该州的共和党籍议员所付出代价,而德州和弗州这种共和党面临长期政治风险的州,也未必能从席位增加一事中捞到更多的油水(短期可能没啥问题,时间一长就未必了)。

具体的情况

扯完了一堆理论问题,还是回到实际的选区和人口普查重划过程上。之所以每十年人口普查之后各州面临席位的变动,是因为1929年国会法案规定众院只能拥有435名议员,为了保证众议员各自选区内的人口保持相对的平衡,所以需要根据各州人口占比的变化进行调整。

具体怎么分配这435个选区,美国现在采取的是一套十分复杂的统计学方法。简单来说,就是在保证每个州都至少有一个席位后,从第51席到第435席分别根据各州的人口总数来加权计算分配。(具体的方法可以参见商务部的材料%2c 这里就不讨论了)虽然这一套方案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运行的还算不错,但如果仔细深究的话就会发现众院席位钉死在435席才是选举人团制度下有些州占便宜(比如怀俄明选民每一张票平均下来要比加州选民要值更多的选举人票)的原因。

我不负责解释,你们自己看吧

不管怎么说,短期内美国还是要采取这套系统,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所以老纠结这些事儿也没啥意义。

单从人口的增长数据来看,美国2020年的人口普查倒是没有出多大的意外。过去十年全美国的人口增长速度为7.4%,创下八十年以来的历史新低,仅比大萧条后的上个世纪30年代要强了一点点。尽管听起来有些吓人,但美国人口近十年增长速度的放缓倒也不是什么让人感到特别意外的事情。08年金融危机的余波,整个10年代移民政策的收缩再加上上涨的生活育儿成本带来的 “内卷” ,经历了这么多事儿后人口增长还能有现在水平已经不错了。

近十年人口增长放缓

但即便如此,随着战后婴儿潮人群集体进入退休养老年龄段,美国的人口结构恶化将给社会保障和财政体系带来巨大的压力,未来长期必然是美国政府所要头疼的事情。不过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在解决人口问题上还是有一些可以使用的工具和手段的。只是不知道在当前政治环境之下,相对放宽移民政策还是否是一个可行的方法。

总体来看,37个州的增长速度相比上个十年(00-10)出现了下滑,只有13个州比上个十年的增长速度要快。其中北达科他是增幅最大的,主要受益于近年追随新兴的能源行业到来的外州移民。50个州中,有三个州:西弗吉尼亚,密西西比,伊利诺伊出现了人口的负增长。三者之中,西弗吉尼亚是人口流失最为严重的州,人口净减少了5万多人,自然而然地导致了众院席位的减少。

人口数据总体来说符合预期

如之前所说的,人口高增长的几个州基本都是集中在西部和南部的阳光带。弗罗里达,德克萨斯,犹他,内华达,亚利桑那,科罗拉多等州均保持了两位数以上的高增长率。反而是过去几十年中迅速崛起成为美国人口第一大州的加州随着生活成本的上涨和移民政策的收缩出现了明显的增长放缓,人口仅增长了6.2%。无力和其他人口增长新贵并驾齐驱的加州,本轮人口普查后自建州以来第一次失去了一个众院席位。

中西部又拉垮了

另一个让人毫不意外的人口普查结果,则是中西部萎靡不振的人口增长率。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俄亥俄都只有2.0%左右的增长率,增长了3.6%的威斯康辛,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伊利诺伊更是直接不进反退出现了人口负增长。再加上东北部人口增长率不温不火的纽约(4.2%),这些州延续了近年来的惯例,在人口普查后失去了众院席位(除了威斯康辛)。

疫情影响

不过,新冠疫情带来的一些冲击,也让去年人口普查的结果出现了一些意外。最终席位充分的结果与之前商务部颁布的预估有着不小的变化。预期中至少有十个席位以上水平的变动没能成为现实,最后只有7个席位得到了重新的分配。根据原先预计的结果,德州应该净增三席,弗罗里达应该净增两席,亚利桑那应该净增一席,而阿拉巴马,罗德岛和明尼苏达应该分别会失去一席。然而最终结果出炉之后,后三个州都没有丢掉席位,而前三个州也分别比预计中少收获了一席。

预估中的席位变化

加州,密歇根,俄亥俄,西弗吉尼亚,宾夕法尼亚,伊利诺伊六州分别丢失一席,而蒙大拿,北卡罗莱纳,科罗拉多河,俄勒冈四州均增加一席倒是符合之前的预期。让人没想到的是,本来有可能失去两席的纽约,竟然差点一席都没丢。事实上,纽约州距离保住自己的第27个选区只差了89人!(抢走了纽约这个选区的明尼苏达,只因多了23人保住了自己的第8选区)

实际的情况

显然,去年席卷全美的新冠疫情是人口普查结果和预估出现偏差的主要原因。但是,德州,弗罗里达,纽约,亚利桑那,甚至加州的人口数据都不理想,让人不禁怀疑是否这一现象是因为各州拉丁裔人口没能被准确衡量而导致的。特朗普政府之前试图在人口普查问卷中加入有关公民的问题这一举措,虽然最终没能实现,或许促使不少拉丁裔人群面对人口普查采取了回避和抵触的态度。

可能出现了拉丁裔人口被低估的现象

而去年的疫情很可能加剧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尽管有这方面的疑惑,不管2020年的人口普查是否真的出现了严重低估少数族裔的现象,在上周初步结果公布后都无法改变未来十年的选区席位的划分了。毕竟等到今年晚些时候全面数据出炉时,黄花菜都凉了。

