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邪性总裁请克制小说,《邪性总裁请克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邪性总裁请克制小说,《邪性总裁请克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互联网 2021-07-28 16:12:07

第一章

“晚上来我房间,金帝酒店8304。”

乔慕的指间夹着一张卡片,上面的要求简单又直接。那是刚刚在公司聚餐上,经理偷偷塞给她的。而且不止是她,和她同期的另一个实习生也收到了。

真恶心!

乔慕揉了揉发沉的脑袋,在心里低咒:怪不得刚刚经理一个劲地劝酒,原来是不安好心!她没想那么多,还真喝得有些晕了……

“乔慕,我们一起过去吧?”待聚餐的人散完,小田唯唯诺诺地凑过来,她是另外一个收到卡片的人,“我想先去买点避孕的,我怕……”

“我不去。”乔慕打断她,趁着神志还算清楚,“我头疼,正打算回家……他不是什么好人,你也别去了!”

她压根没想出卖自己。

“你疯了?下周就是转正考核了!”小田反倒一脸不敢置信,“像我们这种没背景的,这……这也算是个机会啊!”

乔慕蹙了蹙眉。

这叫机会?

“靠出卖身体换来的东西是不保值的。”乔慕试图说服她,“回家吧,别……”

“你懂什么!”小田却是被乔慕的话刺激到,气恨地涨红了脸,“哼”了一声跑向酒店的方向……

乔慕没追,只是心底有些怅然——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她这种曾输得一败涂地的人,有什么资格指点别人的人生?

她还是回家吧。

真喝多了!

好困……

摇了摇头,乔慕抛开思绪,伸手拦了辆车:“师傅,去长风小区,到了叫我。”报上地址,她才放任疲惫和酒意侵蚀大脑,放心大胆地睡了过去……

她没有察觉,出租行驶出不足十米,便被拦下。

“干什么?没看见这……”司机探出窗外,刚想抱怨,便被黑色的枪口抵上脑门,他吓得一阵哆嗦,“有话好好说,我就一开出租的……”

“人在不在?”宋哲懒得和他废话,询问一旁的下属。

“在。”后者已打开后座车门,点了点头汇报,“乔小姐睡着了。”

“带走!”

宋哲快速收枪,命人转移,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司机还没有反应过来,几辆纯黑的卡宴已绝尘而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机场。

专机准点降落,停机坪上,已有几辆车恭候多时。保镖们一字排开,静候机舱门打开:一抹清俊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之内——

他很年轻,却气质卓然,所过之处,气场迫人。

唐北尧。

仅是这三个字,便足以令人敬畏。他自八岁接手唐家,便让唐家在黑道只手遮天,四年前,他又创投公司,全盘重组洗白,成为黑白两道都叱咤风云的人物……

他的势力已无法估量。

“唐少!”

“唐少!”

一路都是恭敬整齐的问好,唐北尧都没理会。他步伐匆匆,径直走向宋哲:“她人呢?”

他推掉了国际会议,长途飞行十几个小时赶来,眉宇间已尽是疲惫。他的嗓音低沉急促,难掩此刻的迫切……

寻找了四年的迫切!

第二章

“已经送去酒店了。”宋哲汇报,同时侧身替唐北尧拉开车门,“我这就送您过去?”

身为一级特助,自然要替老板想得周全:不仅人要带到,连房间也要准备好!毕竟是唐少的女人,而且找了多年……

没床没房间怎么行?

唐北尧点点头,坐入车中:“她闹了么?”以她的脾气,酒店想必遭了秧,他还得去面对一片狼藉。

“没……”宋哲有些为难。

“嗯?”唐北尧挑了挑眉,瞬间便听出了其中的端倪,他的眸光一冷,倏地转为锐利,“她怎么了?”

“乔小姐喝醉睡着了……”宋哲喃喃开口,微微发怵地干咳了两声,“……她应该还不知道您已经找到了她。”

所以怎么可能闹?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被“绑架”了……

“喝醉?”唐北尧却是眉心一紧,周身迅速升起危险气息,“谁灌的?”他可没允许这么把人带过来。

“是她自己喝的!”宋哲一急,连忙撇清,“好像是公司的聚会,我们跟踪过去的时候,她已经那样了。”

他哪敢灌唐少的女人?

找死么!

“公司聚会?”唐北尧低哼一声,唇角扬起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声音却是极冷,“她活得还挺好……”

他隐匿在昏暗里,俊脸上一派晦暗莫名。

宋哲越发不敢插话,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危险寒意,从后座蔓延开来……

……

酒店。

五星级配置,豪华包间层被整个包下。

这里非常安静,走廊上十步一个站着的,都是唐北尧的人。统一的黑色、统一的配枪……把酒店安保提升了百倍!

