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讽刺渣男漫画,《纽约时报》刊登种族歧视漫画 道歉难平众怒(图)|纽约时报|漫画|道歉

讽刺渣男漫画,《纽约时报》刊登种族歧视漫画 道歉难平众怒(图)|纽约时报|漫画|道歉

互联网 2021-08-02 22:42:42

原标题:《纽约时报》刊登种族歧视漫画,道歉两次难平众怒……丨外媒说

来源:中国日报双语新闻

经常高调“怼”总统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摊上事了……

这次是因为《纽约时报》国际版上的一张漫画。

这幅画究竟画了什么,究竟为何会引起不满呢?

The cartoon, which was published on Thursday in the print newspaper, portrayed a blind President Trump, wearing a skullcap, being led by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of Israel, drawn as a dog on a leash with a Star of David collar。

这幅漫画刊登在25日周四的报纸上,漫画中“失明”的特朗普总统带者一顶犹太小圆帽,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则被画成一只“导盲犬”,脖子上挂着带有犹太教和犹太文化标志的“大卫星”,牵着特朗普往前走。

The cartoon was part of its Opinion section and appeared next to a column by Thomas Friedman about immigration。

这幅漫画作品刊登在《纽约时报》国际版上,就在知名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有关移民专栏的旁边。

《赫芬顿邮报》指出,那些反犹分子(anti-Semites)经常把犹太人比作猪或者是狗,这也是这幅画引起诸多不满的原因之一。

《耶路撒冷邮报》:针对《纽约时报》反犹太漫画的指责宛如洪流一般。

《纽约邮报》:《纽约时报》因为一张画有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的反犹太漫画而备受批评。

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站出来批评这幅漫画“可耻卑鄙”(despicable)。

我们必须发声,来谴责这种随处可见的反犹主义。这是卑鄙可耻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帕梅拉·盖勒甚至批《纽约时报》是“新纳粹”(neo-Nazi)。

她在推文中写道:

《纽约时报》国际版上刊登了反犹漫画,新纳粹《纽约时报》继续在推进反犹主义常态化方面发挥突出作用。

面对如潮“差评”,《纽约时报》匆忙道歉:

这张图片是非常无礼的,刊登这张图是我们判断的失误。图片是由《纽约时报》新闻服务和辛迪加提供的,后来他们删除了这张照片。注:报业辛迪加是向报纸和其他新闻媒体提供各种专稿的机构

但对于这份道歉,不少人并不买账。

White House counselor Kellyanne Conway called the cartoon, which ran last Thursday, “odious and offensive” and ridiculed the Times for its mea culpa。

白宫顾问凯莉安妮·康韦称周四刊登的这幅漫画是“可憎和无礼”的,并且还对《纽约时报》的道歉嘲弄了一番。

mea culpa  [‘mi:ə’kʌlpə]  是我的过失,是我不好(幽默用法)

“Apologies usually include words like regret, sorry and apologize。 They didn’t do that,” she said Sunday on CNN’s “State of the Union。”

“道歉一般需要用上‘后悔’、‘抱歉’或者‘道歉’的字样,他们那份道歉里并没有。”康韦在CNN的《国情咨文》节目里说道。

禁枪倡议人士安德鲁·波拉克表示,《纽约时报》曾指出美国总统传播仇视的事实,而如今却也称为了传播仇视的一份子,着实令人失望:

安德鲁·波拉克:不接受道歉!这个反犹太的漫画在出版之前就应该被纠出来。这是一份相信特朗普传播仇恨的报纸啊,实际上,他们都是一丘之貉。

美国犹太人委员会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声,称“不接受道歉”(apology not accepted)。

并表示,这幅漫画放在白人至上主义的网站上并没有什么问题(not look out of place),但却赫然出现在《纽约时报》的版面上。

不接受道歉。这是一张完全可以出现在白人至上网站上的漫画,但多少@纽约时报 的编辑竟认为它符合贵报编辑标准?你们的编辑流程和决策者呢?你又怎么说?

