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超级好看的糙汉带肉言情,炮灰"攻"养成系统_第53章 第四弹 我们老大特别糙汉

超级好看的糙汉带肉言情,炮灰"攻"养成系统_第53章 第四弹 我们老大特别糙汉

互联网 2021-10-25 09:04:20
第53章 第四弹 我们老大特别糙汉

【书名: 炮灰"攻"养成系统第53章 第四弹 我们老大特别糙汉 作者:十三眼黑猫】

《炮灰"攻"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亲 ~ 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k.com,很好记哦!www.166xsk.com 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最佳炉鼎网货供应商黑脚传奇网游之青城剑仙我叫布里茨     掐指算一算,宋观到如今,是一共“死”过四回的。    比他经历过的完整周目世界还要多一回。    因有一次他是跳楼死,那会儿是第一周目之后,正式的第二周目之前,彼时他是初来乍到和系统作对,急着要回去和鸡蛋君清算那没清算完的账,偏偏话同鸡蛋君说了一半就被强制传送走,他恼得很,直接强行自杀死回系统空间里。是以夹在中间的那截故事开始得匆忙,结束得也很是匆忙,不曾被统计到周目世界里。    他死过四回。    每回都“死”得吃尽苦头。    偏偏这苦头吃尽之后,还落不得一个好——因为是任务失败,所以算起来,“死了也白死”。    宋观既不是受虐狂,也不是沉迷于痛感的人,没柰何落入这炮灰攻的扮演游戏里,被强行绑定了各种坑爹的角色,于是遭罪成了必然的结果。他现在是看明白了,反正左右都是一死,还不如配合这系统一点,想办法完成所谓的周目任务,省得最后赔上自己一条命,疼么疼得要死,还白白浪费大把时间——    唐宋都给了这么一个提示,他不好好利用一下,那实在是说不过去。再说,待在这里坐以待毙,期望大炮灰自发把自己搞死的这个方案,显然是下下策,这实在太被动了。他完全吃不准那长得一副诡异小孩模样的大炮灰唐宋他哥,到底是心里怎么想的。想他两天前的时候,是再次十分不甘心地又扣了大炮灰一脸米饭,但他做出如此举动,却也没见大炮灰有多少生气。那小鬼头模样的大炮灰只是耐着性子在他脑壳上抚了抚,跟摸狗头似的。宋观有种模糊的感觉,觉得那死小鬼是将他当做阿猫阿狗来养了,反正一时半会儿,是肯定不会弄死他的。    时间拖得越久,当中的变数也就越多,宋观经历了上一周目的事情,颇有一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意思,要死便趁早,若是一直拖拖拉拉的,到时候又生出些什么闹心的枝节来了可怎么办?他很怕变数的,但现在变数已经发生,所以他必须得做一个选择。    ——宋观选择现在跟唐宋跑路。    跑路的时候多跟小七爷亲密接触一下,反正大炮灰那么喜欢小七爷,见着他这般和小七爷亲密的样子,是一定会狂化,然后想办法把他给弄的死得不能再死的。最好是逃跑到半路的时候被大炮灰截胡,这样子大炮灰爆发起来一定非常可怕。    宋观越想越觉得可行,哪怕是并没有在半路的时候被大炮灰给拦住,至少到了外头,他选择作死的自由发挥空间也更大不是?    一旦拿定主意,宋观就有了动作,他果断起身扒了小七爷的外套裹在自己身上,无视对方“哎,这么主动啊”的调笑,如果不是唐宋带了裤子给他,他估计丧心病狂的也要把唐宋身上那条裤子也剥下来。穿戴完毕了的宋观扭过头问唐宋:“你哥呢?”    唐宋被宋观剥了外套之后,就只剩了一件圆领的白衫。平心而论,白色的衣服都是很适合唐宋的,那些白色的衣料让他穿着,叫人总有种瞧见了溪水涓流之中的水仙的相似感,是一枝清露,顾影自怜,这就是所谓的皮相惑人了。小七爷笑得一副纯良模样,面对宋观的提问,只说:“在睡觉。”    这个睡觉,肯定不是普通正常状态下的睡觉。    宋观怀疑唐宋是不是弄了什么药,把身为大炮灰的哥哥给……    药死了是不大可能的,估计是喂了安眠药什么的。    