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肉小说短篇免费,11岁女孩称遭干爸爸强奸 警察问“爽不爽”-新闻中心

肉小说短篇免费,11岁女孩称遭干爸爸强奸 警察问“爽不爽”-新闻中心

互联网 2021-12-01 01:37:00

小莹妈妈担心女儿上学受到嘲笑,而决定让小莹休学。(本报见习记者 潘慧 摄)

“干爸爸强奸案”又起波澜。昨日,受害女孩小莹自称,自己当晚在道滘公安分局新兴派出所录口供时,遭民警语言侮辱:“爽不爽,想不想再来一次?”对此说法,道滘公安分局办公室主任回应称,民警绝对没有说带侮辱性的语言,“可能是小孩听错了。”而心理专家表示,目前对小莹心理创伤的治疗是当务之急。

小莹自述

“他说的是白话我懂”

以下是记者原文转述小莹的自述:

3月28日,大概晚上11点多,他们在外面的屋子里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来了。爸爸、妈妈、舅舅、姑父还有我,被警察带到了新兴派出所。到那,快29日凌晨2点了。我们被分开录口供。是两个年轻的警察哥哥给我录口供,他们有一个穿警服,有一个没有穿,他们不发火,慢慢问我。妈妈刚开始陪在我身边,后来出去了。

我对面的墙上有面钟,差不多快凌晨5点的时候,有个穿制服的警察叔叔,不高不矮,没有戴帽子,短头发,脸上有痘痘,从办公室后门走进来,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把手靠在另外一张椅子上,离我大概2米远。他打断那两个给我录口供的警察哥哥。

他说的是白话,我从小在道滘长大,我全听懂了。

他很大声地问,“小妹妹,那个男的有没有给钱你使?”

我很害怕,望着他,我使劲摇头。我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我一次钱。

然后他又很大声地问我第二句话:“爽不爽,想不想再来一次?”

我没有回答他,当时很想哭。我心头想,如果是你的女儿被别人强奸,你会不会也问“爽不爽,愿不愿意再来一次”的话。我没有回答,只是埋着头,我也没有哭。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哭,要不就会把刚才想好的事情打乱。

我掉了两滴眼泪。

那个警察笑了。两个警察哥哥就骂他:“你神经病,那个小女孩那么小,你竟问人家这个事情?不许再问了。”

那个人从后门走了。我继续录口供。

小莹说,录完口供,她把刚才的事告诉了妈妈。2月29日,小莹母女去新兴派出所,在民警指示牌一栏,小莹一下就指出了那个警察——警号154×××的叶某。

警方说法

“民警当晚绝对没说那些话”

30日,记者前往道滘公安分局新兴派出所采访。经过一个下午的调查,询问当事民警和当晚办案的一个民警后,道滘公安分局办公室主任叶伟均给记者打来电话。叶伟均表示,根据调查结果,“被小莹投诉的民警当晚绝对没有说出那些话”。

叶伟均说,那天凌晨,叶姓警官在隔壁办公室办案,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进去小莹录口供的办公室,叶姓警官承认,因为当晚办案劳累,坐姿是有一点不当,但叶姓警官强调,他用白话问了小莹一下,“你是哪个学校的?那个男的有没有给钱你使?”这样的问话与询问案情有关,没有不妥的地方。

对于小莹提到的“爽不爽”“要不要再来一次”这两句话,叶伟均坚称,这位叶姓警官没有说过。而对于小莹的说法,叶伟均猜测,可能是因为白话的缘故,小莹产生了误解。

案件余波

妈妈决定让小莹休学

受“干爸爸强奸案”影响,小莹妈妈担心女儿上学受到嘲笑,决定让其休学回家。

小莹说,这一个月,自己是在痛苦的挣扎中过来的,“有一次,语文老师叫我上讲台,背古诗词三首,我就连诗的名字和诗人的朝代都没有背出来,而我以前不是这样。”

“老师责怪我,说我每天心不在焉,问我每天在想啥子。”小莹说,她很委屈,因为自从开学第一周的那个黑色星期二之后,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会想起“那件事情”。

“西波被抓了,现在一条街的人都知道莹莹被他糟蹋了。”小莹的妈妈说,一出门,就能感觉背后有人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我担心莹莹去学校被同学嘲笑,出什么意外,决定暂时不让她去学校了。”

“先休学,等把这件事解决了,就带她赶紧离开东莞。”小莹的妈妈望着跟前的女儿,对她的未来充满了担忧。

3月30日,小莹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到东莞市人民医院,“我们说做鉴定,但医院说,涉及刑事案,需要有警方的陪同,才可以做,我给道滘派出所打电话,他们说,叫我等电话。”

[1] [2] 下一页 尾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