犹太人委员会接着写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判断的失误”,而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

Naked antisemitism such as in this image is not “an error of judgment。” We have to wonder if the @nytimes editors would’ve published a similar cartoon depicting any other country or people。 

这张图片传达出的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根本不是“判断失误”。我们想知道@纽约时报 的编辑是否会用相似的漫画去描绘其他国家或者个人。

美国副总统彭斯也转推了《纽约时报》的推文,并表示“反对任何形式的反犹太主义”。

我们挺以色列,并且反对任何形式的反犹太主义,包括《纽约时报》的政治漫画。

但双语君(微信ID:Chinadaily_Mobile)看评论区发现,彭斯这番“回怼”也招致了一些网友的不满,认为彭斯发文怼《纽约时报》,就好比是五十步笑百步。实际上是贼喊捉贼罢了……

最新消息:贼喊捉贼了,政治漫画谴责其他的政治漫画了。

你们的党派都充斥着白人至上主义者,它又是怎样运作的呢?

言归正传,在多方压力之下,纽约时报再一次道歉了……

我们为刊登的反犹太漫画道歉,这里是我们的声明:

我们为上周四在国外发行的《纽约时报》国际版刊登的反犹太漫画深感抱歉,我们保证相似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漫画是有危险性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反犹主义抬头的今天,刊登这张漫画是更加不可接受的。我们调查了这一事件的起因经过,发现这件事情是错误的编审程序导致的。一个编辑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下载了辛迪加的这张图片,并决定将其复用在《纽约时报》的评论版面上。事件还在调查中,我们开始审视我们的内部编审流程和培训模式。我们希望能够产生明显的改变。

美国反犹情绪抬头

巧合的是,就在《纽约时报》刊登道歉声明之后,加州圣迭戈发生了一起疑似“由仇恨引起的犯罪”(a hate crime)。

19岁的持枪歹徒开枪袭击犹太教会堂(synagogue),案发时教堂正在庆祝逾越节。枪击案导致1名妇女死亡,另有3人受伤。

以色列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耶路撒冷邮报》发表社论《停止仇视》(Stop the Hate)。

社论中,《耶路撒冷邮报》就将《纽约时报》刊登的漫画与这起枪击案联系在一起。

文章认为,报纸具有舆论引导的作用,这种反犹主义在美国的盛行,报纸自然难辞其咎。因此,先前的道歉未免也太轻描淡写了。

Offensive and an error of judgment are understatements。 After all, the shooting only two days after its publication showed how much potential the memes of Jew-hatred have for them to then be translated from the page into deadly action。

用“无礼”和“一种错误的判断”来道歉都过于轻描淡写。毕竟,就在漫画刊登后的两天,枪击案发生了。可以看出,他们内心潜在的仇视犹太人的火苗从纸上的图画转变为了致命的攻击行为。

文章表示,美国的反犹主义情绪现在已经不再是右翼极端分子的专属,而逐渐向主流过度,这非常值得警惕。

These two events are obviously not equivalent, but anyone with a basic awareness of history should understand why the cartoon is still alarming and damaging。

这两个事件当然不能等同。但是对历史有一点意识的人,都应该多少知道,漫画事件是令人警惕和具有破坏性质的。

These ideas have unfortunately become more and more mainstream and do not only come from the right-wing extremist figures that seem to have inspired both the Poway attack and the one on the Tree of Life Congregation in Pittsburgh six months ago。

不幸的是,这种反犹情绪主导了波威市枪击案,也主导了6个月之前发生的匹兹堡生命之树犹太教教堂枪击案。这种情绪不仅来自右翼极端分子,而是变得越来越主流化。

文章呼吁:这种趋势必须停止。

This trend must stop now。 Antisemitism – and all other hatreds – will always have some kind of presence and they are probably impossible to eradicate entirely, but it needs to be relegated to the fringes。

这种趋势现在必须停止。反犹主义和其他的仇视情绪总会存在,并且不太可能会完全消除,但我们需要把它们降到最低。

责任编辑:张申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