果不其然接下来就听到唐宋说:“你不用担心,我给哥哥下了药,他一时半会儿都醒不过来。”小七爷盘膝坐在地上,说完了这句,笑得眉眼弯弯的又补充着,“啊,不过,虽然他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我们最好趁现在赶紧跑掉的比较好。不然被他抓到,后果会很惨的。”    见宋观没反应,唐宋支起身子靠过去点,尽管知道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是会被一巴掌拍开,但他还是挨过去了点。唐宋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让人看得久了,就很有点假模假式的感觉,连带他说出的话也特别像是哄骗人的甜蜜陷阱,但总有人对此是心甘情愿的,明知前方是火坑,也乐得往里跳:“我怎么样都是没有关系的,”他说,“可就是怕你出事。”    其实在之前宋观表示要留下来不走的时候,唐宋就在怀疑,该不是这么几天的功夫,宋观被虐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吧。如果是真的,那就太糟糕了。宋观是他长大这么大,见过最好看的人,好看得能让人心生绮念——他甚至觉得,自己以后估计也不会遇见比宋观更好看的人了。这是很稀奇的。唐自小就喜欢好看的东西,人也好,物也罢,但若论及人的话,他果然是喜欢活的,不喜欢死的,他担心宋观再在这儿待下去,就被他哥哥弄死了,于是此刻想尽了办法,就是想拐宋观走。    可是倘若宋观真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那就太让人头疼了。想了半天,他决定还是先抹黑哥哥,总之今天就先把人骗走再说。这样想着,唐宋的语气就带上了点很微妙的诱拐意味,像拿肉骨头哄骗小狗跟他走,也像拿着棒棒糖诱惑小萝莉的怪叔叔,“我跟你说,我哥哥他有很奇怪的癖好哦,喜欢收集尸体,你长这么好看,他现在对你好,一定是想等你伤好了,然后就把你做成标本!”    宋观:“……”    唐宋再接再厉:“真的。我们家地下室全都摆满了尸体标本,那里没有装灯,只有装标本的玻璃柜子底下打了荧光灯,于是你一走入地下室,就会看到一排排幽幽的绿色荧光,里头睡着的一个个死不瞑目的孤魂……”    宋观:“……”    瓜娃子你这是自己玩上了的节奏么,还孤魂,都开始讲起鬼故事了!    唐宋触到宋观此刻看过来的眼神,摸了摸鼻子,想了想,只好退而求其次,换条路线走,既然抹黑的效果并不大,他也就勉为其难改口,询问:“嗯,如果你喜欢我哥哥……我也有办法可以帮你的。”    无所不用其极!    但求拐走宋观!    宋观:“……”    宋观真心觉得自己脑电波就和小七爷不是一个频道上的,脑子被门挤了么,怎样的神逻辑,才能觉得他喜欢大炮灰哥哥同志啊。宋观自动过滤掉唐宋那些不着调的话语,比起跟人分辨自己是不是对唐宋他哥有兴趣,他更关心逃出去的办法。宋观将自己的袖口卷起来,确认它们不会妨碍自己的行动。对于前头唐宋说的那些事,他不置可否,只问唐宋:“我们接下来怎么走?”    偏这样时刻,唐宋这瓜娃子倒是矫情了起来,他像条无骨虫一样扒拉着宋观:“你亲我一下,亲我一下,我就带你走。”    宋观按着唐宋的脑门,一脸“卧槽你是在找打吗”的表情看着唐宋,最后小七爷终于在宋观的老拳里认清了,亲亲什么的根本就是无妄的,巴掌配套拳头倒是可以经常有的。两个人消停了总算是要准备跑路了,宋观再次问起小七爷要怎么出门的时候,小七爷一本正经地回答:“从正门。”    宋观听到这答案,心中咯噔一声,觉得这小七爷好像很不靠谱啊,他开始怀疑把自己人生这么重大的选择压在对方身上,真的可以吗?宋观一脸日了狗的表情:“……不会被拦下来么?”    “不会。”唐宋笑了笑。每次唐宋光是笑着不办事的时候,都会显得特别高深莫测,超级超级牢靠!最后也不知道他想起什么,小七爷的笑容就有些怅然,“他们不敢的。”    然后一路上,小七爷就给宋观介绍起来了房子里的各种有故事的家具,比如这口大钟里装过死人啦,那个插蜡烛的灯座戳死过人了……    宋观一开始还有点猎奇的感觉,但听到后来也就麻木了,他边走边评价了一句:“其实,你们家是凶宅吧。”