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虐心且带肉的古代小说,求推荐,古代虐身,虐心小说有哪些?

虐心且带肉的古代小说,求推荐,古代虐身,虐心小说有哪些?

互联网 2021-10-25 08:53:56

我当着他的面,用力把刀刺进了我的胸口。

眼中最后的画面,是他惊恐的眼神和扭曲的脸。

我知道我杀不了他,但我知道怎样能让他更痛。

楚群挽着他的皇后举行登基大典的时候,我正在后宫里煮茶。

盛大的宫乐和山呼海啸的万岁声被隔绝在门外,台案上红泥炉火兹兹跳跃,香气从汩汩沸开的茶汤里散发出来,溢满了整个寝宫。

我曾为他煮酒七年,他笑称我煮的酒就是得胜酒,只要他喝了,每一仗则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后来,他从一个商贾纨绔变成了今日的皇帝,我却发现……

我不想煮酒了。

酒可醉人,茶能醒人,酒不如茶。

我端起杯子,热茶入喉,连我心里最后一丝涟漪都静了下去。

门开了,楚群走了进来,他脚步有些踉跄,宫宴想必喝了不少酒,见我没有起身,他轻咳一声。

「涟依,朕……我宫宴结束就来你这了。」

楚群语调里的讨好和那一身龙袍格格不入,曾经的他可从没有过半分软语,永远地杀伐果断,桀骜不逊。

哪怕是对我这个枕边人,他也向来是高高在上的,像是天选皇命血液里就流淌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曾经我沉溺在他的魅力里不可自拔。他一颦一笑,我甘之如饴,他一言一行,我都奉为圭臬。

可现在,我宁愿他走入坤安宫陪着他那美若天仙的皇后,免得在这耽搁我品茶赏景。

「天色已晚,皇上还是回宫早点休息。」

他正屈膝要坐的动作明显僵了一下,脸上的不悦一闪而逝,终究还是坐了下来。

「你是我的妻!」

沉默半天,他憋出了一句话,嘴角都是发颤的。

我已经拒绝他三个月留宿了,他极好面子,绝说不出主动留下的,『你是我的妻』这应该是他极限了。

可我却觉得好笑,你的妻?那坤安宫的新人莫不是个摆设?

我实在没心思和他较量,索性点点头,站起身就走,却被他一把拉住。

他力气极大,我皱眉迎上他凌厉的目光,淡淡开口:「皇上若是想在我这睡,我去吩咐人铺床。」

「你还要和我赌气到什么时候?我都说了,我不喜欢安溪瑜,皇后的位子只是交易。你不想参加大典,我也允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你曾经吃醋可不是这样的!」

我都快忘记自己吃醋是什么样了。

恍惚记得当年楚群刚打下半壁江山的时候就带回来一个官妓,我把整个军营都闹翻了。一哭二闹三上吊颇像个市井村妇。

楚群没见过平日温婉听话的我有这般模样,反而很新鲜高兴,最后打发了那官妓,用了一整车的青梅将我哄好。

那终日刀光染血,戎马倥偬的日子,却在一笑一闹的碰撞里美得发腻,仿佛军营的风都是甜的。他每次出战,我连心都恨不得挂在他身上,护着他平安吉祥。

只是现在,我已经像这院中的井,喜欢上岁月静好,波澜不惊,不愿意让任何人打扰。

哪怕是楚群,也不行。

2.

「我没生气,也没有吃醋,楚群。」

他垂下眼睑,似是有些失望。可听到我喊他名字,僵硬的脸还是柔和下来,拉着我的手,语气带着极克制的温柔。

「你的位子我定的皇贵妃,算是副后,吃穿用度和皇后是一样的。」

我还沉浸在回忆里,半天没有说话,他等了我许久,语速加快说道:「你喜欢什么,需要什么,直接跟内务府说,不必来报我,还有你见皇后,也不必行大礼。」

我点头。

他拧眉看我:「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我倒了一杯茶,把杯子推到他的面前,「需要我跪谢皇恩吗?」