选区重划的奥秘

正如前文所述,选区席位的分配固然重要,但落实到实际政治层面,还是具体各州怎么划分选区更有直接影响和政治意义。选举人团层面上,本轮人口普查后,拜登的选举人团得票比之前缩水了三票,从306变成了303,虽说不影响最终的结果,却也说明了共和党在选举人团的结构性优势又有小小的进步。但考虑到四年后政治格局可能会进一步发生变化,现在还很难说共和党暂时所有的选举人团结构性优势还能否持续下去。

但是另一方面,人口普查之后的选区重划,却能直接影响到未来十年众院选举的结果。过去十年多次向我们证明了,有效的杰利蝾螈(Geryymandering/不公平选区重划)能把一个五五开的摇摆州在众院层面变成共和党10:3一边倒的情形(北卡)而并非更合理的7:6这样的势均力敌场面。如果能把这一操作在多个州都复制,那么光是从制度层面便能保证有选区重划主导权的那个党在未来的十年都能在众院选举中占尽先机,几乎可以保证江山永不变色。

杰利蝾螈原理

但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由于选区重划原则是十年画一次(除非因为一些其他原因),想要保证一套选区重划体系能稳定维持十年不出问题绝非易事。单就拿10年到20年期间所发生的各种选民结构的剧烈变动来作为样本便能得知,许多10年代初期被刻意划分为民主党沉票(vote sink)的蓝领农村选区,到了20年成了特朗普的票仓,而当年被认为是共和党天然地盘的富裕城郊选区,在18年帮助民主党夺回了众院的控制权。

归根结底,杰利蝾螈运作的原理在于最合理的分配己方的选票,将自己能稳赢的选区数量最大化。但是,如果在画图时过于贪婪,也会出现把己方力量伸展的过于分散最终玩火自焚的情况,10年的阿肯色民主党人就是典范,18年德州共和党人也差点玩脱。而十年期间两党选民结构的潜在变迁,更是考验两党策略家对未来政治形势的预判(算命)能力。很多时候,一个州的执政党可能面临的是己方在本州政治力量式微,很快就将沦为少数党的居民啊,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平衡短期和长期利益,也是让很多政治家头疼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共和党在2010年中期选举的大胜让他们在过去十年的选区重划占据了优势,牢牢地把控着大部分州议会的控制权,进而在18年之前一直控制众院。虽然18年中期选举后,民主党部分扭转了在州层面的劣势,但2020大选后在绝大部分州还是没法撼动共和党的结构性优势。不过,过去的十年中,随着选区重划逐渐被两党和舆论重视起来,相当一部分州转而采用无明显党派倾向的委员会来划分选区,这部分缓解了民主党在选区重划层面的劣势。

具体控制情况

现在的基本盘是,除开5个只有一个选区的州之外,共和党在17个州全权控制选区重划的过程,民主党则只有6个州。另外,13个州由负责选区重划的委员会的来划分,剩余的6个州则是两党互有话语权。对于共和党来说,德州,弗罗里达,北卡罗莱纳和乔治亚是己方掌控席位最多的州,因此有不少的“油水”席位可以捞出。反观民主党手中只有伊利诺伊和纽约两个大州可以最大化己方的利益。

另一方面,不能忽视的是在一些人口小州,两党也能撸出了一些羊毛。共和党可以在田纳西,印第安纳,肯塔基等州进一步挤兑该州的民主党选区,通过拆分不受投票权法案(VRA)保护的非少数裔占多数的城市选区来最大化己方的席位数量。民主党这方面则可以在新墨西哥,马里兰等地还以颜色。随着政治极化的加剧,两党必然要把“焦土”政策玩儿的更极端,才能保证在选举结果焦灼成为常态的当下美国政坛己方阵营并不吃亏。

成功案例

当然,每个州具体的情况十分复杂,这里篇幅有限就不一一赘述了,等其他系列的坑填完再专题讲这个问题。鉴于美国社会光荣的诉讼传统,选区重划过程中肯定会出现大量的官司和法院插手。

在杰利蝾螈这个问题上,最高法院虽然多次回避了直接插手除涉种族因素之外的选区划分,但也认可了各州最高法院根据州宪法介入并主导重新划分选区的行为。如果不是宾州北卡弗罗里达等前几年民主党法官占据多数的最高法院命令重划选区,那么现在共和党应该还控制着众议院。但是近几年州最高法院的人员变动使得民主党在弗罗里达和北卡失去原有的优势,这一轮还能否再通过走司法这条路来缓解己方阵营的先天劣势现在还很说。

时代变了,大人

此外,本轮选区重划还是自2013年最高法院在谢尔比郡诉霍德尔案判决中废掉1965投票权法案的提前报备条款(Pre-clearance clause)之后的首次过程。原先有着长期黑历史的南方州,在重画选区地图时不再需要向司法部报备,这或许会负面影响到少数裔占多数选区(Majority-Minority District)的分配问题。

总结

总之,如同美国政治所有的事情一样,人口普查和选区重划是一个重要,冗长,繁琐的过程。当我们在讨论类似问题时,还是应该避免过度解读和早下定论,毕竟被光速打脸就不好了。有点忧患意识很好,但是天天唱衰只会让人生烦。况且,抱怨又不解决问题是吧。

(最近过敏比较严重,好不容易写完了一篇大家凑活着看吧)

参考资料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dc-md-va/interactive/2021/2020-census-us-population-results/

https://cookpolitical.com/analysis/house/redistricting/2020-census-what-reapportionment-numbers-mean

https://www.census.gov/programs-surveys/popest/technical-documentation/research/evaluation-estimates.htm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dc-md-va/2021/04/27/2020-census-undercount/

https://www.brookings.edu/research/census-2020-data-release/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