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薛婉婉白夜的鬼小说,灵婚当嫁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白夜,薛婉婉)

薛婉婉白夜的鬼小说,灵婚当嫁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白夜,薛婉婉)

互联网 2021-05-08 09:31:30

主人公叫白夜%2c薛婉婉的小说是《灵婚当嫁》,本小说的作者是苏二喵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你胡说!我根本不认识你!我想也不想就否定,你说我是你的人,有什么证据?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了!男鬼幽幽开口,从你出生的那一刻,你就注定是我的人,不信的话,看看你的后背是不是有...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万念俱灰,放弃了抵抗,不再作声无谓的挣扎。双眼瞪圆,呆呆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那中年男子一边亲吻着我的脖子,一边摸索着去碰我。这时全封闭的房间里突然吹过一阵阴风,寒意森森,让人不由得后颈发凉。

男子动作一僵,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他不禁面露狐疑之色。

房间里面的温度仿佛在一瞬间下降到了零点,床边的粉红色纱幔无风自动,气氛有些诡异。

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紧张的盯着那中年男子。

他突然两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嘴巴长得很大,舌头伸得老长,一双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窝里面掉出来,脸色白得吓人。

啊!我吓得惊叫出声,拼命的想要挣脱束缚着我的手铐。

有血缓缓的从男子的嘴角渗出,他的瞳孔一点一点的放大,最后涣散,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气息全无。

好好的一个人就在我的眼前离奇死亡,恐惧无以名状。

我的女人也敢碰,死有余辜!耳边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我听出正是夜里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男鬼。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人?我连大气都不敢踹,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围,生怕那只男鬼会突然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怎么?我帮你杀了他,你不高兴?男鬼虽然没有现身,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应该就在我的旁边。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在我的眼前!怎么可能高兴?再这样下去我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我不需要你帮我杀人,请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鼓足了勇气对他吼道。自从被他缠上以后,我的身边就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不需要?对方的语气冷厉了几分,明显不快,难道你情愿被他霸占了身子也不想我救你?

我愣了一下,陷入了沉默。其实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我确实萌生过一丝邪念,我希望他能出现替我化解危机,但是我没有想过要杀人。

哼。男鬼嗤笑一声,不管你愿不愿意,这都由不得你!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

你胡说!我根本不认识你!我想也不想就否定,你说我是你的人,有什么证据?

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了!男鬼幽幽开口,从你出生的那一刻,你就注定是我的人,不信的话,看看你的后背是不是有一个彼岸花的胎记。

他说的没错,我的后背心确实有一个巴掌大的印记,可是我爷爷说这是我小时候贪玩被烫伤的,并不是什么胎记。因为在背后,我也没怎么在意。

你早就看过我的身子,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伤疤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还是不相信他的鬼话。

信不信由你!男鬼懒得跟我辩驳,沉声道,你只要记住,我叫白夜,是你的夫君就可以了!

说完,我感觉到手腕一冷,手铐应声打开。男鬼的气息顿时消失了。

我看着地上的尸体,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趁着还没人发现,赶紧将床单撕成条状,捆在一起,从窗口逃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我手机被他们拿走了,身上只有十几块的零钱。这一带非常的偏僻冷清,大马路上连一辆出租车都没有。我怕那些人发现我逃跑了会来追我,咬紧牙关,疯一般往城区跑。

此时我就穿着一件卡通睡衣,外面披着一个外套,脚上还套着毛绒拖鞋,头发乱糟糟的像鸡窝,被人看见肯定会以为我是哪个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患者。

跑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并没有人来追我,我终于松了口气,站在路边的站牌下休息一会儿。

边上有一个路灯,幽幽发着白光,大概是坏了,忽明忽暗。我一回头,发现灯柱后面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

那小姑娘小脸圆嘟嘟的,头上扎着两小辫子,穿着紫色的公主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我,非常的讨人喜欢。

我看她孤身一个人,担心她是迷路了,于是走过去问: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姑娘不说话,只是对我轻轻摇摇头。

我又问:那你知不知道你家住在哪里?要不要我带你去找警察叔叔,帮你找爸爸妈妈?

