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绝剑弄风,绝剑弄风_魔烟【完结+番外】(3)在线阅读

绝剑弄风,绝剑弄风_魔烟【完结+番外】(3)在线阅读

互联网 2021-05-09 06:46:36

领路人叹了口气,“四公子三年前练功时走火入魔,失了神智,如今自是跟着节夫人住,这大殿内外,具是由节夫人管着。小子,看你可怜见的,给你个醒,因着四公子得了这疯病,节夫人难免脾气燥了那么一点,进去了,可千万着别顶嘴,节夫人要不开心,你这条小命可就危险了!”说完,也不再管柳如风,径自摇摇头,转身去了。

柳如风怔了半响,只得硬了头皮,敲了敲那jīng雕院门。

守卫开了门,接了柳如风手中纸条,看了看,点头道:“跟我来罢。”便转身向院内行去。

那守卫将柳如风带至一华丽大厅门外,便吩咐他在此等待,径自入内禀报。

柳如风俭了眉,低垂着头,保持着静静的站姿,却暗暗调动了全身功力,宁神倾听。

一墙之隔的大厅内,人似乎并不少,但也许是那节夫人脾气的原因,厅内人数虽多,却是人人轻手轻脚,有的胜至于将轻功也用了出来,更不说哪里还有人敢说话的了。厅内安静之极,人人闭息宁气,生恐一个不小心,弄出了什么响动,那大厅之上的节夫人可是决不会在意她花园里多出一点儿ròu泥花肥的。

节夫人轻轻揉了揉额头,叹息一声,道:“幕儿这是每八回了罢?这次可有人知幕儿为何发病?”

节夫人身边一中年婢女忙底声道:“婢子们都不知道,今儿晨里,四公子还好好儿的,吃过午饭,公子便突然发了病,当时兰儿竹儿正在身边侍候……待到公子睡了,我等才敢进去看,兰儿竹儿早躺在地上,气绝多时了。”

底下的人默契地底了头,谁也不敢接这话头。

节夫人看了,又叹息一声,道:“将那两名婢女的尸体好生安葬,幕儿……唉……”

“禀报夫人!”那引着柳如风进来的守护轻手轻脚地立在大厅门口,不敢再踏进。

“说!”节夫人有些疲惫地靠向身后的诏皮靠背,闭上了眼。

“夫人,今年里,谷里管事给四公子分了一个人来……”

“哦?”节夫人睁开了眼,似是惊奇,似是嘲讽地冷冷一笑:“今儿竟是没拿我这当空殿了?!叫他进来!”

柳如风听了,也不待那守卫来叫,慢慢地行了进去。

“柳如风,见过节夫人!”半跪下,行了一礼,温顺地微垂着睫毛,依足了谷内规矩。却在进厅那一瞬,视线扫过节夫人一眼。

那节夫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许的丽人,一张妖媚的脸庞,此时显露出几许狠厉,冷冷地盯着柳如风。就这样的眼神,柳如风便心知,这节夫人只怕整起人来,便是死活难求的角色。更是俭了全身的气息,恭恭敬敬地跪在厅中,任那节夫人一双厉眼慢慢地打量着自己。

半响,厅上方传来节夫人清脆森然的声音:

“哪一殿出来的?”

柳如风依然恭恭顺顺地跪着,恭恭顺顺地回答:“绝谷的规矩,侍候的主子自是可知道下属的出地。”

这恭恭顺顺的话语一出,大厅中瞬时出现几丝倒抽冷气的声音,一时间,整个大厅静然一片,落针可闻。柳如风这话虽听起来恭敬,却是在说节夫人无权管制于他了。自四公子发疯,这节夫人xingqíng便越来越bàonüè,只怕,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便是要化做节夫人花园子里的花肥了。

节夫人脸色一变,yīn狠狰狞地盯住了那看似恭顺跪着的人,杀气毫不掩饰地直冲目标而去。

柳如风的身形一动未动,却似没惊觉那bàonüè的杀气一般,静静地恭顺地跪着。

良久,节夫人身边的几个婢女都快要忍受不住这冰冷时,节夫人却突然笑了,一脸的杀意瞬时化作了明媚的chūn光。厅中众人一时之间尽是莫名。

却听那节夫人笑着道:“好!柳如风是么?本宫便送你去见四公子罢!”

众人莫名其妙,实不明白节夫人怎么一下满心的杀机化作了笑意。眼看着节夫人竟亲自起了身,要带那柳如风去。众人也顾不上多想,方待跟随节夫人身后,却被节夫人挥挥香袖,止住了脚步。

柳如风暗叹一声,却是明白,这节夫人可真是聪明机智,不愧在儿子发疯的qíng形下,在这诸子争宠的绝谷之中,安安稳稳地保着儿子活了这许多年。

节夫人带了柳如风,行进一处院落,挥退守卫们,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一处jīng竹房舍。

房中铺着华美的皮毛,一个锦衣少年正懒懒地躺在地上,见了节夫人进来,眼中一亮,跳了起来,拉住了节夫人的一边衣袖:“娘,你把外面那些坏人杀了好不好?他们都不让孩儿出去一步……”说着说着,竟大哭了起来。

节夫人神qíng温柔,悲哀之色一闪而失,搂了那少年,轻言软语:“幕儿莫哭,娘一会便带你出去玩可好?”