唐北尧刷开了房门,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人——

乔慕。

他找了四年的人。

他想象过无数种找回她的情景:激烈的、暴力的、甚至血腥的……但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她这么抱着枕头睡着,乖巧又安静。

他累积了四年的怒意,竟无处可发。

唐北尧驻足了数秒,才抬脚走近,刚坐上床沿,床垫的下陷便让她自发依偎过来:“唔……”她无意识地低吟,丢开小枕头,换了个更大的——

他。

久违的熟悉气息,她醉酒的大脑根本分辨不清,下意识就想抱着睡。

唐北尧的身形一僵。

她的手搭过来,小脸便自然而然枕在了他的膝上,及腰的长发四散开来,柔柔地垂了下去……她瘦了一点,却还是以前的模样。

“乔慕?”他轻声叫她的名字。

没有回应。

“乔慕?”他的长指扣住她的下颌,逐渐在增加力道,嗓音中隐隐透着危险,“你知道自己抱的是谁么?”

喝醉了随便抱一个么?

谁教她的!

放任了她四年,警觉性竟差成这样……

是不是真的安稳日子过得太久了?

“唔……”下巴被掐得生疼,这样睡得好难受。乔慕低喃出声,秀眉蹙了蹙,不由想要挣开,改换个姿势继续睡……

但没成功。

扣住她的指节还在用力,像是在强迫她睁眼。她困极,迷迷糊糊地嘟哝了一声,十分不情愿地睁开眼睛……

第三章

之后,乔慕整夜都没睡好。

惊恐、慌乱,牵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她好像看到了唐北尧,那个她躲了四年的男人。然后,她感觉眼前一黑,又坠入各种记忆混杂的梦境里——

‘不要!求求你……’

‘你不能这么对我……’

‘……唐北尧,我会恨你一辈子!’

她不停求饶,可没有用,衣服被撕裂的声音还在持续响起。他像是猛兽覆在她身上,愤怒地制住了她的挣扎,浑身都是炙热又危险的男性气息……

接着,便是身体传来的剧痛。

那是她的第一次。

那也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夜,没有任何美好,只有彻夜贯穿的痛。

‘听话。’梦中,他的声音低凉轻柔,但在她的耳朵里,却如同地狱魔音。因为他的每一次诱哄,都伴随着更深的索取和更多的痛楚。

不要!

她不要听话,不要这样!

“不要!”乔慕低呼一声,猛地从噩梦中惊醒,浑身都是一层冷汗。

太可怕了!

这四年前的记忆……

乔慕低喘着,努力平复被吓到紊乱的呼吸,缓了良久,才渐渐平静下来——只是一场梦。外面,天色大亮,窗外还有鸟鸣……

她早离开他了。

可是,为什么突然梦到这个?而且前半段的“梦境”,还那么真实。

乔慕不由蹙眉,一边思索一边起身,可刚一动,后颈的疼痛便让她“嘶”地抽了口凉气……脖子后面好疼!她是不是睡落枕了?

思绪因此被分散,乔慕扶着脖子,艰难地移动下床。

手机却正好在此时响起。

“喂?”

“慕慕,是我。”梁音的声音从对面传来,着急又担忧,“你还好吧?”

梁音是以前乔家佣人的女儿,也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她在这里四年,唯一没断联系的,就是梁音一家。

“还是老样子,挺好。你怎么打我电话,是不是见到我爸爸了?”爸爸被禁止探视,她想知道情况,只能向在监狱当医生的梁音打听,“他是不是有话带给我?”

“还是那句,让你好好过,永远不要回来。其实我找你是为了……”梁音叹了口气,为难地停了两秒,“是这样,我妈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前两天她刚学会上网,她……把你的信息发在了征婚的网站上。”

“什么?”乔慕心中一紧:她在H市的信息不能公开!

万一……

“你放心,都删掉了!”梁音连忙补充,“一共就挂了十分钟……以唐北尧现在的势力,他现在没找到你,应该就是没看到。”

梁音的分析有道理:H市离A市并不远,以唐家的势力,如果看到,早该有人来了!没人,就说明她现在还是安全的……

“那就好……”乔慕舒了口气,却依旧心有余悸——

可能是因为昨晚过于巧合的梦,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同一时间,楼下。

“唐少?”宋哲陪着站了一夜,终于忍不住转头,“就这么把她送回来?”

第四章

宋哲不解。

他从昨晚开始就没看明白——昨晚他守在房间外,不过十分钟房门便再度打开,唐少面色不善地扛了人出来,冷声下令:‘送她回去。’

就这样?

一下子推掉几个亿的生意,不远万里赶到这个小小的H市,就为了看她十分钟?身为男人,唐少竟然什么都没有做……

能忍得住?

而且送就送吧,可唐少把她“扔”回那张小床后,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走到楼下,就这么静静地在这里站了一夜……

地上散落一地的烟蒂,都是他孤独的证据。

“唐少,不如我们把人带回去吧?”宋哲看着都有些不忍,插嘴提议,“回去条件也好,能照顾她,而且我们的人看着她,她也跑不了第二次。”

唐北尧没发话。

这何尝不是他最初的想法?

