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重生到洪天贵福的小说,重生之太平大道小说在哪看-《重生之太平大道》全文阅读

重生到洪天贵福的小说,重生之太平大道小说在哪看-《重生之太平大道》全文阅读

互联网 2021-05-06 23:36:19
重生之太平大道 第三章 初识李秀成首页

字体:大 中 小    护眼关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太平大道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重生之太平大道,重生之太平大道小说是著名作家遥想当年子明的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界很陌生的制度,鬼明白这种仪式就要做些什么?他可不想因为这种事被人识穿身份。当日王的遗体沐浴净身被两块黄稠掩盖住埋在黄土之中时,每个人的眼中的悲伤却是万分真真切切并且生活现实的,围城的是曾曾国藩的五万湘军,而天京城中仅有两万老弱,且城中的米粮早以被数百当天王的遗体净身被一块黄稠掩盖埋入黄土之中时,每个人的眼中的哀伤却是万分真切而且现实的,围城的是曾国藩的五万湘军,而天京城中只有三万老弱,且城中的米粮早已被数百万的城民食之一空,军心民心动荡。。...

重生之太平大道小说-第三章 初识李秀成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修真管理局我的冰山女总裁超级金币兑换系统封神第一帝流云引南宋一代目许卿繁华盛世魔界神女来袭三国的女人临神传

天王的下葬仪式非常简单,至少在中国旷古千年的帝王下葬仪式中可谓是简单异常的,只是在金龙城后的后花园里,悼念者更是只有聊聊的数十个人而已,有洪天贵福认识的,也有从未见过的(当然这里的洪天贵福也就是燕鑫,下文亦然),主持仪式的是遗留在天京城尚未离开的外籍官员通事官领袖接天义哈得烈,他为天王完成了最后的祈祷和祝福,据说他下午便要要返回英国了,不过有他在,也是让洪天贵福大松一口气,对于这个极为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制度,鬼知道这种仪式又要做些什么?他可不想因为这种事被人识破身份。

当天王的遗体净身被一块黄稠掩盖埋入黄土之中时,每个人的眼中的哀伤却是万分真切而且现实的,围城的是曾国藩的五万湘军,而天京城中只有三万老弱,且城中的米粮早已被数百万的城民食之一空,军心民心动荡。

而那穷凶极恶的曾剃头,为了减少自身的损失和极大消耗天国的有生力量,更是在天京外围构筑坚城壁垒,内防突围,外防偷袭,以逸待劳,堪堪把一场可谓空前的攻坚战打成了一场防御战,而天国将士在无奈中,只能用血肉之躯一次次冲击湘军营盘,战果自然不言而喻。

待到仪式结束,诸王散去,洪天贵福堪堪在人群中找到了天国最后的屏障——忠王李秀成,这也是他求生的唯一倚仗,至少目前他心中是怎么想的。

“成叔,能告诉我吗?我们还有希望吗?”洪天贵福并不是不知道结局,只是想要从这位身经百战,深受天国将士爱戴的将军口中切实的知道一些目前的状况而已,他需要知道自己的身边还有什么是可以利用的。

其实,忠王在人群中也并不难认,反看其他诸王不是犹如肥猪一般的勇信二王,便是好似自己眼下这般弱冠无知的懵懂少年,说来这些其实也全是这倒霉太子爷,也就是自己的亲戚。而忠王却是恰恰相反,身材虽好似消瘦,但腰杆挺直,一身英武之气,面如刀削,眼神锐利如箭,与他对视都是要提着几分胆量的。而且也只有他在面对天王下葬的时候是不曾流过一滴眼泪的。倒不是说他不够恭敬和感伤,而是因为他已经见过太多的死亡,哀伤对于他来说无非只是怯懦的表现而已。

“回禀幼天王万岁,臣清晨十分已经视察过城防,外城神策、太平等门虽有被清妖轰塌数寸,但赖幼天王鸿福,我天朝将士用命,多已修补如初……干王殿下已经前往四处筹兵,待援军至,与我城内守军内外策应,届时妖兵必败,必能生擒曾妖头以献陛下!”