他眼角一颤,握住茶杯的手攥出青筋来。

随即起了身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几步后又站到我面前,俯下身一掌拍在桌子上掀翻了茶杯:「我不想喝茶,我就想喝酒。涟依,我想喝你煮的青梅酒!」

我拿起抹布轻轻擦拭着桌子,心里默念了几声可惜可惜。

那青梅酒必须是每年八九月份取最当季的梅子酿制,封存到腊月寒冬,方可取出饮用。

「最后一坛青梅酒已经喝完了。抱歉,今年梅子熟的时候,我在冷宫。」

寝殿的炉火很重,温暖如春,可楚群听着我的话,脸色开始发白,他薄唇翕动了一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喝茶吧,茶比酒好,不伤身。还有……」我抬眼直视他:「我应该,酿不出得胜酒了。」

3.

楚群走得很急,急得穿过院子门的时候差点滑倒,跟随的太监宫女瑟瑟发抖地跪了一地。

他没有对奴才们发火,却失态地吼了一句:「给朕烧了冷宫!烧了冷宫!」

那一夜下了鹅毛大雪,我倚在床前,看到冷宫的方向浓烟四起。那关了我整整一个秋季的冷宫化为了灰烬。

呵,楚群还是那个楚群。他金口玉言,他想要的没有人敢违逆。

大概唯一的意外,就是我。

焚一座宫殿,和他下旨屠杀了一万死囚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不巧,我的养父也是这一万死囚中的一员。

我是个孤儿,是身为侍郎的养父将我养大。可惜养父是保皇党,密谋诛杀楚群失败,被他关了起来。

我求了他三天三夜,他终于答应放过我养父,准他远走乡野。

可就在我偷偷准备盘缠的时候,他亲自赐的毒酒已经送到了养父的口中。

我不恨他,成王败寇向来如此。

我只是无法接受,他用我做饵,让我养父露出了马脚。

之后我被他关在冷宫三个月,别人在冷宫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可我却觉得这三个月是我过得最踏实,最平静的时候。

直到他亲自登门来接我,告诉我他要登基了,他也要立后了。

那个皇后,不是我。

皇后是他盟友邻国靖国的公主,他和靖国皇帝早就定下的交易,我应该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我向来晓得,自古君王多无情。那些糟糠微末之时的慷慨许诺,在巍巍皇权面前不值一提。

楚群预料的我会大闹皇宫的戏码没有上演。

我只是乖乖地跟他走出了冷宫。

当时他有多欣喜,现在就有多愤怒吧?但是对我来说,都不再重要。

4.

那场大火烧了一夜,楚群想把我和他的所有嫌隙付之一炬。

其实我挺想告诉他,都说叫不醒装睡的人,但是真正醒来的人,再让她回到原来睡梦中,也是绝无可能的。

雪很大,遮盖了冷宫的灰烬,我走过宫墙边,留下一串浅淡的脚印。

梅花盛开顺着指头爬过了屋檐,宫外想必已是春色渐浓了。

我突然有点憧憬。

如果我从来没见过他,该多好。

5.

