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陈风于莉莉是哪本小说,你看过最恶心的小说剧情是什么?

陈风于莉莉是哪本小说,你看过最恶心的小说剧情是什么?

互联网 2021-07-28 14:37:37

我和老公因为不能生育,领养了一个女儿。孩子今年 20 岁了,品学兼优,还考上了重点大学。

不曾想,大学才上一年,放了暑假,她居然大着孕肚回来了.....

那一瞬间,我崩溃了。

-

「孩子是谁的?我问你孩子是谁的?」我瘫坐在沙发上,看着女儿隆起的肚子,心如刀绞,她才二十岁,花一样的年纪。

单单是想想,女儿躺在手术台上的样子,我就心疼的要死,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女儿,要去做人流,她该有多绝望,多害怕,想到这儿,我呼吸都变得困难。

「说话!孩子是谁的?」女儿的沉默,让我愤怒到极致,但我也只是走到她面前,晃了晃她的肩膀,我不敢太用力,她肚子里的孩子少说也有五个月,我害怕她受到二次伤害。

看着女儿憔悴的模样,我心都快碎了,我降低了声音,用平和的语气又问了一遍「孩子是谁的?别怕,爸妈都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是你情我愿,无意间怀孕,还算是好的,我心里担心的,是有人强暴了彤彤。

这么多年来,女儿一直是我的骄傲,她品学兼优,性格开朗,在别的孩子,处于叛逆期,不和父母沟通的时候,女儿把所有的心事都告诉我,我是她的倾听者,是她的朋友。

可女儿仅仅上了一年的大学,就变得沉默寡言,郁郁寡欢,我尝试多次调查女儿郁郁寡欢的原因,但都没有结果。

如今,女儿又怀了身孕,我更加确定,女儿一定有事瞒着我。

「彤彤已经受了刺激,你就别问了。」我的老公任海生将我拉开,彤彤趁机,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上。

我听到门反锁的声音,心猛地悬到了嗓子眼处,我害怕彤彤做傻事,自杀,我家住在十楼。

「松开我!」我猛地甩开老公的手,跑到彤彤房间门口,使劲儿敲了敲门「彤彤,把门打开,听话。」

「彤彤,开门。」隔着门,我听到了彤彤的哭声,她的哭声很小,我猜她是将被子蒙在了头上,我的眼泪又从眼眶里流出来,我很崩溃,很心疼我的宝贝女儿。

「彤彤,开门,妈妈不问了,你开门行吗?」我又不死心的用手拍了拍门,老公站在我的身边,愁眉苦脸的看着我。

他也很疼爱彤彤的,可他却做了一件糊涂事。

「任海生,你就是个傻逼,彤彤刚怀孕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有你这么当爹的吗?」我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我老公的身上,其实我心里明白,彤彤的脾气倔强,谁都做不了她的主,也怪我,彤彤小的时候,太过溺爱。

彤彤和我老公说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怀孕三个月,还没有显怀,彤彤求着我老公,替她办休学手续,如果不办,彤彤就要自杀。

我老公是个女儿奴,他替彤彤办理了休学,办理休学的借口,是生病,好在学校给了假。

我老公低着头,他伸手要去抱我,却被我猛地推开,我继续敲门「彤彤,把门打开,别怕,妈妈带你去省外找最好的医生。」

我老公还算是聪明,女儿的事,他知道上心,彤彤怀孕的事,没人知道,他带彤彤回家,也是半夜进的小区。

「怀柔,你就别说了,让彤彤静一静。」老公拉着我的手腕,试图让我去沙发上坐着,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焦虑的要死,坐立难安。

「十楼,咱们家住在十楼,她万一做傻事怎么办?」我压低了声音,给老公使着眼色。

我老公叹了口气,抬起手敲门,「彤彤,把门打开,你这样爸妈担心。」

我原本以为老公说的话,屁用不管,没想到,房间里安静几秒,彤彤竟然真的把门打开!

