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镇雄二手货车交易市场,摩托车骑行对你意味着什么?

镇雄二手货车交易市场,摩托车骑行对你意味着什么?

互联网 2021-01-17 21:34:47
意味着生活。

和少爷们不同,类似于骑马,射箭,打猎之类的刺激事虽然我等屁民也干,但不是为了刺激,而是为了能吃上一口饭,所以摩托车对于我来虽然有很多故事,但更多的是工具,为了生存。

骑摩托这种现在看起来刺激又热血的事情,对于儿时的我,不过是每天类似于吃饭喝水的一种生活必经之路罢了。

我想每年回家的春运摩托车大军,也不是看上了摩托车的驾驶乐趣,而是生活就没有给出别的选项。

所以摩托车对我来说,跟激情,刺激关系不是很大,它有乐趣,也是生活本身的乐趣,它的危险,也是生活本身的危险。

………………………………………………………………………………………………

大概是十一二岁的时候开始接触摩托车,那个时候坐在摩托车上脚根本够不到地上,基本上就是一条腿搭在座上,以一种比较鬼畜的方式单脚着地才能保持平衡。

当时骑得摩托车主要有两种,什么狗屁型号都记不清了,大概就是一个是五个档位的俗称“大摩托”,速度快而且沉。另外一种三个还是四个档位的记不清了,人称“小摩托”或者“女式摩托”,用户体验比较温柔,就是他妈的加速死活加不上。

当时大家的主要交通方式基本靠走,自行车作为补充,小时候还记经常有人来回借自行车。

我们家买摩托的原因也比较奇怪,我爸有次喝多了,然后就骑了一辆回来,歪歪扭扭的骑回来,停在家里,非常好看。当时也没给钱,后来还是我妈把钱给人送过去的。

当时我爸还是一个比较冲动的年轻人,他觉得男人就应该有一辆摩托车,他是个男人,所以,应该有,然后,不管有没有钱,直接骑了一辆回来。

他有我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岁,大概三十多岁的时候才慢慢开始变得沉稳,也就是说,在我生命的前十几年,他一直是以一种比较冲动的方式生活。摩托是他冲动生活的一个忠实记录者,记录了他骑着摩托上墙,骑着摩托下河,骑着摩托把自己的条纹西服烧的都是洞洞的澎湃生活。

所以我现在的一些生活习惯我就很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觉得都是遗传,都,是,遗传。

他变得沉稳了一点以后就不怎么骑摩托车了,顺利下放给我了我。不过这台车上到处都是他留下的痕迹,车头的碎灯,仪表盘上的胶带,车前瓦的剐蹭,车后裸露的线头,油箱上的伤疤……我很长一段时间不理解到底怎么样诡异的撞车会撞到油箱,直到后来我也撞了一次我才明白……

我第一次骑得时候,甚至离合都不管用,骑过这种排量的摩托的人应该了解,如果没有离合,这种车挂上档就会熄火,而且就算是能走,换挡的时候只能依靠卡油门了来解决……

但是我爸为了让我能早日骑上摩托车解决他买菜买油买零件等杂货的工作,一脸坚定的忽悠我上车。

我记得他原话是这么说的:“你想啊,你第一次骑车就没离合,没刹车(对,这车前后刹都坏了),没有启动器(只能靠人蹬),肯定练技术啊,以后你要是骑一个好的,肯定更容易上手啊……

当时这种充满忽悠的话在年幼的我看来“他说的好有道理,完全找不到理由反对诶~”然后就兴致冲冲的跨上这台车,走向新世界~

为了解决挂挡就熄火的问题,当时我爸出的主意时,我先打着火不挂挡,他在后边推,后边推,推……

有一定速度以后,再挂挡就不容易熄火了,不得不说这很管用,起码能走了。至于换挡呢,就靠我自己靠天赋琢磨了……

hard模式确实比较磨练技术,就是不太雅观。在乡间充满花香的小道上,你会看见,一个比车高不了多少的小孩,艰难的推着一辆摩托往前跑,跑几步赶紧爬上去,然后冒着黑烟就走了,也有可能还要下来再推一段。如果你运气比较好,你可能会遇见气急败坏的小孩多次重复上述步骤。而且,因为当年用的汽油比较劣质,你可能还会遇见打不着火的小孩在路边骂街的场景……

