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那些耽美小说好看,强强或者受风流的好看的耽美小说推荐?

那些耽美小说好看,强强或者受风流的好看的耽美小说推荐?

互联网 2021-12-07 18:14:19

来了来了!风流受有~

《醒时贪欢》by李羊驼

属性:衣冠禽兽缺爱攻 X 自1为是风流受

简介:

徐一霖这个人,叫好听点是现充,叫难听点就是渣男。自认是猛1无双,微信列表里软萌小0无数,有事没事就撩一个玩玩儿。

哪知一朝失足被人压,并且亲身证明了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很多很多次这个真理。

他想断来着,但无奈欧承这货总在他面前晃悠,跟装了实时定位似的,还在他约了软萌小男孩那天晚上把他从酒店房间里拽出去了,有完没完啊?老子不要做1了啊?

徐一霖:来打一架,打赢的在上面。

欧承:你打不过我。

徐一霖:*,我***,你*****,**(省略脏话若干)

算了,大丈夫能文能武能屈能伸能上能下,老徐同志身怀大爱不拘小节。

……但是被老妈撞个正着又算什么事。

欧承:反正都这样了不如谈个恋爱吧?

徐一霖:谁他妈跟你谈。

……嗯,还挺香。

【talk:受在没遇到攻之前是真的是超级风流,咱就是说拔dior无情的程度了,不过攻受都不是双杰,介意的姐妹提前预警下,但是在一起后就只有对方了~~受也一直想反攻,无奈武力值抵不过攻,每次都含泪继续做0,哈哈哈压人不成反被压的设定真的太可爱了!!】

============================上正文=========================

第一章

徐一霖打开床头的灯,坐起来点了一根烟。

躺在旁边的男人似乎一直在看着他,于是他把烟盒递了过去,漫不经心地问道:“来一根儿?”

男人没有接,只是有些好奇地问:“你上次好像没有抽事后烟?”

“废话,”徐一霖不耐烦地把烟盒丢回了床头柜上,狠狠瞪了他一眼,“上次老子醉得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头抽事后烟。”

“上次我也不太清醒,”男人说,“但我记得是你邀请我的。”

“闭嘴吧你,老子邀请你开房,没邀请你……”徐一霖说到这里顿住了,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

“好吧,上次的事不提了,”男人也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但这次我们都是清醒的。”

徐一霖扭头看他,男人身材还不错,肌肉很结实,一看就是练过的――没准儿他上次就是因为干不过这家伙才被***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

虽然他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在下面,但他在那个酒吧认识过那么多人,神武猛1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要突然让人知道他被那什么了,岂不是人设坍塌,怕是以后都没脸去了,更没脸面对微信列表里那些软萌小0,还怎么快乐?

所以他现在为什么跟这个男人躺在一起?当然是为了解决后顾之忧。

“欧承,”徐一霖叫了男人的名字,“你别忘了我们说好的,就这一次,以后别来烦我,也别把我俩的事说出去。”

欧承愣了愣,接着微微一点头:“嗯,我记得。”

“那行,我走了。”徐一霖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起身准备穿衣服。

“你要走?”欧承的视线仍停留在他身上,看他利索地穿好衣服,感觉自己才像是被拔吊无情的那个。

“我答应跟你做,又没答应要陪你一觉到天亮。”徐一霖头也不回地说,“微信互删吧,有事没事别联系了。”

开车驶出酒店车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

广场上仍然灯火通明霓虹闪烁,那些为了营造圣诞气息的装饰都还在,但行人已是寥寥无几,对比之下更显得冷清。

徐一霖回到家,洗澡睡觉,然后第二天爬起来上班,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中午吃饭的时候见到了季雨时,黄泉一如既往跟在他身后,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起来格外的容光焕发春意盎然。

“黄大爷今儿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徐一霖端着盘子凑过去跟他们坐了一桌。

黄泉难得没挤兑他,看着他一脸傻笑:“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干啥呢这是,”徐一霖让他这个表情给吓着了,“踢着脑门儿了?”

“去***的,你才踢着脑门儿了,”黄泉一秒收住傻笑,但下一秒嘴角又忍不住翘了起来,“小爷我当然是有喜事了。”

“喜事?”徐一霖脑子转得很快,“昨儿晚上发生啥事儿了?”

“饺子答应我了,”黄泉眉飞色舞地说,“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实习期。”

季雨时忍了半天,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之后才开始笑:“我他妈服了你了,头回听说谈个恋爱还有实习期的,就你还乐成那样。”

徐一霖也乐了:“饺子就是上回那女孩儿吧,那不是你们老大的相亲对象吗,你胆儿够肥啊。”

“得了啊你,”季雨时斜了他一眼,“我跟饺子那叫战友,现在战役结束了,人也该回家娶个好媳妇儿了。”

“对对对,我就是好媳妇儿。”黄泉连声附和着。

季雨时啧了一声:“怎么跟黎大狗一个德行。”

“这种旗都能拔了,拿的是主角剧本啊。”徐一霖感叹道。

“你还懂拔旗,”黄泉震惊地看着他,“你的人设不是现充吗?”