女儿什么时候,开始听老公话了?我感到诧异。

女儿哭的像个泪人,她用含着泪的眸子,看着我和老公,下一秒,她说的话,让我感到崩溃。

「爸,妈,我不打胎,我要把孩子生下来。」

02

「你再说一遍!」我抬起的巴掌,终究还是放下,我舍不得打彤彤,我只能用手指,使劲儿点了点彤彤的肩膀。

彤彤倚靠着门,眼泪成串的往下掉,她笑了,苦笑。

她和我对视,眼神里充满了倔强,叛逆,挑衅「我不打胎,我要把孩子生下来。」

「任彤彤!」我怒吼了一声,整个屋内都回荡着我的声音。

「罗怀柔!」从我女儿的嘴里,听到我的全名,还是愤怒的嘶吼,我愣了许久,我的女儿,好像变了一个人。

我伸手,拉住彤彤的手腕,让她冷静下来,我轻声的问了句「彤彤,你告诉妈,这孩子是谁的?值得你如此犯糊涂?要毁了自己?你告诉妈,妈去杀了他。」

你说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我本以为,带着彤彤去流产,找好的医生,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等彤彤恢复好身体,可以继续去上学。

可这个傻孩子,竟然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我该怎么办?

我宁可让彤彤恨我一时,也不能让她恨我一世,她肚子里的孩子必须打掉。

「怀柔,你先起来,别哭。」老公将我扶到沙发上坐着,给我擦着眼泪,彤彤怀孕,他的反应,竟然如此的平静,他平常可是很爱彤彤的。

难道是因为,他早就知道此事,所以才会如此平静?

我心里不是滋味,也懒得再想其他事。

彤彤走到我面前,扇了她自己两巴掌,她下手很重,白皙的小脸上,瞬间有了五个泛红的指印,她看着我的眼睛,哽咽着说道:「你就不该领养我!」

「彤彤,说什么那?怎么和你妈说话呢?」

领养两个字,深深刺入我的耳朵里,我整个人处于发蒙的状态,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啊!彤彤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她是领养的,她 8 岁来到我们家,我和老公养了她 12 年。

03

老公小心翼翼的坐在我身边,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他皱着眉头,酝酿了很久才开口说话「怀柔,要不然......让彤彤把孩子生下吧?打胎确实伤身体,还有很大的风险。」

「生孩子就没有风险吗?多少人难产丢了命?彤彤才 20 岁,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这是要毁了她。」我将无处发泄的怒火,都发泄在了老公的身上,我用拳头锤着他的肩膀,他没有躲开,一言不发的看着我,任由我发泄着情绪。

老公轻轻拍着我的肩膀,用安慰的语气和我说「能怎么办?咱们俩就这一个女儿,你要是不依着她,她哪天想不开,自杀怎么办?」

「怀柔,要不然,咱们就答应彤彤把孩子生下来,等孩子生下来后,送人不就好了?现在领养孩子的人不少,咱们给孩子挑个好人家,也放心不是?」老公凑到我耳边,和我讲着悄悄话。

这确实是个办法,可孩子生下来后,就是个鲜活的生命,万一彤彤舍不得,可怎么办?

「老公,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最好别让彤彤生下这孩子。」我拉着老公的手,我的手心里都是汗,我心慌。

「你看彤彤现在的状态就知道,她是非生这个孩子不可,早婚早孕的人多了,离婚二婚,单亲的也不少,咱们不能把彤彤逼死。」老公娓娓道来,他的话,也有那么几分道理,活着比什么都强,彤彤若是想不开自杀,那还不如生下这孩子,当单亲妈妈那。

「老公,彤彤怀孕的事,只能你我知道!她还要上学,我怕别人说闲话。我想在省外租个房子,让彤彤住在省外,安心养胎。」找个没人认识彤彤的地方,彤彤的心情也会放松些,没有那么多的心理压力,对肚子里的胎儿好。