极具观赏性~

后来我爸觉得这太耽误事了,买个菜都要个把小时,还不如跑着快,就把离合修了,但是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怎么想的,没有修刹车,没有修刹车,刹车…………

所以我一般都是靠一档压车,然后熄火停,我知道这对车不好,但是我也米有办法……

除此之外就只能靠脚刹,或者跳车了……

一次在菜市场,前边有个肥胖的中年妇女骑着自行车突然掉头,害得我熄火换挡加脚刹跳车,可是跳下来了车还往前走,没办法我只能拉着车把,在原地旋转………………

我感觉整个菜市场的人都在看我,一个炫酷的少年,拉着摩托车原地转了半圈,地上留下了一个轮胎摩擦摩擦留下的黑印儿,大家都憋着笑,气得我几次打火都没打着……

从此讨厌所有不守规则的中年妇女……

并且,拒绝出去买菜。

我爸得知事情的由来以后,默默地修好了刹车,也给整车做了一次大保健,换了一些小零件。

但是整这个时候的车已经开始出现一种老态,仪表盘心随路动,瞎几把指,喇叭再没响过,灯也再没亮过,后边裸露的线头都生了铜锈,发动机一启动就哈拉哈拉的咳嗽,跟他妈哮喘似得,我们家的狗听着这个就知道我回来了,大老远的出来迎接,后来我修好以后,它反而听不出来是我了,一条傻狗,红色的,我爸还给它起了一个很洋气的名字,叫“苏丹红”。

…………

这次大修以后,它成了我的专属坐骑,我每天放学骑着它去买菜买肉,给地里忙活的人送水送饭,有时候给远在其他村的亲戚送个自己家种的水果蔬菜,或者自家做的肉啊酱啊咸鸡蛋鸭蛋鹅蛋什么的。

我姥姥特别喜欢听我摩托车的声音,在持续的几年记忆中,我姥姥看见我就一直重复一句话:“都这么高啦,都会骑摩托了,都长成一个大人啦~”我每次听了都很开心。

但其实那几年我根本没怎么长,就是听着乐,我十五岁的时候才长到一米七,之前发育一直迟缓,每次姥姥的感叹不过是对时间的肯定罢了,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小孩。

不过那时候,摩托车已经是匹老马了。我第一次骑上它的时候,它还是匹光背儿烈马,桀骜不驯,炸裂般的暴躁,没有它到不了的速度,没有它追不到的风,它从未让我失望,从来都是我先大口喘气的喊停,喊雅美蝶,雅美蝶……

以前它年轻的时候,加速快,速度更快,昆虫打到我的镜片上,瞬间成为一滩汁水,迎面的风简直要把我加宽加厚的脸皮撕裂……

可是后来,我逐渐长大,需要更暴躁的速度的时候,它已经老了。上一百的时候它就跟要射了一样浑身抖,速度再高的时候浑身不仅抖,还响,感觉它已经开始骂我了,我也舍不得了,就慢慢把速度降下来。

小时候生命意识非常淡泊。因为百科全书上一句“蛇死了以后心脏还会继续跳动一段时间”,为了知道还能跳多久,就抓了一条野蛇拿来剥,看着密集跳动的红色心脏几个小时才归于平静,准确的记下实验的结果,看着代表时间长度的数字,却一点感受不到生命的流逝,蛇的,还有我的。

但是在老马身上,却一直能感受到这种变化,感觉每一次跨上它,我的手都在变大,腿在变长,力量在增加。与我相比,它在变小,甚至衰老,我不禁想扇自己脸——那条蛇死的真冤

我居然在一台机器上感受到了时间带来的变化……

时间还带来另一种变化。

喜欢骑摩托车的人可能会听过一句诨话,叫“要想死得快,就骑一脚踹”。

一脚踹说的就是摩托。我记得看过某个论文里,摩托的车祸死亡率在各类交通工具中位居榜首。

毕竟汽车是“铁包肉”,摩托是“肉包铁”,但是有些时候是真的,真的没有太多选项给你,命很重要不假,但是有时候,没有钱,也就没有命。

钱能买命,命也能换钱。

我们家那时候开了一个乱七八槽的厂,加工一些乱七八槽的东西卖给一些乱七八槽的人。

经常这个机器换了需要换零件,那个机器坏了需要修,出问题了,一条线的工人都要在那等着,我爸就会找几个人在旁边拆机器,力求快速修好,不然工人就要放假,订单就做不完,工人有意见不说,甲方还要罚钱。