对于在李秀成眼中一如十六岁少年的洪天贵福将他单独拉至一边询问城防军情这种可谓诡异的情形,这让他颇感怪异,也不是说他洪天贵福没有资格询问,早在下葬仪式结束以后,眼前这个少年就被月宫娘娘及勇信二王拥立而称天王了。只是,在李秀成的眼中,这少年和其父一样,自打进了天京城,便是从未涉足世外一步,俨然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童,别说战争,怕是就连清兵长什么样都是形容不出的,怎么会问这些?只是接下来的谈话显然是要让这位身经百战,阅人无数的干才大吃一惊了。

“那如果玕叔(洪仁玕,即上述干王)迟迟没有募到兵呢?城中人心惶惶,孤城必不能久守,我们怎么办?”洪天贵福自然不会把李秀成最开始的话当作一回事,这等从底层士兵艰难爬上顶层执政者的人,是最会懂得逢场作戏,遇事画圆的,就算是忠臣良将也跳不过这中间的关系。

“这……臣以为:现如今天京周郡已然尽落敌手,江上遍布湘军蚊子快船,且天王陛下身处天威,皇恩散布,定能挫敌锐气。另外老天王已然回天,不日定可携百万天兵下凡杀妖,其实干王殿下幕兵之用只是为了其后反攻安庆而已。陛下勿……”

“这些话多半是父王跟你说过的吧!”看着李秀成闪烁其词,不着边际的言论,更是让洪天贵福一阵恶寒,真不知道那洪秀全,自己那理论上的父王得昏庸成什么样,才能将眼前这上将之才指导得满口瞎话,无奈自己无兵无人缘,想要改变那预想的局面,还真的要仰仗眼前这位截止目前都还不相信自己的人,干脆直截了当说个明白好了,至少能看看李秀成的态度,“父王年迈,已然昏庸,有些事还请成叔不要见怪,城中老弱多,青壮少,清军围城日久却不用力,单耗我军钱粮斗志,如此下去,天京城危在旦夕,不如让城别走,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这……前线军情万急,请容属下告退!天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可情形却是有点出人意料,未等洪天贵福话音落尽,那李秀成便是毫无答话的意思不说,更是恭敬的拜伏下地,后退三步后,立马转身扬长而去。

看着这位被喻为“万古忠义”的李秀成桀骜的背影,洪天贵福反倒不恼,只是微微一笑也便漫步离开了后花园。洪天贵福心中已经了然,虽然李秀成并没有说明自己是否会按照自己言明的意思去做,但单从他临走时猛然闪光的眼眸里,已经知道自己摆脱命运的第一步已经完成。至少得到了李秀成的初步认可,这让洪天贵福一扫先前的阴霾,很是开心。不得不说,他李秀成确是一个聪明人啊……

至于说他李秀成为什么没有当即表示忠心,表明立场,多半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这深宫大院,哪怕是这身后的小树丛,鬼知道里面藏着什么,言多必失……

“幼天王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小卑职给您更衣。”不过,刚踏入寝宫内院,却是被一阵突如其来德夜莺一般的轻鸣给吓了一跳。不用说,这动静定然是来自于那所谓的殿前第一千三百六十一检点林元春,光看气色,显然比起之前听到洪天贵福说道天国败亡时要好上许多了,看样子生活在深宫大院中的人适应和调节能力果然很不一般。

“话说你这妹子,下次出现的时候能用正常点的方式吗!?会吓死人的!”其实洪天贵福也并不是当真生气,一个上午的时候,尤其是几经仪式折腾之后,多少也让他习惯了几分在这个封建社会作为顶层王者的非一般感觉。这一回来当然是要先逗逗这个自打来到这个时代,并给自己留下深刻影响的女孩了。

不过,话说回来,题到女孩这种神秘物件,本应该在这种深宫之中最为常见,美女更应该是比肩接踵围着你乱转,可也不知道这宫里都是些什么破规矩,一路走来,没见到一个男人不说,光是看见的女人也都是远远的便低垂着脑袋,就好像自己有多难看,极度影响市容市貌一般,至少截止目前,洪天贵福游历天国两个多时辰,转悠大半个金龙内城,后脑瓜子倒是没少见,但美女也就眼前这么一个,这让洪天贵福在苦恼中不得不带着点庆幸。

其实也不用想,那女孩自打听到自己这王霸之气四溢的话语起,定然是倒头便拜,洪天贵福干脆在话音刚落的时候便立马上前一步,双手搀住那女孩就势下跪的身形,脑袋更是就势轻探到她小巧细腻的耳边,对着她的耳朵轻吹一口气后,低声说道:“如果不想挨罚,跟我进屋。”

