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醉后爱上你小说,13 第13章

醉后爱上你小说,13 第13章

互联网 2021-08-01 06:13:16

那时候的她,对爱情还抱有浪漫的期盼,觉得相爱的人就会一直在一起,她自认绝对不会背叛他,因此,也认定他不会背叛自己的。

那时候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以为的天长地久只维修了半年左右,更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他会拿那些东西来勒索她。

虽然,理智上她觉得,勒索者就是齐铭,但情感上她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所爱的男人,会是那么丧心病狂的一个人。

或者,是齐铭以前所拍的那些相片,不知道怎么就被朋友拿走了,或者他拿电脑去修理,被修理的工作人员克隆下来了......

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人,原来是披着羊皮的狼。

不过,她也不是那种喜欢自欺欺人的人,是或者不是,总要有证据来证明的。

于是,她几乎将他家整个都翻转了,却没让她找到任何蛛丝马迹,直到她找人帮她黑了他的电脑。

其实,他的电脑里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除了些相片外,其他都是一些文件之类的。

本来,她也没有太在意那些相片,骤然看上去,就是一些女人的相片。

虽然有些,但一个身体健康的年轻男人,会喜欢上网收集这种相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相反地,如果他不看倒有些什么了。

本来,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既然在家里,及他的电脑里,也没有找到任何跟勒索蒋芷恩那件事有关的东西。

不过,当她不经意地点开了他的网上银行,却在他的账户过往的明细账单中发现,这几年来,他的户口多了不少钱,每笔不算多,有的是几万元,有的是十几万元,但每个月都有。

忽地,她脑海里闪过当晚,李达拍下她的相片,要她拿两百万元去赎回的事情。

难道,他们是认识的?难道李达口中的齐哥就是他?

这些女人的相片,难道就是他们一起所勒索过的受害者,他账户里那些钱,就是那样得来的?而她也是他准备要勒索的目标之一,这段日子以来,他对她全是做戏?

说真的,就算勒索蒋芷恩的人真的是齐铭,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如果他真的欠钱,想要在蒋芷恩身上赚一笔的话,说不准她还会帮他忙的。

但不是这种方式,不是用她那些相片,她可以容忍他有别的女人,可以容忍他不是好人,是个作奸犯科的人,但她无法忍受,他那样践踏她对他的一片真心。

一想到,李达对她所做的事,有可能是他同意,甚至是指使的,她便再也淡定不了,恨不得冲到他面前,问个清楚。

但她也知道,无凭无据,就算她问,他也不会承认的。

最重要的是,假若一切只是她的猜测,真相并不是如此的话,那么,就会大大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于是,她便将计就计,发了短信给他,说已经掌握了他以往所犯罪的证据,为了加强可信性,她还说出了李达跟他的关系,及将一些受害者的相片也从他电脑里克隆一份发回给她。

如果,他真的心虚,如期赴约的话,那么可以肯定,事情真的如她所猜测的一样。

勒索蒋芷恩的人,正是齐铭,也是说,他真的背叛了她,无论是以前,或者是现在。

在来这里途中,她一直祈祷,希望他不要让她失望,不要来这里,就算她一直尾随他其后,见他走进这大厦,她还为他辩护,他会来这里,只是事有凑巧罢了。

即使到了现在,她依旧希望他跟自己说,他不认识李达,一切不是她所想的那样,然而.....

.

“不,不是那样的,那是他自作主张,我没有答应要他那样做......”齐铭矢口否认跟自己有关。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没错开始时他是有些生气,她明明有钱,但却不肯拿出一些给他应急,但后来,当他说不如两人合作搞生意时,她也肯拿钱出来了。

虽然,当时她拿出来的只是五十万元,比他想像中少了,不过,他也不是真的想吞掉她全部的钱,不是吗?

因此,当李达表现出对她有不轨企图时,他却有些不舍,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李达会那么色胆包天,明知他不答应,还是动了她,最后还自招恶果了。

她深深的凝视着他,然后,轻扯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这么说,你是承认认识他了。”

这些女人的相片,难道就是他们一起所勒索过的受害者,他账户里那些钱,就是那样得来的?而她也是他准备要勒索的目标之一,这段日子以来,他对她全是做戏?