不管有多大的愤怒,都先把人带回去再说!可是当他昨晚强硬唤醒她,强迫她睁开双眼那一瞬,他改变了主意……

因为她睁眼的那一刹那,他清晰地看到她眼中的迷蒙,转为至极的恐慌。

她恨他。

她更怕他。

所以,他几乎没给彼此反应的时间,直接一掌劈在她的后劲,把她打晕了过去……他不能这样把她带回去。

他在这里站了一夜,花了一夜的时间去思考、去部署——像是狩猎者,得编织一张天罗地网,才能围猎迷途的羔羊……

他那走失的羔羊。

“不必了。”丢下最后一截烟蒂,唐北尧抬脚踩灭,继而转身,“走吧。”他像是从一片晦暗中苏醒过来,又恢复清俊冷傲的神采。

“啊?当真不管了?”宋哲连忙追过去开车,频频回头,“要不要我派人暗中跟着?不然万一她察觉什么又走了……”

谁知道还要几个四年?

毕竟这次发现她的踪迹是那么偶然……

“不会。”唐北尧打断他,唇角噙着一抹清浅,显然自信满满,“我有安排。”

他说完,才似乎想到什么,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片,视线扫过上面的字迹,他的目光也随之转冷:“查一查,这是谁给她的?”

纸片上只有一行字:晚上来我房间,金帝酒店8304。

字迹,显然是个男人。

“好。”宋哲应声,连忙着手去办。

唐北尧揉着眉心,长久的清醒,他此刻才觉得疲惫。可是胸臆间又有种难言的烦躁和压抑,让他始终毫无困意。

“查到直接把人带过来。”沉吟了许久,唐北尧才复又开口,只有一个要求,“要活的。”

“是。”

乔慕一路都在疑神疑鬼。

比如:她早上起来莫名其妙的脖子痛,晨练的大妈说有一辆豪车在小区停了一夜,卖早餐的小姑娘说看到一个特别帅特别有气质的男人……

毫无关联的几件事,却让她总觉得发生了什么?

平静四年的生活,起了一丝莫名的波澜……可是她又找不到任何突破口!难道真是实习转正压力太大了,爱胡思乱想?

对了!

提到转正,她想到昨晚经理塞纸条的破事,脑袋开始疼了……

第五章

洁身自爱是一回事。

可得罪经理,下场堪忧,却是另外一回事。

乔慕硬着头皮进公司,已经做好了被经理百般刁难的准备,大不了就是转正失败,另寻工作。虽然,这份工作真的很好……

九点十分。

公司大致如常,大家都已投入工作,奇怪的是经理竟然没到,上级领导亲自来找了一次,说是经理手机也联系不上。

乔慕没放在心上。

她正打算埋头工作,眼角的余光却正好瞥见小田:她抱着一堆东西,正要去复印间复印,只是她的走姿特别吃力,双腿看起来一瘸一拐的……

乔慕一下子便反应过来。

虽然她不认同,但同事一场,终究是有些不忍心。乔慕蹙了蹙眉,终于还是起身,追上去帮她:“我帮你抱一点吧。”

“嗯。”小田低低地应了一声,跟在乔慕后面走,半天都不说话。

她的脸上有伤,高领的衣服也遮不住脖子上的痕迹,她始终低着头,直到乔慕看不下去,问了句“你还好吧?”,她才哽咽出声——

“他们昨晚三个人……”小田抽噎着,全身写满了委屈,“我说我第一次,也没人理我……还让我周末再去一次。”

“人渣!”乔慕低咒,正色询问,“要不要帮你报警?”

“你神经病啊!”听到“报警”两个字,小田立马止住了哭,脸上的委屈全转为愤怒,“你嫉妒我内定转正是么?你想报警害我?”

“我……”她这是什么逻辑?

委屈哭的是她,想“交换”内定转正的也是她。

“你出去!”小田吸着鼻子,不耐地把乔慕往外推,“反正我熬了过去,都内定了,我没什么跟你说的!”

“……”

话不投机半句多,乔慕拧了拧眉,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算她白好心。

……

“乔慕!”她刚走出去几步,便被主管叫住,“总算找到你了!正好,我手头上有个项目,你去历练历练。公司都和对方谈好了,就一些收尾工作,需要你出趟差。”

说到一半,她凑过来,压低了声音透露:“上层很器重你的能力,你把这件事办好,转正绝对没有问题的。”

“啊?可是……”乔慕有些意外,下意识朝复印间的方向看了一眼。

转正的名额有限,小田不是都内定了吗?

“可是什么啊!这项目效益大,你转正之后,直接就能拿到一万抽成!”主管打断她,“多好的机会!”要不是上层指名要乔慕,她都想自己去了……

虽然,她也想不通上层为什么指名要个实习生。

乔慕还被那个数字震着——

一万?!

那可是她一整年的生活费!

“好!我要去哪里出差?去几天?”内心衡量了数秒,乔慕忍不住动摇,还是应了下来,“那我需要做什么准备吗?”

“资料都在这里。”主管潇洒地把文件夹往她手上一塞,轻松地报出地名,“明天去A市。”

A市?!

乔慕的笑顿时僵在了脸上。

本书摘自微信公众号(开心一书) ,更多内容请关注后回复《邪性总裁请克制》阅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