“是。”这女孩倒也乖巧,微微挣脱掉洪天贵福那双颇带侵犯意味的咸猪手,低吟一声便跟着洪天贵福的脚步毕恭毕敬地进了内室。只是不知是因为洪天贵福先前颇显亲昵的举止,还是那双透着狼性的目光的照耀下,惹着那对小耳朵越发火红,尤为可爱迷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太平大道小说简介

《重生之太平大道》是作者遥想当年子明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界很陌生的制度,鬼明白这种仪式就要做些什么?他可不想因为这种事被人识穿身份。当日王的遗体沐浴净身被两块黄稠掩盖住埋在黄土之中时,每个人的眼中的悲伤却是万分真真切切并且生活现实的,围城的是曾曾国藩的五万湘军,而天京城中仅有两万老弱,且城中的米粮早以被数百当天王的遗体净身被一块黄稠掩盖埋入黄土之中时,每个人的眼中的哀伤却是万分真切而且现实的,围城的是曾国藩的五万湘军,而天京城中只有三万老弱,且城中的米粮早已被数百万的城民食之一空,军心民心动荡。。...

重生之太平大道小说-第三章 初识李秀成全文阅读

天王的下葬仪式非常简单,至少在中国旷古千年的帝王下葬仪式中可谓是简单异常的,只是在金龙城后的后花园里,悼念者更是只有聊聊的数十个人而已,有洪天贵福认识的,也有从未见过的(当然这里的洪天贵福也就是燕鑫,下文亦然),主持仪式的是遗留在天京城尚未离开的外籍官员通事官领袖接天义哈得烈,他为天王完成了最后的祈祷和祝福,据说他下午便要要返回英国了,不过有他在,也是让洪天贵福大松一口气,对于这个极为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制度,鬼知道这种仪式又要做些什么?他可不想因为这种事被人识破身份。

当天王的遗体净身被一块黄稠掩盖埋入黄土之中时,每个人的眼中的哀伤却是万分真切而且现实的,围城的是曾国藩的五万湘军,而天京城中只有三万老弱,且城中的米粮早已被数百万的城民食之一空,军心民心动荡。

而那穷凶极恶的曾剃头,为了减少自身的损失和极大消耗天国的有生力量,更是在天京外围构筑坚城壁垒,内防突围,外防偷袭,以逸待劳,堪堪把一场可谓空前的攻坚战打成了一场防御战,而天国将士在无奈中,只能用血肉之躯一次次冲击湘军营盘,战果自然不言而喻。

待到仪式结束,诸王散去,洪天贵福堪堪在人群中找到了天国最后的屏障——忠王李秀成,这也是他求生的唯一倚仗,至少目前他心中是怎么想的。

“成叔,能告诉我吗?我们还有希望吗?”洪天贵福并不是不知道结局,只是想要从这位身经百战,深受天国将士爱戴的将军口中切实的知道一些目前的状况而已,他需要知道自己的身边还有什么是可以利用的。

其实,忠王在人群中也并不难认,反看其他诸王不是犹如肥猪一般的勇信二王,便是好似自己眼下这般弱冠无知的懵懂少年,说来这些其实也全是这倒霉太子爷,也就是自己的亲戚。而忠王却是恰恰相反,身材虽好似消瘦,但腰杆挺直,一身英武之气,面如刀削,眼神锐利如箭,与他对视都是要提着几分胆量的。而且也只有他在面对天王下葬的时候是不曾流过一滴眼泪的。倒不是说他不够恭敬和感伤,而是因为他已经见过太多的死亡,哀伤对于他来说无非只是怯懦的表现而已。

“回禀幼天王万岁,臣清晨十分已经视察过城防,外城神策、太平等门虽有被清妖轰塌数寸,但赖幼天王鸿福,我天朝将士用命,多已修补如初……干王殿下已经前往四处筹兵,待援军至,与我城内守军内外策应,届时妖兵必败,必能生擒曾妖头以献陛下!”