说到爸爸妈妈,小姑娘乌黑的眼睛动了动,似乎有些反应,不过她还是直勾勾的望着我没有说话。

看来这小姑娘戒心还挺重,不跟我这个陌生人说话。

为了获取她的信任,我又陪她说了一会儿话,她好像对我也不是很排斥,还默许我牵了她的手。不过她的手好凉啊,大概是大晚上在外面呆太久了。

我的运气还算好,没过多久,我就在路上拦下了一辆私家车。

车主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开着一辆黑色的宝马,看样子应该是个富二代。

您好您好,先生,我错过了末班公交车,看您也是回城区,能不能顺带捎我们一段?我态度十分恳切道。毕竟这么长时间才见到这么一辆车,要是错过了很可能整晚上都没有其他车子从这里经过。

那富二代先是有些不耐烦,不过盯着我看了两眼,目光落在我胸前,嘿嘿的笑了笑道:好说好说,为美女效劳乐意之至,上来吧。

虽然对方的眼神让我感觉有些不自在,不过没办法,总比被那些人追上落在他们手里强。

我忙不迭的道谢,牵着那个小姑娘一起上了车。一进车门,我就闻到了一股酒精味,看样子,这富二代是酒驾。我犹豫了一下,想要下车,心想着不管怎么样还是生命安全最重要,万一出个什么意外我找谁哭去。可是那小姑娘却拉了我一下,意思是不让我走。

我想想也是,人家一个小姑娘,在这偏僻的地方迷了路,心里肯定很害怕,迫不及待的想回去,于是就忍住了。

我姓梁,梁少伟,大家都叫我梁少,美女怎么称呼?那富二代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我礼貌的回话:我姓薛,您随便怎么称呼。

薛小姐,大晚上的兴致这么好?在外面散步呢?梁少伟痞痞的笑了笑,回过头看我一眼,就像看着红灯区的失足少女一样。

我一个姑娘大晚上的出现在这种地方,确实会让人有不好的瞎想,可是下午遭遇的那一切我又不能跟别人说,反正误会就误会了,萍水相逢一场,没必要解释那么多。

这边晚上空气挺好的,我经常来这里散步。我面不改色的随口胡诌。

梁少伟也不知道信不信,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转过脸重新发动车子。

说实话我就是一个穷逼,迄今为止坐的最贵的交通工具就是地铁,像这种豪车还是第一次坐,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他猛地一踩油门,车子直接冲了出去,吓了我一大跳。再看码表,最低一百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一带限速是八十。好在附近也没有测速探头,不然酒驾加超速,足够他去警局喝一壶的。

薛小姐,别紧张嘛。梁少伟边开车边跟我聊天,我局子里面有人,撞死个人都能摆平,超速什么的小意思啦。

我尴尬的笑了笑,只当他是酒喝多了说胡话。

这时我旁边的小女孩脸色突然阴了下来,半低着头,浑身微微有些发抖。

那个梁先生,能不能麻烦您稍微开慢一点?我怕小女孩晕车不舒服,忙客气的对梁少伟道,这里还坐着一个小孩子,你开太快了恐怕她受不了。

梁少伟哈哈哈笑了起来:薛小姐,你真会开玩笑,这里不就是你跟我两个人么?哪来的小女孩?哦——我懂了,是你的心里还住着一个小公举吧?

他这句玩笑话我听了却半点笑不出来,透过前面的后视镜,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旁边,确实空空如也,哪有什么小女孩?

我脖子僵硬,后颈发凉,缓缓的回过头。只见旁边的小女孩脸色青紫,浑身是血,脸像是被什么东西挤压了一般,呈现一种扭曲的形态。她的一颗眼珠子垂在眼窝下方,手和脚也不同程度的断裂,看上去就像一个破烂的布娃娃。

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以后,那小女孩脖子僵硬,转过来,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啊——我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了,原来刚才一直被我牵着的小女孩竟然只鬼!

怎么了薛小姐?梁少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猛一踩油门停了下来,还好我提前系了安全带,没有扑出去。

鬼!鬼!有鬼!……我惊恐万状,下意识的往后退,手胡乱的摸索着,想要打开车门逃出去。

鬼?什么鬼?薛小姐你别开这种玩笑。梁少伟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毕竟在这荒凉的地段,只有两个人大活人,我突然这么一惊一乍,他心里多少有些发毛。

那小女孩回头冲我咧嘴一笑,阴森恐怖,我声音发颤,拿腿蹬她:别过来!别过来!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别害我……

而那小女孩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她像一只节肢动物一样,沿着座椅缓缓的向梁少伟爬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