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耽美虐身弱受漫画,【原创】《落林》by懒果(强攻弱受,虐爱囚禁)【寒武纪年吧】

耽美虐身弱受漫画,【原创】《落林》by懒果(强攻弱受,虐爱囚禁)【寒武纪年吧】

互联网 2021-08-02 23:53:37
补一下第一章

第一章 班里转来一个奇怪的新生。那天一如往常一样,班里乱得都成一锅粥了,班长怒喊几声镇不住后也就不管了。韩林捧着从村里唯一的书店借来的小说看得津津有味,同桌秦向时不时来骚扰一下他,一会跟他唠嗑,一会又用手掀他手中的书看。韩林也不恼,随对方怎么闹眼睛就是不离开书上的字。忽然吵杂的教室安静下来,秦向用胳膊肘碰了韩林一下,韩林理都没理他继续捧着书看,秦向气急踹了他一脚。这一脚有点重,韩林吃痛转头盯着秦向。“秦向***的有病是吧!”声音有点大,带着怒气。秦向那脸憋的呀。“韩林!”一声怒吼。韩林一听到这声音刚才的怒气被浇了个透心凉。转头看见过道旁站着的班主任,黑着一张脸看着他。韩林的小心脏突突跳,暗道完了。“自习时间不好好复习功课,趴在那看小说。看看别的同学都在干嘛,一天天的不知道好好学习,就知道看些没用的小说,怎么没见你作文写的好啊,有空看这些,还不如多看看课本,你看看自己的成绩......”韩林低着头,心里嘀咕,我成绩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没拉班里后退啊。老子爱看什么书你管的着吗,我爹娘都不管,你算老几啊。这些话几乎每次被老师逮住,就嘀咕一次。班主任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也知道他是那种左耳进右耳出的人,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的怒火。对于韩林这种屡教不改的学生,他懒得再说什么,转身走上讲台。“上次的其中考试大家考得都不错,希望下次同学们继续努力。好了。”班主任顿了一下,“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我们欢迎新同学。”说完向外招了招手,班上的同学都好奇的向外看。韩林也伸长脖子看,从外面进来一个男生,走了几步站在班主任旁边,转身面对大家。韩林见到沈安落的第一眼,脑袋就蹦出小白脸这三个字。沈安落很白,十几岁的脸上一双眼睛漂亮的不像话,鼻梁高挺,。站在那身板挺得笔直,上身穿着蓝色的外套,下身一条深蓝牛仔裤,手中提着一个黑色书包%2c要多玉树林风就有多玉树林风。班里顿时热闹了,女生相互嘀咕哇好帅啊,帅哥啊,男生则叹道好高啊。“咳咳。”班里一听声音就安静下来。班主任看班里学生不再喧哗,转身让沈安落自我介绍一下。“沈安落。”清冷的声音。班里的同学跟班主任都在等着他接下来说什么,可是沈安落吐完这三个字就不再吭声,嘴唇抿着,眼睛目视前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好酷啊。”一女生脱口而出。班里响起几声笑声。“安静,沈安落你就坐在后面的位置吧。”班主任指着早晨让学生放在后面的书桌对沈安落说。沈安落提着书包,面无表情的走到自己座位边,看了看书桌,从口袋掏出一个白色手帕,在一堆人的注视下擦拭桌子凳子。“瞎讲究。”韩林小声说。“韩林,跟我来办公室,同学们继续上自习。”班主任突然说。韩林脸立即垮下来,秦向拍拍他肩膀,一脸你完了。从办公室出来后,韩林有点委屈,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惹到班主任了,同样的事到他这就严重多了。韩林学习中上,从不捣蛋唯一的算为捣蛋的事就是看小说,韩林不觉得影像别人。总比那些上课跟老师唱反调,欺负同学,打架斗殴的学生好多了吧。揉了揉鼻子,韩林深吸一口气,向教室走去。从教室外就听见自己班级传来的吵闹声,韩林又郁闷了,真该人班主任看看,对比一下他要安静许多啊,到底谁是祸祸班级的人。韩林进到教室时,班里安静了一下,看清是谁后又各干各的。韩林坐到座位上看着秦向不仅抱怨道:“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你还说,我都不知道提醒你几次了,你都钻那书里了,都不搭理我。”韩林撇撇嘴,自己一看书就忘我。“哎。”秦向碰碰韩林,“怎么老班又说你了。”秦向一提,韩林就头疼。“八字不合。”秦向听他这么说,就乐了,估计两人就是八字不合。