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美人魚傳說線上看,方姥百分之百就是川島芳子!

美人魚傳說線上看,方姥百分之百就是川島芳子!

互联网 2021-05-18 20:00:39

川島芳子有很嚴重的日本情結,她那張最後的畫像中的衣服看上去像道姑穿的道袍,不過重點不是衣服,重點是領子,兩層,很整齊的,一樣的方向。日本對領子很忌諱,在日本穿錯領子是會鬧笑話的。她很潔癖又迷信。對這種事肯定很仔細。我覺得自殺的機率高達80%,太像非自然死亡了。我問你啦!她那麼潔癖,為啥領子方向不照她平常穿衣服的方式都往同一邊,要反方向?而且還兩層都很整齊的往同一個方向,這可是從小到大就養成的日常生活習慣。習慣為什麼突然改變?因為普通人都是用右手拿東西,所以右手伸到左邊會比較順,左上右下也就出現啦!如果你平常起床都是先上厕所刷牙再洗脸,那正常人永远都会是这一套流程,难道哪天心血来潮还先洗脸再上厕所?一般人都是病死的居多,那痛苦的時候身體会有警讯,是不是会急救先送医院,家属会在病床旁慢慢等候,陪伴死者走完最後的人生盡頭,家屬心情就比較平静,那段连祥大哭,就是消息来得太突然,他无法接受不告而别。(李香蘭在家也有請看護呀)她跟張鈺講那個日本老奶奶的故事就已經是在暗示了,過一個禮拜就走了,不然人有辦法說想死就死嗎?唯一的方法是不是只有自殺?金默玉也很想死阿!但她一直沒死,還一路活到90幾歲,李香蘭也是在睡夢中去世的。老人不是沙發就是床。她是1978年去世,72岁,不算老,她是习武之人,健步如飛,能爬树倒挂金钩。個人不認為她會把領子當中國的左衽穿法來穿...反正撇開領子不說,她的想法,她的死法也很非自然。

她自殺很多次了不怕這一次,她根本不怕死,憲東回憶錄寫到熱河戰她還打算戰死沙場豁出去。她常哭著見不到家人,父母都在天上了,一定孤獨感很重,秀竹跟于景泰也離開她了,最了解她最會聽她發牢騷的小方八郎也見不到。有華蓋的人本來就心靈孤獨感很重。張鈺在她眼裡只是一個小孩,能說什麼心事?也不能暴露身分怕害到張鈺。真正的寿终正寝是老人在沙发说看到牛头马面或亲人来接她,睡一睡就走了,那是器官衰竭而亡的,身体机能要淘汰了,顾过老人的都知道,那身體機能器官衰竭一樣要住院,醫院都會給老人打點滴打到她走。癌症是人类的第一名死因,31年来始终居冠,老人都差不多这样挂掉的。最多是大腸癌。沒人陪她,張鈺去上課後她都自己一個人。她想見張鈺最後一面再走,才會等她放學再把她支開叫她去買菸。秀竹是死後才來拿骨灰的,平常不在身邊。器官衰竭是無法自理的,她絕對不是器官衰竭。自然死法逃脫不了這兩種,老人不是病死,就是器官衰竭死。器官衰竭意識是會模糊的。(壽終正寢正確的說法就是多重器官衰竭啦)

器官衰竭,或称多器官衰竭,又称为多脏器功能衰竭,是老年人逝世的重要原因,大多是70岁以上的长者。例如有气管、心脏、肾脏、脑等重要身体器官的慢性疾病。并发症,多器官衰竭时,可能呼吸短浅、血压急降、口唇和指甲缺氧变紫色、视觉神经无反应、意识朦胧、血液缺氧、休克、昏迷等。

昏迷要漸漸幾天內越來越嚴重,不可能馬上,順間,還能叫人去幫忙買菸,一回兒功夫馬上死,也計算的太精準。不管哪個年代都一樣,人體這種東西,很難控制... 她還有辦法先穿好西裝耶...我阿嬷现在别人怎麼叫她都没用,就意识模糊了,医生还能宣布说从意识模糊昏迷到走大概要4天,你不覺得她死超快嗎...而且我阿嬤是無法進食的狀態,還能活四天,方姥有吃飯耶。她还吃生拌菜勒...超養生的,她懂醫學,她有在看書耶,獄中記裡還提到她看過法國政治類的書,還講心得,法文一定是看原文阿...不然以前又沒出中文版...她整個就是很西化的人啦...她妹妹顯瑠就是醫學系畢業的醫生。她那麼常跑醫院的人,看久也看出心得了。只要能減輕她痛苦的藥她都拿來用。她一個健康能自理的人能死的比我阿罵快這點就很不科學。我阿嬤還穿尿布勒...器官衰竭的老人哪有辦法管形象阿...心臟病猝死就更不可能,猝死會順間失去意識整個倒地,她是預謀的,穿西裝拿教棍還放歌來聽。

在生命死亡之後.身體肌肉會立即鬆弛.會使四肢柔軟易曲.並讓屎尿排洩體外.在死亡後三小時至六小時之間.由於肌肉組織內化學作用衰退.而引起屍體全身僵硬.先從下鄂與臉部開始僵硬.然後至頭部向下到達四肢.最後迄於腹部.一直持續約十二小時之後.以相同的順序自上而下開始消失.至二十四小時之後.屍體的肌肉再度變為柔軟.而這些變化.是隨著死者年齡與健康狀況以及外界的溫度等因素而不相同.開始僵硬的時間.小孩比成年人快唷!!!!肌肉肥碩的人比較慢.而氣溫越高的話.則僵硬的開始與消失亦越快!如果被害人在死亡的時候.緊緊的抓住某一些物體.或承受其他一些強烈壓力而始肌肉形成緊張.可能會在死亡之後.立即發生類似僵硬的屍體痙攣.但是與屍體僵硬則顯然不同唷!!因屍體痙攣祇在緊張部位.而屍體僵硬則是全身的

.