对于在李秀成眼中一如十六岁少年的洪天贵福将他单独拉至一边询问城防军情这种可谓诡异的情形,这让他颇感怪异,也不是说他洪天贵福没有资格询问,早在下葬仪式结束以后,眼前这个少年就被月宫娘娘及勇信二王拥立而称天王了。只是,在李秀成的眼中,这少年和其父一样,自打进了天京城,便是从未涉足世外一步,俨然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童,别说战争,怕是就连清兵长什么样都是形容不出的,怎么会问这些?只是接下来的谈话显然是要让这位身经百战,阅人无数的干才大吃一惊了。

“那如果玕叔(洪仁玕,即上述干王)迟迟没有募到兵呢?城中人心惶惶,孤城必不能久守,我们怎么办?”洪天贵福自然不会把李秀成最开始的话当作一回事,这等从底层士兵艰难爬上顶层执政者的人,是最会懂得逢场作戏,遇事画圆的,就算是忠臣良将也跳不过这中间的关系。

“这……臣以为:现如今天京周郡已然尽落敌手,江上遍布湘军蚊子快船,且天王陛下身处天威,皇恩散布,定能挫敌锐气。另外老天王已然回天,不日定可携百万天兵下凡杀妖,其实干王殿下幕兵之用只是为了其后反攻安庆而已。陛下勿……”

“这些话多半是父王跟你说过的吧!”看着李秀成闪烁其词,不着边际的言论,更是让洪天贵福一阵恶寒,真不知道那洪秀全,自己那理论上的父王得昏庸成什么样,才能将眼前这上将之才指导得满口瞎话,无奈自己无兵无人缘,想要改变那预想的局面,还真的要仰仗眼前这位截止目前都还不相信自己的人,干脆直截了当说个明白好了,至少能看看李秀成的态度,“父王年迈,已然昏庸,有些事还请成叔不要见怪,城中老弱多,青壮少,清军围城日久却不用力,单耗我军钱粮斗志,如此下去,天京城危在旦夕,不如让城别走,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这……前线军情万急,请容属下告退!天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可情形却是有点出人意料,未等洪天贵福话音落尽,那李秀成便是毫无答话的意思不说,更是恭敬的拜伏下地,后退三步后,立马转身扬长而去。

看着这位被喻为“万古忠义”的李秀成桀骜的背影,洪天贵福反倒不恼,只是微微一笑也便漫步离开了后花园。洪天贵福心中已经了然,虽然李秀成并没有说明自己是否会按照自己言明的意思去做,但单从他临走时猛然闪光的眼眸里,已经知道自己摆脱命运的第一步已经完成。至少得到了李秀成的初步认可,这让洪天贵福一扫先前的阴霾,很是开心。不得不说,他李秀成确是一个聪明人啊……

至于说他李秀成为什么没有当即表示忠心,表明立场,多半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这深宫大院,哪怕是这身后的小树丛,鬼知道里面藏着什么,言多必失……

“幼天王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小卑职给您更衣。”不过,刚踏入寝宫内院,却是被一阵突如其来德夜莺一般的轻鸣给吓了一跳。不用说,这动静定然是来自于那所谓的殿前第一千三百六十一检点林元春,光看气色,显然比起之前听到洪天贵福说道天国败亡时要好上许多了,看样子生活在深宫大院中的人适应和调节能力果然很不一般。

“话说你这妹子,下次出现的时候能用正常点的方式吗!?会吓死人的!”其实洪天贵福也并不是当真生气,一个上午的时候,尤其是几经仪式折腾之后,多少也让他习惯了几分在这个封建社会作为顶层王者的非一般感觉。这一回来当然是要先逗逗这个自打来到这个时代,并给自己留下深刻影响的女孩了。

不过,话说回来,题到女孩这种神秘物件,本应该在这种深宫之中最为常见,美女更应该是比肩接踵围着你乱转,可也不知道这宫里都是些什么破规矩,一路走来,没见到一个男人不说,光是看见的女人也都是远远的便低垂着脑袋,就好像自己有多难看,极度影响市容市貌一般,至少截止目前,洪天贵福游历天国两个多时辰,转悠大半个金龙内城,后脑瓜子倒是没少见,但美女也就眼前这么一个,这让洪天贵福在苦恼中不得不带着点庆幸。

其实也不用想,那女孩自打听到自己这王霸之气四溢的话语起,定然是倒头便拜,洪天贵福干脆在话音刚落的时候便立马上前一步,双手搀住那女孩就势下跪的身形,脑袋更是就势轻探到她小巧细腻的耳边,对着她的耳朵轻吹一口气后,低声说道:“如果不想挨罚,跟我进屋。”

“是。”这女孩倒也乖巧,微微挣脱掉洪天贵福那双颇带侵犯意味的咸猪手,低吟一声便跟着洪天贵福的脚步毕恭毕敬地进了内室。只是不知是因为洪天贵福先前颇显亲昵的举止,还是那双透着狼性的目光的照耀下,惹着那对小耳朵越发火红,尤为可爱迷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返回顶部

果圃人家网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