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言情小镇,言情小说看多了好吗?

言情小镇,言情小说看多了好吗?

互联网 2021-09-27 21:20:37

初见江小川,她就认定这个公司最年轻的中层领导就是自己人生剧本里的「霸道总裁」。

她醉心于玛丽苏剧情不可自拔。所以,小川越是霸道,她越喜欢。

没想到有一天江小川的「伪霸总」人设竟然彻底崩了。

认识陈思雨时,江小川 27 岁,身份是她的「同事」加「老板娘的表弟」——没错,他们公司的大 boss,是他的表姐夫。

仗着亲戚关系,拿着优厚的工资,江小川膨胀了。

他每天雄赳赳气昂昂走进公司,外人见了那架势,还以为他才是老板呢。每当这时,他总是忘记一件事:这份工作是他父亲拉下老脸找表姐求来的。

在公司里,别人管老板叫「老板」,他叫「哥」,用这样的方式表现自己特别的地位。

而每天,头一位见证江小川「谜之自信」的,就是那个叫陈思雨的女孩。

陈思雨是公司新来的前台,当时 20 岁。

来应聘的时候,思雨大专还没毕业,一张小脸正是俏丽的时候,笑起来露出小虎牙,带着年轻女孩莽撞的冲劲,特别可爱。

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满眼都是花花世界,是万般美好的生活,以及不期而遇的甜蜜爱情。

毫不意外,「小前台」喜欢上了「年轻有为」的男同事江小川。确定自己心意的当天下午,陈思雨就向江小川表白了。

不仅表白,她还付诸行动,每天都跑去他的办公室找他聊天,隔三岔五地给他带些小零食,温暖得就像一颗发光发热的小太阳。

一个年轻女孩的示爱,让江小川如坠云雾,自我感觉好到了极点。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甘心接受这份爱——当时,他还在锲而不舍地追求自己大学里的初恋。

他满心想着,「我现在有了体面的工作,拿着不菲的收入,拥有同事的尊重;我表姐家财万贯,姐夫对我也十分器重。这样的我还有什么不完美的?」

不管初恋对他多冷淡,他都追得毫不动摇。

在这场你追我赶的游戏里,江小川追着初恋,陈思雨追着他,初恋拒绝着他,他拒绝着陈思雨……每一个人都目标坚定,乐此不疲。

江小川终究没有成功。

初恋用一段连珠炮似的吐槽彻底终结了他俩的关系,「江小川你别来纠缠我了!你神气什么?车是你的吗?公司是你的吗?你每天在我面前吆五喝六的,不就是想显得你牛吗?说破了天,你就是富亲戚家的打工仔,动不动就把『几个亿的大项目』挂在嘴上,装什么成功人士啊!咱俩不合适不是因为你没钱,而是因为你大男子主义穷嘚瑟的那股劲儿。说到底,你爱的是我吗?你要的不是爱人,是能配合你演戏的戏子、能满足你虚荣心的瞎子!」

说完这些,初恋就把他的微信拉黑了。

江小川盯着手机屏幕,半天没缓过神来。

这时候,陈思雨像往常一样晃悠进他的办公室,完全没看出他的异样。

「晚上咱们去吃饭吧!公司附近新开了一家川菜馆,我们去尝尝?」

阳光斜斜洒在桌子上,有细微的尘埃飘浮在暖橙色的光柱里。陈思雨有一头好看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肩上,微微泛着光。

江小川抬起头来看着她。这姑娘的眸子又黑又亮,像小鹿的眼睛。

他心里一动。

他终于看懂了陈思雨的目光。那里不仅有浓浓的爱意,更有令他最舒服、最渴望的——「崇拜」。

「天涯何处无芳草。我江小川还能折在你这儿?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抢手,有多少姑娘喜欢我?我这么好,不跟我在一块儿有你后悔的!」想着初恋那张脸,这男人在心里发狠。

他迅速整理了情绪,冲着陈思雨微微一笑。在确定自己的表情气质都到位了之后说了句,「好。」

在酒店一坐下,江小川就大手一挥:「想吃什么随便点,别客气。」

陈思雨开心地笑了,把招牌菜点了个遍。

她知道,江小川是公司最年轻的中层。她认定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人生剧本里的「霸道总裁」。

她醉心于玛丽苏剧情不可自拔。所以,小川越是霸道,她越喜欢。

把一长串菜名报给服务员之后,她转头问他:「咱们喝点什么啊?」

「来几瓶冰镇啤酒,再来一扎鲜榨奇异果汁。我喝点儿酒,你就别喝了,喝果汁吧。」

思雨答应着,心里有种微妙的甜。有个能做决定的男人,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真好。

这一晚,江小川边吃边讲他从前的生活。从小学打架到初中逃课,从高中抽烟到大学谈恋爱挂科……在他的描述中,自己就是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浪子。