“方老太太”的日本情结(5)

川岛芳子生死之谜解密目录 作者:李刚;何景方

川端康成先生是“方姥”、段连祥和张钰三个人最敬重和喜欢的日本作家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段连祥在与张钰的闲聊中,还谈到了川端先生和他的作品。段连祥对川端先生,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愿川端康成先生的文学艺术,象珍奇的紫藤花一样永远盛开!”1993年,段连祥的一位日本朋友给他寄来了川端康成先生在196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时发表的演讲的全文复印件,还有川端先生演讲发言的英文译稿。其中川端先生讲稿开头引用的诗歌:春花秋月复杜鹃,冬雪寂寂溢清寒。冬月出云暂相伴,北风劲厉雪亦寒。姥爷还写成了书法给张钰。姥爷对川端先生最后以自杀结束生命的作法表示十分惋惜,感叹他在幼年时亲人就接二连三地死去,给他带来的心灵创痛。当时他还不懂得什么是悲伤,因此而萌发了一种生即死,死即生的生死相连的感情,这种情感,也在他的作品中深深地潜藏着,这也正是川端先生说过的“东方的精神”的含义。张钰觉得,姥爷段连祥对川端康成的崇拜,既来源于他自身喜好,更是受“方姥”的感染。

[“方姥”讲日本民间故事]

在“方姥”临去世前的一个星期,在她临时租住的房子里,给张钰讲了一个日本的民间故事,名叫《抛弃老妪》的故事。一个星期后,“方姥”就去世了。张钰现在回想起来,“方姥”黯然谢世,是否跟“方姥”给她讲的这个故事有关联呢?“方姥”在给张钰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是在一天的晚饭后。“方姥”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讲起了故事:在古代的日本,有一个老奶奶,儿子因无法养活她,就背上她,打算把她扔到深山里去。可就在儿子背着老奶奶前往深山的路上,老奶奶不停地折下路边的树枝丢在路上,儿子问母亲这样做的原因,老奶奶说:“我是怕你回家迷路。”儿子听了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又把老奶奶背回了家。“方姥”接着说:“在古代,日本贫穷的农民中有‘抛弃老妪’的习俗,原因是由于穷困,子女完全能力养活老人,只好把老人弄到深山里,任凭老人冻饿而死,或被野兽吃掉。这也是只有古代才有的事情。“方姥”讲完了这个故事,张钰就不解地问“方姥”,为什么要给自己讲这样的故事?“方姥”回答说:“人老了,就没用了,我现在连针都认不上了,就得等死啊!”当时张钰还以为“方姥”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一星期后,“方姥”就离开了人世,好象“方姥”对自己的死有预感,才用故事来点化张钰。张钰回忆的这个日本故事,在访问日本的考证过程中,李刚曾问过日本朝日电视台的编导后藤华:日本是否流传过这个民间故事?后藤华回答:“确实流传过”。由此,李刚也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的姥姥也曾多次讲过类似的中国民间故事。姥姥是当年吉林省敦化县(市)黄泥河一带有名的医生。姥姥的医术是跟姥爷学的,李刚没有见过姥爷。上世纪三十年代,姥爷给抗联战士治过病,让日本鬼子发现打死了,死后的尸体也让日本鬼子的狼狗给吃了。姥姥不但会看病,更会讲故事。李刚小时候就听姥姥讲过说是古时候人到老了就该死的事,后来此事“感动”了皇帝,才下旨再不让老人去死。何景方喜欢历史,指出这个民间故事叫《五鼠闹东京》:相传在中国宋代的东京汴梁(河南开封)朝廷有一个规定,人到60岁(一个甲子年),就要活埋。一个朝廷官员的母亲也到了60岁,为了不让母亲被活埋,他偷偷把母亲藏了起来,每天偷偷地去给母亲送饭。届时,京城皇宫出了一件大事:五只老鼠装神弄鬼闹翻了天,皇帝就指派这名官员想办法去制服老鼠,如拿不出办法也要杀头。这名官员一时想不出办法,在送饭时就和母亲说了,母亲告诉他,去市场买只九斤大狸猫,送进宫中,献给皇上。皇帝半信半疑,命将狸猫送进宫中。几天后,五只老鼠全被狸猫捉住,宫中恢复了平静。皇帝传讯百官,召见这名官员,欲重重奖赏他,并让这名官员讲一下办法是如何想出来的。这名官员没有接受奖赏,而是将藏母之事和盘托出,请皇上下令免去60岁老活埋的规定。皇帝当即恩准,这名官员高高兴兴地将母亲接回家中。从此天下老人得以颐养天年。写到这里,我们感叹日本民间故事和中国民间故事竟有异曲同工之妙,共同宣扬一个“孝”字。然而,更为感叹的是,“方姥”(川岛芳子)为何不讲中国民间故事,而去讲日本民间故事?只能说其在日本的长期生活经历及她的日本情结。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