“这有什么,”徐一霖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这种词随便上上网就能看到,又不是只有你们二次元会用。”

“这位现充,我想知道你昨天晚上的后续,”季雨时突然说,“你旗拔了吗?”

徐一霖正把一口饭往嘴里塞,塞到一半动作顿住了,抬起脸来瞅了季雨时好一阵才埋头继续吃。等他不紧不慢地把那口吃完了,这才一边扒拉着盘子里的菜一边说:“也没啥,见都见了就约呗,约完各回各家以后互不相干。”

“那旗呢?”季雨时穷追不舍地问。

“什么旗?”徐一霖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帮你回忆一下,”季雨时指着一个角落的位置,“上次你在那儿跟我说的,没有下次,有下次也不可能在……”

“行了行了好了好了我想起来了,”徐一霖急忙打断他,“没拔,但是这回真的没下次了。”

“你俩说啥呢?”黄泉听得一个头两个大,“有没有人给我翻译一下。”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打岔,”季雨时拍拍他,“吃完了就回办公室去休息。”

黄泉一撇嘴:“又开始了又开始了,你信不信我给大狗告状。”

“我信,但是我不怕。”季雨时冲他一笑。

啧,和善的眼神。

黄泉嘟囔了两句,乖乖起身闪人。

季雨时也吃得差不多了,把餐盘推到一边,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徐一霖说:“看你表情不太对啊,是不是发生什么不愉快了?”

“倒没有,其实跟平时没什么区别,”徐一霖喝了口汤,也放下了筷子,“就是莫名其妙感觉怪怪的,说不上什么滋味儿。”

“那你还跟我们一块儿玩那游戏吗?”季雨时问。

“游戏?哦,那没影响吧……”徐一霖随口一答,说完才反应过来季雨时什么意思,“不对,那家伙是我绑定奶来着,但是我都跟他说以后有事没事别联系了,总不能游戏里还藕断丝连吧?”

“那就不玩儿了呗,”季雨时说,“反正你也没投入多少。”

“你别说,这阵子下班老跟你们一块儿打游戏,要突然不玩儿了我都不知道该干嘛了。”徐一霖说着叹了口气。

“你以前下班都干嘛?”

“我想想啊……其实也怪无聊的,在家待不住就去酒吧待着,碰上聊得来的没准儿就聊到床上去了,然后三天两头约一次,偶尔也一起吃个饭看看电影,估计都算不上谈恋爱,反正过不了多久就散了。”

“那说明你跟同一个人还是能持续一段时间的嘛,怎么这次就急着互不相干了?”季雨时看着他。

徐一霖刚要开口,却突然不知道开口该说点什么。

这个问题他好像还真答不上来。

“那除了这个呢,还有别的事儿可做吗?”季雨时也没打算逼问他,见他不答索性换了个问题。

“以前还经常去健身房,续了张年卡结果好几个月都没去了,”徐一霖说着,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说我最近是不是长膘了?”

季雨时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脸圆了一圈儿。”

“真的假的你别唬我,”徐一霖连忙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又在自己脸上捏了捏,“卧槽那我得赶紧复健一下了,今天下班就去――说不定还能在健身房有艳遇。”

“一天天的能不能想点儿别的,”季雨时收拾了餐盘,站起来准备走了,“算了,预祝你拔旗成功吧。”

第二章

健身房离徐一霖家不远,每天下班都能路过,至于为什么路过了却不进去……反正他一开始也不是有这爱好才去办卡的,就想把身材练好点更有市场,也没想着要练成肌肉男,有点线条就差不多了,加上前阵子加班多,下了班就想放松谁还有那劲头。

虽然挺多人都说健身房基佬多,网上那些什么被健身教练疯狂输出的段子层出不穷,但是对一直以来自“1”为是的老徐同志来说,他对那些所谓身材劲道的健身教练丝毫没有想法。

他既然不想把自己练成肌肉男,在选择目标的时候当然也不会选择肌肉男,尤其那种一看就是吃蛋白粉养出来的体型,看着都有点腻。肌肉可以有,但是要恰到好处,重点是线条要好看,物极必反这个道理在哪里都适用。

这么说起来,那个谁的线条其实还不错。

啧,想什么呢。

徐一霖在健身房楼下停好车,乘电梯上了楼,走到健身房门口的时候发现变化还挺大。大概是重新装修了一遍,更新了一批器材,连店员都多了好些生面孔。

一进门就跟他打招呼的是个没见过的男孩儿,长得挺可爱,开口的时候似乎还有点儿紧张,上来就把他们那套招揽客户的经典台词搬出来背了一遍,背得还不太熟,徐一霖看他斗志昂扬的都没好意思打断他,但是听到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

“你新来的吧,”等对方终于一口气把台词背完了,徐一霖才一边往前台走一边说,“我办了卡的,给我拿个储物柜钥匙就行了。”

“啊——好、好!您稍等一下!”那男孩儿明显一愣,接着又手忙脚乱去柜台后面拿钥匙。

前台的小姐姐给他做好登记之后,男孩儿把钥匙也递了过来,徐一霖接过钥匙冲他一笑,转身去更衣室了。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一个人在健身房里来来回回折腾了一身汗,愣是没瞧见什么值得攻略的目标。期间有个健身教练过来问他需不需要指导,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那教练本来还想再推销推销,结果正好有个大姐过来,大概是买了那教练的课,他赶紧就奔那头去了。