我还是去和皇后见了礼。

楚群下旨不让我行大礼,让满朝文武很不满,是以整个皇宫的空气都是低沉的。

以前我在军中给楚群忙军需、忙粮草、忙医政,忙得四脚朝天,现在彻底闲下来也无聊至极,多个人说话也好。

安溪瑜很漂亮,雍容华贵,坐了那个位子也自带了皇后的威严。她待我不错,妹妹长妹妹短很是热情,还留下我用晚膳。

「妹妹,这是姐姐我亲手熬的杏仁莲子粥,你一定要尝尝。」

我端起粥还没送入口中,一阵玉珏的叮当碰撞声,楚群几乎是跑了进来,一把握住了我端碗的手腕。

他脸色如常,可眼角泛着我熟悉的猩红。

他在强压着震怒。

宫人们哗啦啦地跪倒请安,安溪瑜也慌得站起身施礼。楚群说了几句官场话,借口要喝我的凝神茶,直接带我回了寝宫。

关上了宫门,他的脸才黑得彻底,「怎么你就这么想往安溪瑜身边凑?」

「我说了,你不用见礼、不用请安!各种大典,尤其是安溪瑜必须出现的场合,你都可以不去。她要仗皇后的位子逼你,你就搬出我来,我不是给你一把尚方宝剑吗,随时带着!」

看着他跳脚,我突然觉得好笑。

人家都想后宫和睦,姐妹恩爱,可他这幅模样却让我有点看不懂了。

我拍拍他的衣袖:「是我自己要去的,晚膳也是我同意留下的,皇后对我不错。」

他瞪大眼睛盯着我,似乎要透过我的表情判断我是否真的不在意,不吃醋。

我真的半分情绪都没有,他看出来了。猛地甩开了我抓住他衣袖的手,抖了半天的薄唇挤出几个字。

「你就不怕她下毒?如果她对孩子不利怎么办?」

我轻叹口气,有些可怜安溪瑜,被自家男人这般防着……

突然,我心猛地一跳,不可置信地看向楚群:「什,什么孩子?」

「你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楚群甩袖暴躁得像个孩子,一副恨铁不正刚的模样:「你葵水三个月没来了。我要不捅破,你还不想告诉我对吧?那可是我楚群的孩子,将来的太子!谁也别想害他!」

我凝视着他缓缓开口,「你怎知我三个月没来月事,我在冷宫你还在监视我?」

他蓦地噤声,嘴唇张了张没再说话,只用小心翼翼的目光看我。

我经历了养父惨死丈夫背叛,那三个月我像是涅槃重生般心如死灰。但是我的身体确实失调了,我没来月事。后来出了冷宫,我找御医看过,如今已经恢复了正常。

粗砺如楚群,何时关心到女人这小小月事上来了?若是曾经,我恐怕要感动至极。

而此刻,我只觉得浑身的不自在,像是有无数只眼睛藏在黑暗中,时不时地窥探我,防不胜防。

「这整个皇宫都是你的,我自然也是你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也不会自杀,我爹也死了,我更不会卖国。所以,皇上不必劳神费力地看着我。」

我转过身去,仿佛没有看到他藏在宽大龙袍下已经攥紧的拳头。

「还有,我没有怀孕,不信你可以去问太医。」

上天不会那么不开眼,让我这时候怀上他的孩子。

毕竟,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在这座富贵笼里,能活多久。

他从后面抱住我,紧紧地把我裹进怀里,我感觉到他的下颌轻搭在我肩头,声音像是从鼻腔里发出。

「涟依,你竟不信我了,我们什么时候到这个地步的……」

是啊,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信任二字竟离我那么远,就像是一场梦。

那个梦里的我,策马奔腾在广袤草原上。他挥动着王旗,我抱紧他的腰,胜利地呐喊声就在我们身后,可沉浸在我耳边的,只有他高亢的歌声。

我能在他的歌声里沉醉。

可此刻,他在我身后,我心里却再无涟漪。

我默了默:「你不喜欢我去坤安宫,我以后就不去了。」

「涟依,你想要什么?你跟我讲,只要你跟我讲,我要你跟我讲!」

他突然转过我的身体,那么近地看着我,眼眸里似乎燃起一团火热,藏着巨大的希冀。

他说得情真意切,我能感受到,他真的想给我最好的。

只是帝王的赏赐是一柄利剑,稍有不慎会被砍的体无完肤。

而我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山珍海味富贵荣华已经不缺。

我总不能要求:你能少来我这串门吗?

窗外的喜鹊啾啾,划破这片刻的寂静,也给了我提示。

「……我想去宫外走走。」

6.