再想着自己一路七拐八拐的走过来,他觉得如果没有小七爷带路,他估计会在这屋子里迷路。说起来,这屋子的上下两层楼的布局有点像博物馆,当然,比博物馆绕得多了就是了,总之这种地方一点都不像是个适宜安家的地方。    “你这样一说,倒还真有点像。”唐宋轻笑了一声,听不出这笑里到底带着什么感情/色彩,他说,“几年前我哥在这里开了‘生死局’,二十来个人吧,这屋子所有出口的封死,然后我哥让他们自相残杀,活到最后的那个人就能活着走出去,结果最后一个人都没活下来。那录像还摆着我哥房间里,被整理剪辑过了,只是看看的话,都快赶上大片了。”    宋观:“……”    大炮灰他干了那么多违法的事情,居然到现在都还能生龙活虎地蹦跶着继续制造小炮灰,居然还没被人举报抓起来,真是见了鬼了,变态的世界果然不是他这样的凡人能理解的。    而且三更半夜,在黑漆漆没灯光的凶宅里讨论这样凶残的故事,真的非常不合适。宋观揪住小七爷说:“不谈这个了,我们还是快点……”    然而话音未落的一霎间,像是所有的灯光都被开启,整个屋子在刹那间灯火通明,亮得恍如白昼。太过刺目的光线,宋观不得不伸手在眼前挡了挡光源。这陡然亮起的光亮,让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乍然间有一瞬的刺痛,甚至视网膜上残留下了光影幻象,于是整个世界有了短暂的模糊。    冷的仿佛是冰凌一样的声音在上方的位置响起,那样的音量并不响,但在这偌大的屋子里回荡得却是这样的清晰,像冰冻三尺的寒泉,一字一句,都带上了一点渗入骨头里的冷意。    “唐宋。”有人开口这样说道,“你要去哪里?”    好半晌,眼睛才终于适应了这突如其来的光亮,而这之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宋观手虚虚地掩在眼睛那里,他还没能完全从那种“好像被闪瞎了狗眼”的感觉中彻底恢复过来。视线里还留有一点点游离的诡异颜色的光斑,像用显微镜观察微生物时看到的那景象,却经过了半透明的处理,被叠加在了人的视线之中。    但尽管如此,还是能看到东西的。宋观瞅着二楼的唐隋,传说中已经被小七爷下药放倒了的大炮灰,居然还就这么好好地跑了出来,看那刚刚喊话的模样,宋观心中狂叹一口气,小七爷他办事真是不牢靠。    那厢灯火通明里,唐隋垂着眸子,叫人看不清神色。他一张脸冷白,在过度耀目的光线里,竟显出一种近乎于透白的诡异来,给人有一种不似活人的视觉冲击力,他的声音冰冷冷:“我说过的。”他看着楼下的两个人,眼眸抬了一抬,两只颜色不一样的眼瞳,冷厉里,仿佛有一股血腥气息浮涌上来,“你不可以离开我。”    平静的声线之下,似乎压抑着什么很危险的东西。    他又重复了一遍:“我说过的。”    唐隋将手搭在二楼的扶栏之上,他细白的手指微微蜷缩,那双手还是小孩子样的稚嫩,带一点肉嘟嘟的感觉,他就这样捏着拳头捶了一下栏杆,声音是里再无法粉饰的沉郁:“你为什么总是不听我的话。”    这“哐”的一声锤响使得宋观下意识退了一步回过头去看身侧的小七爷,却发现此刻的小七爷状态很不对头,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惊吓,唇边原本的笑容就像是遭遇了风雪一般凝结在了脸上,小七爷脸上的那种变化是肉眼可见的,他看着对方面上那原本薄薄的一层血色,慢慢的,就这样渐渐地褪了个一干二净。    不是吧。宋观回头再看一眼二楼的唐隋,大概是站的位置关系,他此时无法很清楚看命白此刻唐隋的面目表情。真有那么可怕?    不怕死且一心求死的宋观,准备再研究一下唐隋的表情,这是要有多恐怖啊,能把向来没个正行的小七爷吓成这样。他正眯着眼研究着,手就叫一旁的小七爷一把攥住了,一个拖曳间,宋观被拖得往前跑了两步,脚步有些不稳,差点没摔地上,他倒是不急着跑的:“诶,等一下……”    “等什么!快跑!”宋观从来没有见过小七爷这样声色俱厉的模样,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像是燃起了一团火,将一直以来深情迷蒙的神色全都烧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了凌厉之色。    