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肉文言情小说小说,大爷我是只鼠(小说)

肉文言情小说小说,大爷我是只鼠(小说)

互联网 2021-12-06 16:12:13

    一

    大爷我是只鼠。

    我确实高龄了,我们鼠的寿命,最长的也不过三年。

    我没名字,我们不兴这个,太麻烦。

    大爷我前两天刚刚安顿下来。不得不说,蛮辛苦的。毕竟这次是顺着下水道爬上了十楼。虽说我们天生见不得光,下水道、垃圾场什么的才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所,但谁没有过更好生活的期盼?所以,我们的同胞都各显神通,为口腹之欲奔忙。腊月了,天寒地冻的,得找个人家暂时安顿下来。大爷我不想在凛冽的寒风中哆嗦,我还想着能捞点儿油水。要过年了,人类只要手指头缝松一点儿,就能漏出不少好东西来。之所以选择十楼,是多数人类喜欢自以为是,总觉得楼层高,安全性就高。只要门好、窗好,偷窃的爬不上,蚊子飞不到,更别说我们鼠了,他们不会防备我们。殊不知,我们鼠也懂与时俱进。不然,怎么活?

    看样子这户人家的条件似乎还不错。来的第一天我就发现,这家的女主人有魔法,天天都能从厨房里端出各种各样的美味。什么油炸小河虾、糖醋小排骨、红烧大鲤鱼……差不多就是这些可以把爷的鼻子给香掉的东西吧,可把爷给馋得哟,啧啧啧,真想冲上饭桌去抢!但是我不是很敢。大爷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人类,他们花样太多,防不胜防。

    人类就是聪明,光是吃的东西,他们就有千奇百怪的做法,而且,还护食护得紧,一旦吃不完,就往一个叫冰箱的大柜子里放。那柜门严丝合缝的,连气味都透不出来。大爷我尝试了好多次,都无济于事。

    幸亏有些东西他们是不藏起来的,比如,还没完全晒干的五香花生,就摊放在阳台上的大篮子里。这花生太香了,晒到阳台上的当天,我就悄悄地、一颗颗地把花生转移到了我的秘密阵地,一个堆满了乱七八糟东西的箱子里。

    那天女主人又做了油炸河虾,香味从厨房、餐厅,直飘到阳台。那叫一个香啊,我现在想起来都要咂咂嘴。可它再有诱惑力,我也还是不敢,有什么比命更重要呢?我一直熬到晚上,熬到这一家人都睡下了才行动。

    我溜进厨房,三下两下爬上灶台。真是老天爷垂怜啊,那盘炸小虾不但没吃完,而且正安安静静地躺在灶台上。人类说的“欣喜若狂”应该就是我当时的状态。

    那小虾炸得恰到好处,虾壳酥香脆爽,虾肉鲜嫩多汁,王母娘娘的天庭盛宴恐怕也不过如此。我们鼠辈,能享有这种飘飘欲仙之感的,不会太多。大爷我活了大半辈子,也就享受了这么一次。我不禁佩服起我的眼光和智慧来,这个“新家”,真的是找对了。

    年轻时不懂事,随便找了一家人家“住”进去。那一家,简直是个噩梦,一家人成天吵吵嚷嚷不说,女主人还兴趣爱好广泛。什么烤蛋糕啊、绣花儿啊、画画啊、乐器啊……她全都试过,但是没有一样是干得好的。人类啊,既精明又愚蠢,啥都想要可不就啥都要不着?好比我,如果想着把这家人家好吃的都吃上一遍,估计不用两天,就会被发现了。人们对我们鼠类,可从来都没有半点心慈手软。我亲眼看到我最小的弟弟在饿得眼睛发花之后,为了吃一点点馒头屑,而被粘在一块纸板上。母亲紧紧拽住想要去救弟弟的我,哭着说,她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了,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另外一个儿子去送死。

    打那之后,我就在母亲的谆谆告诫之下,从垃圾桶里找点残渣果腹。然而,人类又玩新花样,搞什么垃圾分类,定点定时投放垃圾。真是恶毒啊,想要对我们鼠赶尽杀绝。不,我绝不能坐以待毙!所以,我冒着生命危险潜进了一户人家,只可惜,那户人家太不靠谱。大爷我不得已再出江湖,幸亏,这次的选择证明我是有远见的。

    六只小虾下肚,有点饱了。但这一盘小虾还剩这么多呢,着实有点可惜。我寻思着拖几只回去,这样就不用每天都费尽心思撑到大半夜再跑出来吃了。但又不能弄多了,时间一长,这玩意会臭的,那就不妙了,容易暴露。两年为鼠的经历告诉我,得惜命,不能作死。

    等到我第十次爬上灶台准备再拖一只小虾的时候,房间里突然有了动静——是水声,有人起来了,我赶紧跳下灶台,不顾一切冲着阳台而去。等我终于爬进自己的小窝藏好后,才想起来刚刚那只拖了一半的小虾还放在盘子外边呢。刚才一心只想着保命,没顾得上那么多,静下来之后,我有点慌了,要命!暴露了!他们会来抓我的,我才刚刚过上好日子啊,难道老天爷觉得我太贪心?