我拒绝了楚群提议的游猎,我就想安安静静地踏踏青赏赏景。

这次楚群没有跟随,靖国的使者来商议国事,楚群走不开。

他指派了一队便衣人马,亲自送我到宫门,嘱咐我日落之前务必回宫,注意安全,小心谨慎,玩的开心等等等等……

听得周遭侍卫都低了头,大概在腹诽他们的皇帝陛下竟也有这般婆婆妈妈的时候。

楚群有些遗憾他不能陪我同去。

我却求之不得。

7.

京郊有一处梅林,这个季节最是浪漫。

游客不多,三三两两,成双成对,也是心仪男女出游谈情写意的好去处。

只可惜这些人绝没有任何的真情实意,毕竟那个倚靠在梅树边读诗的少年,我曾在宫中见过。

楚群他终究还是不放心我。

我也不去管,只玩我的便是。

梅花争艳,偏赶上这一场大雪,银装素裹里的风都是甘甜的。

可我还没来得及呼吸下这自由的空气,就被人掳走了。

能在楚群重兵乔装下带走我,这人的能力可见一斑。

梅林之外有一处小溪,在小溪旁的一处茅舍里,我终于看清来人。

他穿着一身青色短打,罩着黑衣大氅,怀中抱剑一脸的桃花笑春风。

我惊喜至极:「师兄!」

我养父的徒弟,我的师兄,姜梓初。

他竟然还活着。

我师兄是个真正的君子,不惜名禄,不爱世俗,像一个独行侠客。他和我养父虽有师徒之谊,但他完全没有养父的愚忠保节。

他过得恣意妄为,尤像一只鹰隼,无拘无束又了无牵挂。

「师妹,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我们围炉而坐,叙起话来,从小时候他给我偷甑糕挨骂,到他在各国的所见所闻。他还是那么风趣幽默,我沉寂的心也难得多了一丝轻快。

炉子上的水开了又开,炉火续了又续,再抬头时,窗外的月色已经浓了。

「师兄,我该回去了!」

他点点头笑着说:「听说你煮酒一把好手,其实我更好茶,但你煮酒的话,我再不喜酒也是要喝上三杯的。」

「我已经不煮酒了!」我抢过他手边的茶叶罐,笑道:「走之前,给你煮一壶茶吧。茶比酒好,茶香是真的,酒香睡上一觉就散了。」

茶煮好给他倒一杯,师兄接过去却没有喝,淡淡地问我:「过得不开心吗?」

「还好。」

我淡淡地笑,算是还好吧。

师兄不再说话,外面响起了马车的声响,接我的车驾来了。

师兄送我出了门,我让他止步,实在不想给他找任何麻烦。

上车之前,我吩咐赶车的车夫快一些走,日已经落了,恐怕回去跟楚群又要一番解释。

那车夫跪倒在地,声音有些抖:「皇上已经候您多时了。」

门帘被掀开,楚群的身影隐藏在昏暗的车厢中,月光映射不进去,我看不清他的面容,只看到一双眼底渗红的眼眸。

8.

「不是预谋,不是策划,更不是刻意安排。我和师兄碰巧遇到,故人叙旧聊得开心,过了回宫时间,抱歉。」

回宫后,我解释了一遍,便不再说话。

我答应他日落返回没有做到,其他的我无愧于心。

路上楚群一句话都没说,可他的眼神,明明是带着杀意。

可回宫后,他亲自给我盛了莲子粥,脸色已然看不出任何的不开心。

「喝点暖暖胃,在外一天没吃东西,可别累坏了。」

「这是你最爱吃的荷叶鸡,哦还有糯米糍粑,清新藕……」

他不断给我布菜,他夹什么,我埋头就吃什么,只是最后拒绝了他的酒。

他把酒杯递到我的嘴边,眼神中带着小心翼翼:「这是我亲自酿的酒,用的是我让人从南边贡来的青梅,涟依,你尝尝。」

「我喝茶就好。」我轻声拒绝。

「你是找到那个愿意和你喝茶的人了,是吗?」楚群语气温和,却捏碎了手中的酒杯,任由碎片划破手掌,血和酒顺着他的胳膊灌入袍袖里。

我起身便往外走:「臣妾去叫太医。」

「你就不怕我把姜梓初杀了?」

楚群的声调平静得毫无感情,我站住脚步猛然回头看他:「他没有犯罪!」

「他是程询徒弟,也当谋反论处。」

「你明明知道,他跟我养父什么关系都没有!在你还是个纨绔流连市井的时候,他就离开我养父了。」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语调归于平静:「不过你是皇上,你想让谁死,也不必非找什么理由。」