「住在省外?那我们怎么照顾彤彤?」老公的疑问,我也是有考虑的,我和老公在本省扎根,生活几十年,人脉,工作都在这里。

「彤彤去哪,我就去哪,我去省外照顾她。」我叹了口气,工作和女儿相比,我更在乎女儿,她现在是最脆弱,最需要人陪的时候,别人照顾彤彤,我不放心。

我老公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我靠在老公的肩膀上,视线再一次变得模糊。

我用手擦干眼泪,深吸了一口凉气,女儿怀孕的事,我想我已经接受了。

就在我发愁的时候,女儿的房门打开,她红着眼睛站在门口,哽咽了好一阵,才开口说话「不用去省外,我已经将自己怀孕的事,发到家族群了。」

04

「你说什么?」耳鸣,我的耳朵里传来阵痛,持续了几秒,我被女儿的话刺激到,我扶着沙发,勉强站起来。

「你再说一遍!」我怒吼道,我不敢打开手机,更不敢点开微信,还是我老公在一旁打开手机,看了微信群里的内容。

女儿是五分钟前发的消息,没办法撤回,家族群里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

大家都在装聋作哑,可那消息,就摆在那里,想必亲戚都已经知道此事。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走到女儿的面前,抬起手,打了她一巴掌,巴掌的声音,震耳欲聋,女儿的左脸被打的通红。

「你这是在作践你自己!你疯了!」我用手使劲儿点着女儿的肩膀,她没有躲开,眼睛里含着眼泪,倔强的看着我。

「我没疯,疯的是你们,你们要杀掉我的孩子,要把我的孩子送人,让我们母子分开,你们才是疯子。」女儿发了疯似的大吼。

她看我的眼神很复杂,复杂到,我猜不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罗怀柔,你太强势,从小到大,什么都要听你的安排,这次必须听我的,我是不会打胎的。」女儿说完这话,就将房间门狠狠的关上。

我太强势?我叹了口气,被老公扶着回了房间,我躺在床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眼泪都流到我的耳朵里,我感觉浑身疼,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

木已成舟,我无能更改!

「哎!我后悔了。」老公坐在床上,叹了口长气,脸憋得涨红。

「后悔什么?后悔领养彤彤?还是后悔当初,知道我不能生育后,没和我离婚?」我正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那,说话故意带着刺。

「我可没那么说。」老公把脸扭了过去,背对着我。

「你没那样说,可你心里是那样想的!任海生,你别忘了,我不能怀孕是因为谁,我没有亲生骨肉,你也别想有。」我像是泼妇一般,对着老公破口大骂,在我心里的最深处,我是恨任海生的。

当初,老公做了我家上门女婿,他告诉我,想要做丁克,永远过二人世界。

我为他,打了两次胎,后来,他想生孩子,可我却因为多次打胎,身体出了问题,再也无法怀孕。

「罗怀柔,你别太过分!这些年,你不能生育,我都没有离开,你还想怎么样?」老公愤怒的看着我,随后去了客厅。

当初,老公做了我家上门女婿,签了婚前协议,结婚不满五年,他分不到一分的财产。

他刚得知我不能生育后,就给我婆婆打了电话,说要和我离婚,我躲在门后,偷听到老公和婆婆的谈话。

婆婆劝老公不要和我离婚,最起码要等到五年后,离婚可以分到财产。

那时的我,被爱情冲昏头脑,占有欲极强,只要老公不和我离婚就好,我又害怕老公在外面瞎搞,就逼着老公去做了结扎。

老公本来是死活不答应,我就用离婚威胁,果然老公听了我的话,去做结扎,可结扎手术三个月后,老公感觉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发现感染,患上了无精症。