“真的?”少年一听大喜,脸上还挂着泪却已笑了起来。

“不过,幕儿可要帮娘做点事哦!”节夫人一边哄着那少年,一边眼神却yīn沉沉的看向了自进房便跪在地上的柳如风。

“幕儿,问问他,出自哪一殿。”节夫人温柔地取了手帕,檫掉南宫天幕脸上的泪水。

柳如风叹了口气,心知不能再顶撞节夫人,以节夫人的手段,只怕是能整得自己生死两难,她是四公子的母亲,自己却是怎么也不能对她下毒手罢?

不待南宫天幕学语,便自答道:“柳如风出身死殿。”

节夫人先是惊诧,转而冷笑起来:“此时你倒是肯回话了?死殿?呵呵呵,这绝谷管事什么时候起了这等好心思?十年难出一人的死殿的人也肯给我这疯掉了的儿子?”

自南宫天幕练功走火发疯,想来四公子在绝谷便再无半点地位可言,如今几位公子争权,若不是节夫人全力维护,加之四公子已疯,只怕早就落得个尸骨无存了。如今,管事给四公子竟分来一人,节夫人已是惊诧不已,若说是绝谷陪养下属中最狠绝的死殿,节夫人那是怎么也不能相信的。

柳如风叹了口气,解释道:“分配之时并未记名,管事并不知晓如风出自死殿。如风自本该分到四公子名下之人手中换得名额,再者,死殿不允许查证,分配之后也大都随公子们的爱好改名,除非公子或自已报出,旁人无法知晓谁出身何处。”心知节夫人必然疑虑,话未说完,便自拉开了左肩衣衫,露出左肩肩夹上一处形似眼睛的蓝色烙印。

绝谷各宫,都有自已的烙印,而南宫天幕的烙印,正是蓝色巨目。

序3

绝谷各宫,都有自已的烙印,而南宫天幕的烙印,正是蓝色巨目。

节夫人松了口气,空气中那若有似无的杀机也消失不见,再出声,竟也不自觉带上了一丝喜意:“幕儿何时送你入的死殿?”

南宫天幕似看到了什么好玩之物,自节夫人身边跑了过来,蹲在柳如风身前,仔细看了看那烙印,又用手指去戳弄。

“八年前。”柳如风身形不动,却突然间没了那冷然,整个人身形变得柔柔顺顺。

节夫人深深地看了柳如风一眼:“如今幕儿这样,我这当娘的心里的痛,你可明白?”

柳如风眼中闪过一丝yīn影,沉默不语。

节夫人也不崔他,只自看着那少年南宫天幕好奇地转到柳如风身后,观赏着他肩上的烙印图案。

半响,南宫天幕忽地拍手笑道:“兰儿,怎的大半天不来陪我玩?”说着,竟自柳如风身后伸了手,搂住他的脖颈,在柳如风顺从地仰起头时,低笑着,一口咬在那烙印处,一缕鲜红,自南宫天幕的唇角流出,顺着肌肤滑落。

节夫人脸色大变,豁然站起,南宫天幕如今竟连身边的人也分辩不出了?只觉眼前一黑,身子不由得晃了几晃,无力地跌坐下来。

柳如风依然丝毫未动,感受到那利齿切入肌肤,只低垂了眉眼,低声道:“兰明白夫人的意思了,夫人若有事吩咐,兰不敢拒绝,只求夫人,准许兰服侍公子。”

“你……”节夫人暗然无语,南宫天幕疯言疯语,这人竟是认了,虽说公子有权给自己的下属改名,但这女人的名字,原也是南宫天幕疯病认错了人,节夫人本不为意,却是不想这男人竟是认了下来。

却听到柳如风正自低低地哀求道:“兰儿知错了,求公子饶了这回罢?”

南宫天幕这才松了口,得意洋洋抱住了柳如风,“兰儿这回可学乖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见了!”

柳如风叹了口气,道:“兰儿再也不敢了。”

南宫天幕心qíng大好,只狠狠在柳如风唇上亲了一口,笑了出来。

柳如风眼神微暗,竟没想到这侍女兰儿竟与公子是这种关系,心思杂乱地望向节夫人。却见节夫人正神色复杂地看了过来,对上了眼,瞬间转开。

节夫人站了起来,道:“那么……兰儿你便好好侍候公子……”眼见得南宫天幕自得自娱的抱着没有反抗柳如风上下其手,竟似忘了这房里还有他的母亲一般,双目擒泪,埋首自去了。

南宫天幕转过了身,来到柳如风的面前,胯下已然顶起,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搂了柳如风,在他身体上磨擦。手上使力,想要把柳如风跪立的身躯按下去,但他已疯迷的神志,已不知如何使用内力。竟怎么也没能将柳如风按倒。

柳如风心下有些复杂,要他在一个男人的身下承欢,虽在死殿被动地学过,但自身仍是不愿意的,何况是一个神志已经疯了的少年。

思绪不由自主,又回到了那个凄凉的小村,那高傲的小孩,高高在上,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冷冷地说:“我可以送她们两离开这里,并给她们一笔银子,让她们活下去……但是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了。我会让人带你去死殿,不论发生了什么事,你得记住,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我没有命令你死,你就决不能死!”

那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对了,那时的自己是满心的感激与赤诚,重重地给他磕了三个响头,“柳如风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公子的,绝无二心!”

“兰儿,好难受……”南宫天幕因yù望而沙哑的嗓音,惊回了柳如风飘远的思绪。

仰望着南宫天幕cháo红的面庞,柳如风轻叹了口气,放下了对他来说过于奢侈的尊严。

“公子,让兰来服侍你,好么?”倾身靠前,嘴唇正贴在南宫天幕的档部,刻意地贴近了说话,嘴唇的蠕动与说话时的热气,透过那绢质的布料,直接作用在南宫天幕早已灼热如铁的分身上。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浏览: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