我转身走得很急,他的语调更急:「我可以不动他,只要你,涟依只要你能跟我好好的,就像是在军营的时候……」

「皇上!」我咬紧牙关一字一顿:「你又要跟我做交易吗?」

「真是轻车熟路啊……」

「不过还是算了吧,杀不杀在你一念之间。毕竟,你哪怕答应了我,还是杀了我养父。」

9.

我是真的想激怒楚群,因为我太了解他了。

他真的想杀姜梓初,谁也拦不住。也许只有我彻底不在乎,还能击中他心里一丝柔软。

他对我而言,已经无所谓爱恨。

可现在,我能救姜梓初的唯一凭仗,却还是他对我仅存的在乎。

这件事过后,生活似乎归于平淡了。

我多方打听,没有听到姜梓初被捕遇害的消息,我觉得大概是我赌赢了。

一转眼春暖花开,吹面不寒的季节来了。

欣欣向荣的景象让我心情也跟着轻松了起来。那次梅林遇故人之后,楚群似乎有意冷淡我,夜夜留宿在坤安宫,倒是越发有明君贤后恩爱典范的意思。

我乐得清闲,不知不觉就已过了清明,到了我的生辰。

在军中的时候,楚群带着众将领给我庆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别有趣味。今日,在这深院之中,我就给自己备了一碗长寿面,权当度过。

可面还没吃,礼乐就响了起来。太监开始一箱子一箱子的往我屋子里抬东西,金银软细,样样俱全,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宝。

这让我想到楚群给打了胜仗的将领大赐特赐的情景。他依旧善于用真金白银收买人心。

但是对我,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破费。

我打算让宫女换卖了银钱散给穷苦百姓,也算给他积点功德。直到在可那堆积如小山的礼物里,我发现了一把剑,银色剑柄上雕刻着梅花的剑。

这是我师兄的贴身爱物,他说过:剑在人在,见剑识人。

顷刻间,我觉得心口堵的厉害,脑袋里嗡嗡作响。

他,终归还是杀了我师兄。

他给我师兄的剑,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他永远永远的,都是那个不容半分违拗的楚群。

我最后的,唯一的一个亲人,他也不肯留给我了……

10.

太监催促我说皇帝皇后准备了宫宴,要为我庆贺生辰。

炮声隆隆响起,凯旋乐竟然从我脑海中响起。

那是我亲自谱的曲,楚群填的词,他打天下的时候每一场胜仗都会奏响这个乐声。

嗓子发腥,心里翻腾得厉害,我强忍着没让这口血吐出来,周围的一切都听不见了。

踉跄着跟太监去了宫宴,看着楚群走下御座来迎接我。

没有看到安溪瑜的身影,我也顾不上别的,只直勾勾地看着楚群,他脸上的表情是欣喜的。

他的薄唇一开一合,速度极快。

我听不太清,只听得,皇后,天下,涟依,还有姜梓初……

他突然抱住我,拥得很紧,喊着我的名字,可我仿佛看到了师兄倒在血泊中瞪大眼睛看着我的样子。

我拼尽力气猛地推开了楚群,掏出了那把他赠给我的龙纹匕首。

楚群的笑容瞬间僵硬,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声音喑哑。

「涟依,你要杀我?」

「为什么,为什么我唯一的亲人……」我听见自己的声音仿佛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猛地吼道:「你都不能留给我!」

可那一声之后我就像是散尽了浑身的力气。我知道我不能杀他,我也杀不了他。

我下不去手。

但我知道,怎么做能让他痛。

我握起匕首,猛地往我胸口刺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