韩林原来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原先的班主任跟疼儿子似的待韩林,什么事都想着他,就是他上课看小说,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没事就给韩林补课,甚至还让韩林当了班长。为这韩林语文成绩嗖嗖往上升,初一下半年语文成绩是全校第一。可原来班主任一走,新来的班主任就因为韩林收作业晚了,跟上课看小说,就说韩林不尊重他。撤了他班长跟课代表的职务,只要逮到韩林犯错就批,韩林一见他就头大。秦向看韩林掏出书桌里的小说,翻开继续看。无奈的拍了他一下,“你怎么记吃不记打啊”韩林头也不抬,继续看自己的小说。秦向也不管韩林理不理自己,小声说:“这新来的真受欢迎啊,这人一看就是城里人。”韩林一听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刚才班里来了一新同学。“你看他身上穿得衣服,质量就跟咱们的不一样,人还那么白。”在他们认知里,人白就是城里人,村里不管老少都下地,皮肤都有点黑。“你看咱们班那些女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跟看白马王子似的。”韩林回头一看,确实班里女生跟商量好了似的,都看着后面的新同学窃窃私语,不时有人还会羞涩的笑几声。当事人坐在那,头都没抬盯着教室泛黄的墙一动不动,一副与世隔绝的样子。别说这人的侧面轮廓真好看,要说人比人真是气死人,跟他一比班里的男生不是逊了那么一点。韩林就想到了那摆在博物馆的翡玉白菜跟冬天被遗弃在地里打蔫的白菜,不是一个等级啊。下课后,韩林上完厕所,回来路上顺便去水房打点水,就看到新来的同学在校园里转,一派悠闲的样子,可仔细看他像是在找什么。本着要照顾新同学的责任,韩林向沈安落走过去。“找什么那?”韩林上前亲切的问。沈安落看着眼前真诚的脸,两只眼睛黑的亮眼,脑里搜索了一下,不认识。韩林看对方不说话,觉得是自己多管闲事,人估计就是转转学校认识一下新环境。碰了一鼻子灰,韩林也觉得无趣就转身想走。“厕所。”后面传来沈安落的声音。“啊?”韩林转过身脑袋没转过弯,一脸雾水。“厕所在哪?”这下是明白了。要说他们学校的厕所建的地方真的够隐蔽的,上个厕所的绕过教学楼,然后就是宿舍楼,再走差不多五十米,在操场的另一边。韩林一直觉得学校应该弄个指向标,新生开学第一件事除了哭就是满世界找厕所,他们上个厕所跟跑马拉松似的。当韩林把沈安落带到厕所时,沈安落没进去,韩林不解不是着急上厕所吗?回头一看,沈安落那张脸要多黑就有多黑,眉头紧皱一脸嫌弃。唉,富贵公子哥啊。“要不你去女厕所?”韩林打趣道。沈安落瞪着眼看韩林,转头看看旁边的女厕所若有所思。“喂喂,我就是说说,你可别当真啊。”韩林见沈安落那样还真的以为这家伙要去那。铃声响起,上课了。“你快点,里面都没人了,你赶紧的都上课了。”韩林催道。沈安落不情不愿,最终还是憋不住了。走到厕所门口时,韩林在后面说记得停止呼吸啊,引得沈安落看**似的看他。韩林也不恼,就一脸你一会就明白的表情看他。不出韩林所料,不到两秒沈安落捂着嘴出来,扶着厕所旁的一棵树就吐。这阵仗有点大啊,韩林就以为他最多嫌弃一下,没成想都吐了。农村的厕所都是这样,后面一个坑,前面是比坑高的石灰高地,中间有个长方形坑,方便人尿尿大便,跟公共厕所差不多。一个厕所够十几个人上,人多了有的人就在石灰地上尿,厕所一般一星期收拾一次,所以男厕所脏乱臭。“你也太夸张了吧,不就臭点吗,你捂住鼻子不就行了。”沈安落吐了一会,手往韩林面前一放,“水。”哈啊,反应过来时已经拧开自己的水杯递过去。沈安落接过杯子,也没看直接喝,然后噗一声吐出来。“靠,你丫的想烫死我啊。”声音震耳欲聋,吼得韩林一愣。看沈安落眼泪都快飚出来了,手一个劲给嘴巴扇风,韩林想起自己水杯的水怎么也得七八十度,一时有点尴尬,他又不是故意的。沈安落这个气啊,感觉自己嘴里最起码被烫的脱了一层皮。可一看韩林委屈的样子,使劲把那股怒气压下去。“凉水。”韩林被吼得都不敢说话了,听沈安落要凉水就指了指百米外的水房。沈安落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觉得胸口有什么要炸了,他告诉自己忍住忍住。最终沈安落还是去上了厕所,只不过出来后,韩林觉得他脸更白了。回到教室后,很倒霉的是班主任的课,无意外韩林被罚站,沈安落是新来的就免了。韩林觉得自己真够冤的,自己帮助同学怎么就被罚了,沈安落就可以大摇大摆坐在那发呆,要不是这人矫情也不会迟到二十分钟,韩林看着前面坐着的沈安落咬牙切齿。这一天韩林遇到自己的冤家沈安落。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