说真的,就算勒索蒋芷恩的人真的是齐铭,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如果他真的欠钱,想要在蒋芷恩身上赚一笔的话,说不准她还会帮他忙的。

但不是这种方式,不是用她那些相片,她可以容忍他有别的女人,可以容忍他不是好人,是个作奸犯科的人,但她无法忍受,他那样践踏她对他的一片真心。

一想到,李达对她所做的事,有可能是他同意,甚至是指使的,她便再也淡定不了,恨不得冲到他面前,问个清楚。

但她也知道,无凭无据,就算她问,他也不会承认的。

最重要的是,假若一切只是她的猜测,真相并不是如此的话,那么,就会大大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于是,她便将计就计,发了短信给他,说已经掌握了他以往所犯罪的证据,为了加强可信性,她还说出了李达跟他的关系,及将一些受害者的相片也从他电脑里克隆一份发回给她。

如果,他真的心虚,如期赴约的话,那么可以肯定,事情真的如她所猜测的一样。

勒索蒋芷恩的人,正是齐铭,也是说,他真的背叛了她,无论是以前,或者是现在。

在来这里途中,她一直祈祷,希望他不要让她失望,不要来这里,就算她一直尾随他其后,见他走进这大厦,她还为他辩护,他会来这里,只是事有凑巧罢了。

即使到了现在,她依旧希望他跟自己说,他不认识李达,一切不是她所想的那样,然而......

“不,不是那样的,那是他自作主张,我没有答应要他那样做......”齐铭矢口否认跟自己有关。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没错开始时他是有些生气,她明明有钱,但却不肯拿出一些给他应急,但后来,当他说不如两人合作搞生意时,她也肯拿钱出来了。

虽然,当时她拿出来的只是五十万元,比他想像中少了,不过,他也不是真的想吞掉她全部的钱,不是吗?

因此,当李达表现出对她有不轨企图时,他却有些不舍,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李达会那么色胆包天,明知他不答应,还是动了她,最后还自招恶果了。

她深深的凝视着他,然后,轻扯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这么说,你是承认认识他了。”

他愣了下,有些捉摸不定她想说什么。

“你知道吗?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以为,你就是我这辈子的幸福,所以,为了你,我不惜放弃做回我自己,为了你,我愿意当一个普通的女人......

可惜,可惜你太令我失望了,你毁了我的梦想。”她的语气中有着惋惜,唇角的笑痕很诡异。

望着她脸上的笑容,他忽地有点头皮。

“你今天约我来,到底想做什么?”

突然间,他意识到,她约他来这里,并不是要勒索他钱这么简单。

“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凡是有负我的人,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她笑咪咪地望着他道。

他没有回话,只是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她。

不知道是否他的错觉,总觉得现在的她很危险,可她也只是一个弱质纤纤的女人,身上也不见有什么武器,他安抚自己不用太过敏感。

“我这个人脾气不好,经常惹事生非,欺负人,也做过一些对不起别的人的事,但我自问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为什么你要那样对我?”她踏前一步,声音倏地变得有些尖锐起来。

“我说过,李达的事不关我的事。”他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你敢发誓,你从来没有想过,像对付以前那些女人一样对付我?你敢发誓,你是爱我的?”她咄咄逼人地问。

“我是爱你的,我可以发誓。”

面对着气势迫人的她,他立即反应道。

听着他的话,她弯了弯嘴角,神色却变得妖异起来。

“原来,你爱我,多动听的话,我都差点相信了。”“你不相信我的话吗?我是真的爱你。”听着她的话,他焦急地道。

其实,他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何要急着跟她解释,好像怕了她似的,但是左看右看她,都没什么值得可怕的地方不是吗?

“哦,你爱我?那你有多爱,证明给我看看。”曹乐怡以着戏谑的口吻道。

“我——”他舔嘴唇,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就听到她说。

“说不出来?那真是令人太失望了,好吧,既然你说不出来,不如让我来说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