陈思雨听得格外入神。

她简直爱惨了这样的江小川。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坏了半辈子」的男人,会时不时嘱咐她「慢点儿吃,别烫着」,会自然地为她递纸巾、倒果汁,这种温柔的反差太致命了。就连他叼着烟开啤酒瓶盖的样子,在她眼里都帅得要命。

酒过三巡,江小川有点微醺。他借着酒意靠近思雨,说话声音又轻又柔:「你喜欢我什么?」

陈思雨也有些醉了。江小川的靠近让她既开心又紧张。但她不怕。

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酒香混着烟草的味道,她说:

「我觉得你特别爷们儿,做什么都很厉害。而且你能力特别强,这么年轻就做到了公司的管理层。我最崇拜有能力的人了!」

江小川的自尊心彻底膨胀了。

他本想着再吹嘘一下自己和老板的关系,但女孩说的后半句让他又把话憋了回去。

他嘴角忍不住上扬,心想:「没错,我就是这么优秀。」

一顿饭结束,陈思雨春心萌动,江小川心满意足。

他们的恋爱,水到渠成。

江小川发现,当自己放开了对初恋的执念,眼前的女孩似乎是个不错的恋爱对象。

她快乐、单纯,长得也不错。

最关键的是,她把他当作偶像一样崇拜。

在这段关系中,掌控着全局的人,是他江小川。

这太爽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他俩在同一家公司,还是自家亲戚的公司。这种情况下,搞办公室恋情格外不合适。

所以,陈思雨的前台工作是不能再继续干了。

这天下班后,两人照例一起吃饭,然后去电影院打发时间。

影厅里的灯光暗下来。在巨大的音响轰鸣声中,江小川转过头去说:「亲爱的,咱俩谈恋爱这事公司上下都知道,你再在公司工作就不合适了。找个时间,你把活儿辞了吧。」

陈思雨沉浸在电影剧情里,一时没反应过来。她侧了侧身子,目光还紧紧地盯着屏幕:「嗯?你说什么?」

「我说,你尽快把工作辞掉吧!」小川往她耳边凑了凑。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陈思雨居然立刻就答应了,半点儿也没犹豫。他本以为要花些气力才能劝对方辞职,毕竟这工作干着轻松,收入也不错。另外,他也担心陈思雨会愤愤不平——毕竟现在很多独立女性,都十分看重自己的职业发展。

然而,陈思雨干脆地答应了辞职。这场谈话猝不及防地结束了。

大银幕不断闪烁。电影情节进入了高潮部分,正派和反派在激烈地对抗。

小川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再说点什么:「你不觉得可惜吗?跟我谈恋爱,结果工作没了。」

陈思雨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得露出了虎牙:

「我就喜欢天天守着你,给你做好吃的!你不是也说过嘛,结婚以后你主外、我主内,那我这工作辞不辞的,还不都听你的。我闺蜜们都结婚了,怀孕的都好几个。等咱俩结了婚,也赶紧要个孩子,这样我能当辣妈了!」

从辞职一下说到生孩子,江小川有些跟不上趟。

他想到了自己的初恋,那个每天都在谈工作、谈理想的女孩。在她的人生规划里,有职业发展、有拼搏、有诗和远方,但似乎就是没有生孩子、做妈妈,当然更没有他江小川。

在这一点上,陈思雨和她完全不一样。

「没想到思雨年纪不大,家庭观还挺传统……」小川想。

第二天,江小川就在公司正式宣布了他和陈思雨的恋情。

同事们互相递眼色,那表情仿佛在说「我们早就看出来了」,嘴上不停地送着祝福。

没过多久,二人就开始筹备婚礼了。

正应了那句老话,「钱到用时方恨少」。

平时吃喝玩乐不觉得,几百几千花起来不痛不痒。可一碰上结婚这样的大事,江小川就看着自己的银行余额蹙起了眉头。

2018 年,赶上行业整体下行,公司营业额大幅缩水,小川的收入也跟着直线下降。

他在纸上列出了结婚需要准备的东西。

头一样,房子,就让他彻底犯了难:现如今年轻人结婚,没房子怎么成?

可是江小川就是没有。房没有,车也没有。

下班回了家,想起要买房买车结婚的事,江小川就忍不住叹气。

父亲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儿子在愁什么。他给江小川倒了杯水,一边递给他一边说:

「咱们家什么情况你知道。我当年挣了点儿钱就忘乎所以,最后赔了个底朝天,现在还欠着外债,这些年你妈也跟着受苦了。但是人家姑娘年纪小,要是结了婚,肯定不愿意和我们住一起,我和你妈也别扭,房子还是得准备。」