宋观十分被动地被小七爷拖着跑了好久,中途撞倒了n多东西,宋观摔倒过一次,而小七爷死命地将他拽起来。拖拉着宋观这么一个跑不快的只会狂拖后腿的,也真是辛苦小七爷了,小七爷此时一张脸苍白极了,嘴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相当执着地拉着宋观。    宋观被人拉着又跑了半晌,等等,现在这感觉很奇怪啊,就像是开启了什么奇怪的支线一样,宋观实在想不通刚才那段见着唐隋的时间段里有什么玄机,跑着跑着就听到头顶上不远处的地方,传来很奇怪的声音,他仔细分辨了一下,卧槽天啊,他没听错吧?那个不是电锯的声音吗?!    宋观瞬间脑补了出了那两只眼珠子颜色不同的小鬼头,扛着电锯一脸丧心病狂地追在他们后面的样子,顿时肾上腺激素有点分泌过多。擦,是不是太凶残了一点啊!这是要分尸的节奏吧!虽然说他已经做好惨死的准备了,但死到临头,面对这样凶残的死法,他还是有点蛋蛋的惶恐的好么!突然有点不想死了怎么破!    转角过后,再穿过一个石门就是正厅了,唐宋牵着宋观的手,两人交握的手心都是汗水,分不清楚到底是谁的。    “宋观,快到了,再跑快一点!”    穿过石门的时候,宋观听到唐宋这样这样说着,并且被唐宋扯得跑了一大步,然而比话语更清晰的,却是那逐渐逼近而放大的电锯声。    是自上而下的坠落,刺耳的声音,就这样以一种无比蛮横的姿态,碾压倾轧过一切入耳的其他声音。    然后是齿轮切过血肉后,发出的那样粘腻而显得迟钝的声响。又或许这个的声音更趋于无声,大概可以归结为感知后的一种声音,或许更多的在人们的想象里,被无声地抽离出来而放大,一遍又一遍,像刀尖刺过人的心尖,最后刺耳得要让人崩溃。    小七爷看着那些鲜红色的血液四溅开来,割裂的身体,柔软的内脏淌了一地。    他还握着宋观的手呢,那只手还犹自带着活人的体温热气。    自天而降的电锯就这样沿着宋观的肩胛切下去,转动的齿轮使得电锯本身偏移了轨迹路线,带动着血肉横飞,骨头与铁片相摩挲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然后宋观就这样的声音里,被切的半个身子支离破碎,骨肉分离,血肉模糊。    逃不开的回忆,摆脱不了的那个人,似乎一切都以一种奇特而诡异的手法,这样残酷而冷血的重现,只不过如今是更加赤/裸的血腥。    眉骨处溅上温热的赤红液体,小七爷苍白着一张脸望向二楼,他看见的是扶着栏杆的唐隋,还是孩子的模样,这么多年来,这个人似乎一点变化都没有,一直一直的,都是这样的模样,仿佛不会长大,也不会老去,就像一具经过了防腐处理的尸体,冰冷粘腻的永不**。    ——到头来。    ——你也只是像一具尸体。    “哈。”    小七爷想到这里突兀笑起来,他觉得这一切讽刺又好笑,喜怒哀乐都变得不分明了,此刻能清晰的感觉的,是眉骨上的那一点温热的液体一点点滑下来。从眉骨的地方落下,滑落进了眼睛里。也因为了这一点血色的浸染,一刹间于是他看见的整个世界也变成了赤红色。眼睛落了血液,而唐宋也终于因为这片刻的疼痛,一时间无法再睁开眼睛。    是刺目而浅薄的痛。    他这样想着。    可是他在这样的疼痛里,模模糊糊地觉得,这可真疼啊。    【玩家死亡。系统确认玩家死亡。任务进程追踪更新中,自动退出第四目游戏,现在进入倒计时阶段——】    【十……】    【九……】    ……    ……    【二……】    【一……】    宋观被切成两截,是亲眼看着自己血喷得如同泉涌。这一次死亡实在是玩大发了,活生生被从天而降的电锯砸个正着,因此被切成两半,那种惨痛,无论是从精神方面的遭遇,还是从身体方面的遭遇,就他个人感受来说——    他!真!是!死!不!瞑!目!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豪~窝回来啦~=3=~ 166小说阅读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