这时候不管我在干什么,看书也好,吃饭也好,跟小姑娘聊天也好,打游戏也好(我就这么点爱好),统统停下来,快马加鞭的去买零件,各种神奇的零件,有时候是给我写个单子,有时候是直接口述,多大的板子,什么样的油,什么型号的电线,开关等等。这时候我就骑着我的老马摩托,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镇上的五金店,告诉老板,我要这个这个这个,那个那个那个。然后再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来,不分白天黑夜。

有一次夜里,骑着没有灯的老马,走在泥泞的小路上,千辛万苦,满脸泥巴的回到厂里,发现整个厂都黑了,方圆几里也都是黑的,吓得我以为自己走错路,到了什么荒郊野外。后来才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变压器烧了,周围都停电了,有个工人的脸都被烧掉一层皮,我又推着满是泥巴的老马出去买药

那一夜给我累成狗,后来被电力局罚了好几千,一夜赔了一万多……

我表哥家也是开了一个厂,他有次晚上着急借钱,可能是心理搁着事了,直接骑着摩托撞到了一家人的墙上,实打实的撞墙真牛逼啊,整个摩托前半段全碎了,幸好墙比较矮,他直接从墙上飞了过去,碎了一根手指,为了保住那根手指,往里边打了钢钉,借来的钱全接手指用完了,后来他们家的厂就倒闭了,不过那台摩托倒是一直在他们家仓库放着,还保持这车祸现场的样子,我哥还专门拉我去看,告诉我,我们家出一个车祸现场就够了,所有人都记得,钱重要,也得有命花才行。

后来我们家的厂子也倒闭了,赔了好多钱。我分析主要是因为我们卖货给乱七八槽的人,乱七八槽的人给不给钱是个概率事件。这件事后我们家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我爷爷为此专门给我订了三个规矩,一:不能做生意;二:不要做生意;三:不要做乱七八槽的生意;

这三条规矩我一直记得很清楚,在后来我学法律的时候对“归因”的理解有着巨大帮助。

因为赔了好多钱,所以为了减少损失,当初我累死累活买回来的好多东西,现在都用不上了,又要卖出去。很多东西都卖了,变卖家产是一件非常他妈的难受的事情,我爸想把老马也买了,卖家都上门了,挑这个毛病哪个毛病我看着就烦,被我拦下了,我说它也值不了几个钱,留在我手里,偶尔还能发挥点用,就算不用,好歹也留个念想儿吧……

后来能卖的都卖了,就剩一些大铁疙瘩了。我爸就谋求新事业去了,我妈心情依旧很差。只能我骑着老马遍地跑,问附近的同类的厂,要不要各种零件哟,大甩卖了哟,原价都是七块八块的,现价半价就卖哟。两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两块钱,你买不了上当,两块钱,你什么都买不了,你个穷逼。

后来,遇见一个看起来和颜悦色的中年妇女,说跟我爸爸是同学,勉为其难的买一些吧,算是帮忙,人家有心帮忙,我也不能失礼。我很开心的就没要定金,让她拉走了一批。结果她前脚走,后脚就先变卦,后压价,又坑我一次。妈的,当时气死我了,落井下石,趁人之危,趁火打劫,人中渣滓,我讨厌这种中年妇女。我骑着老马带着棍棍在他们厂附近一直转悠,要不是她放狗咬我,我可能冲动之下会做一些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救不了我的事,不过还好老马跑得快,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狗都咬到排气管了,我才加速跑出去。这也是后来我一直养猫多的主要原因。