    我彻夜难眠,仿佛有一只小鼠爬进了心里,抓肝挠肺的,搅得我觉得眼前油汪汪的小虾都不香了。

    二

    事实证明,我的胆子实在是越来越小了。拎着心过了四五天,夜深人静时都不敢出来觅食,后来这家人出门了我才敢出来。

    我急速往高柜上爬,那里有我觊觎了很久的半袋面粉。我一边爬一边心驰神往马上就要到嘴的美味,有点得意忘形了。刚爬到柜子边缘,两只爪子没抓稳,骨碌碌地直往地上栽去。这一下摔得可真结实,甚至是尾巴尖儿都疼。

    我以为自己快要完蛋了,摔这么严重,只能躺在地上等死了。这可怎么办,我还没活够啊,到嘴的面粉都没吃到,不行,我不能一直瘫着,得动起来,最起码得爬回家养伤去。我一咬牙,打算先翻了个身。咦?好像能动,我摇摇尾巴,扭扭屁股,抻了抻胳膊腿,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伤得那么严重。既然如此,何不再试一次?毕竟美味当前,机会可贵。

    我小心翼翼地朝着那半袋面粉跑去。这次得小心着点儿,不能再那么大意张扬了。人类有句话说得好,吃一堑,长一智。

    面粉香味在我鼻子里游来游去,我忍不住一再使劲地吸鼻子,我想着,如果能在面粉里打个滚儿,睡一觉,估计做的梦,也会是面粉味儿的。

    我三下两下就重新爬上了柜子,来到面粉袋子前才发现,在面粉堆里打滚之类的事,确实就是做梦。面粉袋口被严严实实地折叠着,用夹子夹了起来。我用爪子使劲地扒拉了几下,也没让那个夹子动一丝一毫。没办法了,只能把袋子咬破了,幸亏我还有尖牙利齿。我刚刚把头探进面粉袋子的瞬间,面粉的香气就像是冲破了封印的猛兽一般排山倒海地朝我扑来。我也无心再去撕咬袋子了,我退出头来,把爪子伸进去转了两圈,扒拉了一点面粉到柜子上。这样,我就可以开始享用日思夜想的面粉了。

    我摸了摸肚皮,满足地了舔了舔嘴角,转身踏上了回窝的路。我吃饱喝足,迈着六亲不认的嚣张步伐,踱回了窝。至于一路留下的面粉脚印,也不想去管了,一饱万事休。大不了,吃完这袋面粉,重新找户人家安顿。

    三

    主人已经回来一周了。

    他们有可能发现了我上次留下的面粉痕迹,因为都两天了,每天晚上出来觅食时,发现大多数能吃的东西都被收得好好的。没得吃是一件大事,没有安全感更是一件让我坐立不安的事。我成天提心吊胆的,真要离开又舍不得,有这么多好吃的人家可不多。再说,重新找户人家也是有风险的。而且,虽然大多数好吃的都被收了起来,但厨房地上的那个菜筐子里,红薯土豆什么的,一直都有。偶尔的,也会有一条小鱼或是一只大虾什么的落在餐桌靠墙那边的角落里。能隔三岔五地吃上这些,我已经觉得幸福万年长了。

    一天夜里,我正要睡觉的时候,隐隐约约地闻到了肉香。

    我看到不远处正静静地趴着一根火腿肠。既然摆在眼前,那当然是把它吃了啊!火腿肠生命最辉煌的时刻,不就是吃着它的人咂巴着嘴说“好吃”的时候吗!火腿肠的香味,正在殷殷地召唤。我意气风发,笔直地冲着那根火腿肠奔去。火腿肠还没进嘴,就听见背后传来“咔嚓”的响声。转过头去一看,才发现这根火腿肠是放在一个小铁屋子里的。主人家真贴心,居然还给我准备了一间小房子,进来之后还会自动把门关上,这是把当宠物养了,哈哈,我从此也是有主的鼠了,可以跟着主人吃香的喝辣的,享尽人间繁华富贵了。我大口大口地啃起了火腿肠,虽说比不上女主人做的好吃,但也算是高端美味了。这是我出生以来吃过最饱的一顿了。

    吃饱喝足,我心满意足地坐在地上揉着圆滚滚的肚皮,打出了一个火腿肠味儿的嗝。吃这么撑,出去散散步消消食吧,不然长太胖,主人不喜欢了怎么办?我站起身,想去把小屋子的门打开。这时才发现,无论怎么用力,也没办法把小铁屋子的门打开——它已经被锁死了。

    电光石火之间,一些碎片从脑子里一闪而过。为什么主人家会陆陆续续地漏出点食物,为什么会突然多出一幢为我准备的小屋子,为什么会有一根肉香四溢的火腿肠。完了……

    我来不及反思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就觉得身体突然腾空,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在我耳边炸起:下作东西,让你天天偷东西吃,看我怎么收拾你!

    责任编辑:龚蓉梅

浙江省桐庐中学高一(2)班陆晏葳(15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