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韩景漫书法,二号红人 第661章 万户侯

韩景漫书法,二号红人 第661章 万户侯

互联网 2021-06-13 08:07:12
    如果韩梓宇不当官的话,他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书法家,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吃过午饭之后到大院里走一圈消消食,然后回到办公室随便拿起纸笔,根据自己今天的心情信手涂写几笔,不为真的能有多少进步,主要是消遣。

    但即便如此,日积月累下来他还是能写出一笔不错的好字,起码和大多数日常靠电脑打字的人相比要好很多。

    龙飞凤舞,轻重有度,练字可以陶冶情操,让人身心变得平和,更是一种技能,必要时刻还可以小露一手。

    很多大领导在参观或是访问某个地方之后就要留下所谓“墨宝”,不管写的好坏,起码是个意思。

    要是真的写得好,在大家眼里你就是一个文雅有涵养的官员,尤其是老百姓,他们会比较认可文化程度高的领导。

    可如果字太劣,别人也不会说什么,谁让你是领导呢?要是刚好有喜欢拍马屁的人,还会昧着良心大肆赞叹一番,但这就有些虚伪了。

    为此,韩梓宇可以说是时刻准备着。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一首沁园春-长沙写完,一气呵成,韩梓宇觉得心中也汹涌澎湃。

    毛泽东的诗词总是大气磅礴,荡气回肠,好似搏击长空的雄鹰。不,不是雄鹰,是鲲鹏,那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大鹏。

    自己可没有当年伟人那种“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魄,他是个俗人,官职和权力对自己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或许就是因为有这种伟大的胸襟,才能成就辉煌的事业,站在那万人之上的顶峰。

    这种人生态度,又有几人能有?

    韩梓宇觉得自己有些想的太遥远了,自己还是个市委书记呢,就开始琢磨起身在中央的事情了,未免有些早。

    合上笔盖,韩梓宇开始端详起这篇习作,在运笔的细节之处还是有些滞涩之处,看来还得勤加练习。

    “戒骄戒躁,虚心使人进步。”

    韩梓宇自言自语提醒自己,不仅是书法,还有为人处世。

    将纸折好,顺手扔到桌旁的垃圾桶里,刚好赵小曼敲门进来。

    “书记,门前的信箱里有给您的信。”

    赵小曼走过来,递给韩梓宇一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信封。

    市委大院前的书记信箱设立了有一段时间了,主要是响应上级的号召,做到让人民可以随时对党和政府的工作提意见,还有就是对官员干部进行监督。

    不过这种东西通常没有人会相信,说白了老百姓对官员的信任度太低,做的任何事情都会被当成面子工程。所以韩梓宇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真的见到有人给自己写信,这倒是新鲜。

    “好啊,大家能主动给我提意见,这才有利于我进步。”

    韩梓宇笑着接过信,他其实还是比较高兴的,不管里面是批评还是表扬,起码表现出大家对他这个市委书记的态度。

    能写信,就证明有人信任韩梓宇,否则根本不会有人没事闲的写这个,从侧面也说明他还是受到大家欢迎的。

    小心翼翼撕开信封,展开信之后的第一眼就让韩梓宇心中“咯噔”一下。

    粗略的扫视一遍,这似乎是一封针对白景阎的举报信。

    韩梓宇一挑眉毛,这没信的时候他不满足,可来信就是大事,两个极端着实让人困扰。

    “什么事啊书记,是有人对咱们的工作不满意?”

    赵小曼见韩梓宇神色有些变化,绕到韩梓宇身后想要看看信的内容。

    “不,一点小事而已。”韩梓宇急忙把信折回去,高级官员被举报可是重要问题,必须慎重,还不能给赵小曼看。

    “嗯,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有什么事情再叫我。”

    明知韩梓宇一定从信中看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赵小曼还是不能多问,不然会显得她这个秘书很多事。有些事情,领导不想说,你就不能问,这是规矩。

    赵小曼轻轻关上了门,韩梓宇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随后又打开信继续看。

    这是封匿名信,虽然不知道是谁写的,但很明显是对白景阎很熟悉的人,应该是家人才对。

    字体歪歪扭扭的,而且有错别字,写信人文化水平应该不高,可从叙述方式看来,这封信里写的都是真情实感。

    白景阎是如何在家庭中对家人使用暴力、在私生活中的混乱糜烂、还有工作中的徇私舞弊,信中都写的很详细。

    韩梓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白景阎的妻子,信中的口吻很像,尤其是对白景阎的日常生活描写很详细,必然是朝夕相处的枕边人才能写出的。

    这样一来,对于白景阎的事情就不得不重视了,如果手下的官员里真的有这种害群之马,韩梓宇可不能放任不管,不然将来很有可能演变成大麻烦。

    但这封信不是实名举报,想要走正当途径对白景阎开展调查似乎理由不够充分。

    前有李金昌,后有白景阎,华清市里地位仅次于自己的两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韩梓宇觉得有些棘手。

    除了处理问题官员,保证官僚体系的稳定同样重要,真的把这两人都查出问题,下面的人怎么办?

    这些都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韩梓宇长叹一口气,当领导就是这样,每天要面对层出不穷的问题。

    趁现在事情还没有彻底曝光,韩梓宇要找机会试探一下这两人,看看有没有什么挽救的余地。

    可用之人自然要留下,执迷不悟的人还是早些清理,免得将来东窗事发波及自身。

    把信装回信封,韩梓宇小心的放在抽屉里收好,现在还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