治疗多年,一直都没有治好,渐渐的,老公也就不再提要孩子的事,因为他已经没了生育能力。

我们夫妻间,是有隔阂的,可在外人眼里,我们却是一对儿感情非常好的夫妻。

这一晚,我想了很多!等到天亮,我们夫妻又会把伤痕隐藏起来,正常的生活。

四个月后,我的外孙出生,七斤六两,虎头虎脑的。

看到可爱的外孙,我开始发愁,这么可爱的孩子,别说是女儿,我自己都舍不得送人。

我拉着老公的衣服,走到医院的走廊里,老公笑呵呵的看着我,他已经高兴的眉飞色舞,嘴角一直上扬。

「怎么了?怀柔。」老公他好像忘了,我们之前说过的话,孩子生下来后,就把孩子送人,找个好人家领养。

「你说怎么了?领养的事!」

我的话音儿刚落,老公脸上的笑瞬间凝固,他眉头紧皱,用呵斥的语气对我说「我不同意把孩子送人,造孽的事我不做。」

「造孽的事?」因为是在医院,所以我压着心里的火气,心平气和的和我老公说话。

「怀柔,你怎么这么钻牛角尖那?再过几年,彤彤出嫁,孩子我们养着,不会拖累彤彤的。」老公的话,让我心里十分不舒服,他说完这话,就回到产房里,他很喜欢外孙,一直围在外孙的身边。

我拉着女儿的手,给她做手指按摩,我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我知道女儿是在鬼门关走了一次,她很虚弱。

「妈!」躺在病床上的女儿,突然开口,我抬起头,看着女儿「怎么了?哪里疼吗?」

我注视着女儿的眼睛,等待她开口说话,她只是和我对视几秒,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她哽咽的对我说「妈,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是我第一次从女儿的嘴里听到,我心里五味杂交。我用手给女儿擦干眼泪,外孙传来哭声,我老公小心翼翼的把孩子送到我女儿面前「彤彤,快给小轩喂奶,小轩饿了。」

任轩是我老公给外孙起的名字。

「饿死才好!」我有些糊涂,女儿看小轩的眼神,带着恨,她将孩子抱在怀里,很是不情愿的喂奶。

「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买饭了......」我老公还是很自觉的,知道女大避父,女儿给孩子喂奶,他就找个借口离开产房。

我特意嘱咐了两句「买些清淡的!」

05

女儿出院后,我请了育儿嫂林娟,她年纪和我差不多,是我侄媳妇介绍给我的,人不错,还爱干净。

我和老公上班,就她在家照顾女儿,外孙。

「罗姐。」我回过头一看,正是林娟,她手里推着购物车,购物车都快装满了。

原本林娟只负责照顾外孙,不管做饭,买菜的事,但我给她加了工资,林娟也是爽快人,就答应了。

「罗姐,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林娟笑着问我。

「部门团建,一群小孩,我懒得凑热闹,就提前跑出来了,娟子,我给你放半天假,买菜的事交给我,你回家休息休息。」我笑着说道,我看了一眼林娟的购物车,里面买的菜都很新鲜,荤素搭配合理。

「罗姐,你人真好,可买的东西有点多,你这体格,还是我帮你送到楼上,再回去休息吧,哈哈哈

「行,哈哈......」和林娟相比,我确实显得瘦小,这些东西,我一个人还真拎不动。

从超市出来,我和林娟都拎了两个袋子,超市距离我家也就七八百米的距离,我们俩人一边走路,一边闲聊。

「罗姐,姐夫......他对彤彤挺好的哈......」

「他呀就是个女儿奴,对女儿可比对我好多了!」老公对女儿好,明眼人都能看到。

我说完这话,林娟脸上的笑明显有些僵硬,她是个实在人,心思都摆在脸上,她刚才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那?

林娟是侄媳妇介绍来的,对我家的情况一定是了解的,他知道彤彤是领养的,我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娟子,你怎么了?」我这个人憋不住心里想法,想问就问。

「没......没怎么......罗姐,我前天下楼买菜,好像看到姐夫了,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女人,也许是我眼花,看错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