「爸,你就别跟着操心了,我自己想办法吧。」

「你能有什么办法!实在不行啊,我就再跟你表姐商量商量。她家房子多,借也得借一套,先把婚结了再说。」

江小川眉头紧锁。

他是真不愿意低三下四地借房子。

可是他心里也清楚,父亲说的这个是唯一的办法。靠小川的存款连首付都付不起,可没有房子,婚肯定结不成。别说陈思雨不愿意,他面子上也过不去。

江小川在陈思雨面前的光辉形象,就像一个牢笼,将他死死困住。

他是个北方爷们儿,从小耳濡目染的是「宁要面子,不要里子」的人生哲学。

他是「有能力的成功男人」,是陈思雨心中「多金」又「强大」的未婚夫——他无时无刻不在强调着这一点,戏演得久了,连自己都快信了。

可一套房子,就将他打回了原形。

江小川咬着牙对自己说:「倾家荡产也要护着面子,人设不能崩——特别是在媳妇儿面前!」

在媳妇儿那里护面子的代价,就是在表姐面前丢尽脸。

小川买了水果礼盒去表姐家里。坐在宽大的沙发上,他显得拘束而尴尬,支支吾吾半天才把请求说出口:

「姐,我这不打算结婚么……婚房还没有着落……我爸妈那儿没什么积蓄,我工作没几年也没攒下什么大钱……你看,能不能帮帮忙,先借我一套?」

表姐抬眼看了看他:「你现在正是打拼的时候,买不起房很正常啊。我看陈思雨也不像是不懂事的孩子,怎么还能为了套房子愁成这样?」

江小川觉得血冲头顶,自己肯定脸红了,「是我觉得,结婚没有房子说不过去,思雨年纪轻轻的跟着我,我不能让人姑娘受委屈啊。」

「你要这么说,我可就得说说你了,小川。你爸的外债到现在还没还清。你还有心思买房?」

江小川张了张嘴,表姐伸手示意他别说了:「给你安排工作,你姐夫当初是不同意的。他的底线就是公司里不招亲戚。但是舅舅一直跟我说这事,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为了你的事,我和你姐夫也吵过很多次。」

「姐……我知道,我这工作多亏了你。」

「我不是要你记我的好,但人得脚踏实地吧?你根本负担不起一套房,现在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么,就为了在亲家那儿有面子?」

「不是的,姐……」江小川声音低得如同蚊哼。

表姐看着眼前这个弟弟。快 30 岁的人了,挺大的块头,但此刻却像个小狗,委屈地缩在沙发上,连一句话都憋不出来。她顿了顿,心里终归是有些不忍。

「行了。你那点虚荣心、自尊心,我太明白了。你既然开了这个口,我就是看在长辈的面子上也得帮你。」

表姐起身去给姐夫打电话了。

短短几分钟里,江小川如坐针毡,恨不得头也不回地走掉。屈辱感让他鼻头发酸。

最后,他等到了表姐这样的答复:

「你姐夫说,前阵子正好有别人抵债抵来的一套房。不大,但够你俩结婚用了。」

出了表姐家的门,江小川站在路边一言不发。他在努力消化糟糕的情绪。

房子是借到了,可他一点儿也不开心。

这时候,陈思雨来电话了。他接起来说了句:「亲爱的,婚房我搞定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一说出口,他就觉得胸口莫名其妙地松快了些,不再那么憋闷了。

只有在陈思雨面前,江小川才能找回谜一样的优越感。自己再不济,在陈思雨这儿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表姐借他的那套房,位于一个知名高档小区。

不过,「借房」这事儿他只字未提,只是说「搞定了」。

单看结果,这套房子无疑让他的光辉形象更高大了。

人们总是倾向于听自己想听的东西。江小川话里话外藏着的炫耀,准确传进了陈思雨的耳朵。

电话听筒中传出她兴奋的欢呼声:「老公,你真棒!那小区可贵了,我闺蜜结婚前也去看过,根本买不起。」

果然,这话像一剂强心针。江小川不自觉地挺了挺胸。迎着照在街上的阳光,他硬着腰杆,洋洋自得:「那当然。咱们结婚,我肯定要给你最好的。」

他甚至一时忘记了:这房终归是借的。

新婚生活挺甜蜜。

但很快,江小川也发现了最大的 bug:陈思雨实在太闲了,又太能花钱了。

她养了两只金贵的小鹿犬,像养孩子似的伺候着。每天除了遛狗,就是约小区的邻居一起美甲、做头发、野餐、去网红店吃饭……

邻居们多是富人,毕竟小区的档次在这儿摆着。她跟着一起玩,开销自然很大。

结过婚的都知道,一旦成立了家庭,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各种鸡毛蒜皮全都要花钱维持。

江小川有心跟妻子商量,让她出去工作。但之前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明明是他在婚前信誓旦旦,让陈思雨「做个居家好太太」、专心生儿育女,这会儿觉得钱上吃紧了,又让人家去上班……真是张不开嘴、磨不开面儿。

他可是个「精英男」啊,怎么能让妻子工作贴补家用呢!

江小川张不开嘴,但表姐心里却有了想法。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