徐一霖顿时松了口气。

这里的教练还真不是他的菜,身材不合口味就算了,主要是脸也不太行,还不如进门的时候看到那个男孩儿呢。那孩子看着挺嫩的,也不知道多大了,万一年纪太小他还真不好意思下手。

徐一霖从淋浴室出来的时候,正琢磨着要不要找那男孩儿要个微信,正巧就见到他朝自己走过来了。

“有事?”徐一霖问。

男孩儿看着他,支支吾吾地开口道:“徐先生……您的年卡快到期了,我想问您要不要……

“续期是吧?”徐一霖笑了笑,“行,帮我续一个吧。”

那男孩儿估计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一下子笑得特别开心。

“您来得真巧,最近我们有活动呢,有很多会员福利,”男孩儿跟他说话都顺畅了不少,领着他往休息区那边走,“我们坐着慢慢说。”

徐一霖本来想说每年这时候不都有活动,结果说出口时却变成了:“这样啊,那真是太棒了。”

说完他自己都有点儿想笑。

反正就……别打击人家的积极性了。

这不圣诞节刚过,马上又是元旦节,哪家没点儿活动都不好意思开门。那男孩儿兴致勃勃地给他介绍完“双蛋”活动,又详细地解释了一遍获取会员福利的条件,徐一霖看着他装模作样地听着,还不时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得很认真。

终于等男孩儿说完了,徐一霖爽快地刷了卡,顺便摸出手机晃了晃说:“加个微信吧,我以后有什么事儿我就直接问你。”

男孩儿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结果手上慌了一下,差点没拿稳,滑了几次都没把屏幕打开。

徐一霖笑得不行,从容地点出自己的微信二维码,递过去说:“你扫我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备注一下。”

“我叫郁灏,您叫我小郁就行!”

“别‘您’了,我年纪又不大,听着怪别扭,”徐一霖看到了手机上对方发来的好友请求——郁灏,原来是这两个字——点了一下通过,“你以后叫我徐哥吧。”

“好!”郁灏点点头,“徐哥最近工作很忙吗?”

徐一霖看了他一眼:“还行吧,怎么?”

“我刚才看了一下记录,你好几个月都没来了。”郁灏说。

“嗯,前阵子是事儿多,”徐一霖笑了笑,“这儿变化挺大。”

“听说是换老板了,前头那个老板欠了一屁股债,把整个店都盘给别人了,”郁灏突然凑近了些,用一种特别八卦的语气说,“不过是我来之前的事了,我知道的也不多。”

“你来这儿多久了?”徐一霖对换不换老板倒没什么兴趣。

郁灏没想到他会关心这个,愣了愣才回答:“没多久,一个多月吧。”

徐一霖打量了他一番,虽然他穿着统一的工作服,但身上还是有很重的学生气,便又问:“看你年纪不大啊,是兼职的大学生吧?”

“嗯,大二了,”郁灏说,“徐哥不会觉得我年纪小……业务能力不行吧?”

“没,你说得挺好的,像你这个年纪能做到这样不错了,”徐一霖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加油吧,我以后会常来的,今天就先回去了。”

“那我送你!”郁灏站了起来。

徐一霖笑了:“别太客气,送到门口就行。”

郁灏大概是头回碰上这么亲切又爽快的客人,整个人都特别得劲儿,一路跟到门口都是蹦跶着的。

徐一霖正打算让他回去别送了,突然看到一个胖男人怒目横眉地从外头走进来,表情看着跟寻仇似的,下意识地伸手把郁灏往身后一护,带着他往后退了退。

那男人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就冲里面去了。

徐一霖看着他去的方向,正好看到了之前打算给自己推销那个教练,还有让他一对一指导那个大姐。

几乎一瞬间他就脑补完剧情了。

果不其然,那胖男人进去先是一通嚷嚷,接着就拉着那大姐要走,大姐跟他吵了几句,大概是说他无理取闹自己只是来健身跟教练没有眉来眼去,结果不说还好说完就结结实实挨了一耳光。响得特别清脆,一时间好像整个健身房里都安静了。

“快!小郁!去办公室看看老板在不在!”前台的小姐姐被吓了一大跳,一扭头看到郁灏在旁边,赶紧就让他去喊人。

“好、好!我马上去!”郁灏也刚回过神,立马就往办公室那边跑,边跑边回头说,“徐哥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徐一霖本来想直接走的,反正跟他没关系,结果郁灏这么一说,他好像又直接走不了了。虽然他也不明白这孩子叫他等着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应该没了吧。

算了,不走就吃口瓜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转头冲前台小姐姐要了杯水,又回到休息区坐着去了,准备看看这出狗血大戏要怎么演。

没一会儿,郁灏从办公室那边跑出来了。徐一霖随意瞥了一眼,想看看他们老板长啥样,没想到当场被一盆狗血从头淋到脚。

——操?欧承?

预知后续戳戳这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