几个月后,我问我爸,他说,他没有同学做这个。我说那我被人坑了,我气不过,我还想砸她们家。我爸说人家也算是帮忙了,那些东西也不值太多钱,忍忍就过去了……

我一直到离开家都忍不过。妈的早晚有一天我要拿回来,居然坑我。

不过无所谓了,我已经记不得太多东西了。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家里缓过来了。就是我爸再也不骑摩托了,他喜欢上了电动车,因为他觉得电动车比较稳,嗯,他每次骑电动车我都建议他开车走,因为他一米八六的个像骑个玩具,大老远的都看不见车,就看见一个人在往前滑行……

从那以后,老马成了我专属的老马,就是真他妈老,都已经老到开始漏油了,不过我还是很爱它。我去了外地念书,走之前,给它加满油,让它任性的漏,随便的漏,怎么开心怎么漏。回到家的时候,总要找点理由骑骑它,有时候是去我们一起走过的路,去走过千百遍的田里,去姥姥家,姥姥都快认不出我了。还有一次鬼使神差的去了以前经常光顾的五金店,真他妈老马识途。

远远的看见那块熟悉的招牌已经破的不能再破了,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我在心里默默的吟着比较能反应当前局面的诗词……

结果没注意撞到了一辆他妈的电动车,真他妈扫兴啊。我从地上爬起来准备生气的时候,电动车的主人认出来我了:“啊,你不是那个谁,那个谁的大儿子,你们家有个厂,你以前还常来我这买东西的,你忘了?”,妈的,撞到熟人了,原来是五金店的老板,我说嗯呐,就是我,老板脑子真好使,还记得我啊,你他妈骑车不看路啊~

我又开始酝酿感情了,啊,家乡啊,少小离家老大回,家乡遇熟人~

结果他一句话就把我拉回了现实。

他说我肯定记得你啊,你还欠我钱呢,我们还有几个零件钱没结清呢…………

麻痹…………

这一撞,又撞进去好几百。妈的秃头五金店老板真的翻出来一本账来,上边还龙飞凤舞的签着我的名字,我还有点怀疑是不是我的,不过一看那些熟悉的零件,我现在还能背出来名字,应该是我的没跑了。

老板可开心了,问我在哪工作,现在干嘛,说厂子怎么突然停了,我还去看过,不是好好地么,那么大的厂,不干了?

我接过老板递来的烟,点了两下才点着。我说厂子早他妈倒闭了,我现在在外面呢,我们家都转行了。老板说,回来呗,回来再干它一炮,你们也熟悉这个路子,在哪干不是干啊,哪好都不如家好……

我说是啊,哪好都不如家好。扭头看见店里有个年轻人,看发际线应该是老板儿子,在给一个小孩拿货,那小孩也没给钱,签个名字就跑了,妈的,这种店怎么就没倒闭呢。跟老板扒拉了两句我就走了,怕他一会再他妈翻出来一本账,就比较尴尬了,所以我果断拒绝了他要请吃饭的由头,骑上车头也不回。

被老板打断了我和老马的旅行我很不爽,又不想在镇里再碰见熟人,于是毫无目的的跑到一条新路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修的路,空旷又宽敞,最重要的是没有城里那种让人看着就菊紧的傻逼限速,估计还没来得及安,正好。我脱掉了上衣,晃了晃油箱,听到清脆的回响后,把油门轰到最大,老马的声浪一如它年轻的时候嘹亮,我感觉我也年轻了妈的,真是个傻逼啊,估计到八十也能被引擎点燃。

用脚拨着地,就像我们第一次遇见的那样——我推着它,再没有当年的沉重,直到挂上档,直接拧到底,像根豹子一样窜出去。

它比我还要兴奋,感觉我们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年轻,越来越靠近过去,我甚至闻到了当年劣质汽油的味道,我依然觉得前边有人在等我,在等我回去。

我还要跑的更快……

警察:“这就是你超速的理由么?,下车跟我去交警队一趟”“警察大哥,你听我解释,我很少骑摩托了,我跟这车感情很好的,我一年才见它这一次,一时激动就骑快了,这次能不能放我一马,不扣车行不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