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韩潮漫,邢台七里河“东延工程”截止到龙王庙桥 大水从这里漫堤

韩潮漫,邢台七里河“东延工程”截止到龙王庙桥 大水从这里漫堤

互联网 2021-06-20 12:45:15

在河北省邢台市东南部,行洪的七里河河道在S326道路东侧突然变窄。从百度地图上可以看到,这个地方叫龙王庙桥,又名大贤桥。

7月20日凌晨,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从龙王庙桥汹涌漫过堤坝,首先冲毁河北岸约30米处的龙王庙,而后横扫邢台市开发区东汪镇大贤村。

7月23日上午,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组织召开了“7.19”暴雨洪水新闻发布会。邢台市政府通报称,此次灾情共涉及该市全部21个县(市、区)。截止到7月23日7时,全市受灾人口103.4万人,造成25人死亡,13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0亿元。对于公众高度关注的该市开发区大贤村等村庄进水问题,邢台市官方回应称,七里河在大贤桥迅速变窄,造成了洪水漫过河堤决口。

邢台市政府官方网站信息证实,10年前,该市确曾进行过七里河整治。大贤村一些村民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七里河在大贤桥由宽变窄,是七里河在整治施工时,工程在大贤桥处停止。

1℃记者注意到,龙王庙桥南侧十几米处,沿街墙体上依然有“七里河东延指挥部”字样,但在现场记者并没有找到这一指挥部工作人员。

此处为七里河景观段开始(网络图)

此处是七里河景观段结束,后面突然收窄的背面就是大贤村(网络图)

洪水深夜进村30秒上涨2米

7月23日下午,1℃记者从北向南穿过大贤村,此时村内主干道依然满是泥水,防疫人员在进行防疫喷雾作业。村内的村民并不多,很多房屋院内除了摆着各类生活物品外,基本空无一人,但房屋尚完好。

靠近村南位置时,大部分房屋围墙倒塌,地面下陷。房屋沿街外墙上残存的水印,成为大水留下的唯一记忆。不少村民仍然惊魂未定,“看水有多深,高过头顶几十公分,这样的水谁见了不傻眼%3f”一些村民一边用手指着水印,一边向1℃记者倾诉。

大贤村位于七里河北侧,紧挨326省道,沿这条省道向东30公里左右,就可到达南和县。位于326省道北侧的大贤村住户,最近的房屋距离七里河河岸仅20米左右。几名村民回忆,7月19日早晨五六点多,他们刚起床时就发现已经在下雨,雨时大时小,一直到天黑时依然没有停。白天时,很少有村民留意村南那条已经干涸的七里河。即使下了一天雨,也依然无人留意河道内的积水情况。

村民韩叶龙的5间大瓦房距离河岸大约100米,大水过后,韩叶龙和妻子等家人忙于整理、收拾已被水泡过的房子。所有生活用品堆积在院内,屋内仅剩2台空调,墙上挂着的结婚照记录着这个家庭曾经的幸福。泥水浸泡过的墙体记录了水的深度,1米73左右的韩叶龙靠着墙站立,头顶距离水线最高处仍有近30厘米,“水有2米深,可想而知当时的情况”。

韩叶龙和妻子平时带着两个孩子住在这里,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仅2岁。他与妻子、孩子住在西屋,63岁的父亲韩帮助独自住在东屋。19日晚6点多下班回到家,雨势正紧。晚上10点多准备睡觉时,父子二人还议论了几句雨情。韩叶龙回忆,父亲当时说雨下得挺大,跟1996年闹水灾的情况很接近。“是挺大的,不过应该没什么事”,韩叶龙安顿父亲入睡后,便回屋。他没想到,这竟成了他与父亲的诀别。

接近晚上22点30分,韩叶龙关灯睡觉,此时除了哗哗的雨声,村内已经沉寂下来。韩叶龙说,从他晚上6点多下班回家,到10点半多睡觉,并没有村干部或其他防汛人员前来村内通知水情。不知道睡了多久,韩叶龙和妻子被咚的一声巨响惊醒,随之而来的是轰轰的流水声,韩叶龙还依稀听到东屋方向传来哎呀一声大喊,感觉像是父亲的喊声,韩叶龙还没来得及回问父亲一声,大水就已经冲破房门进到屋内。

“水涨得太快了,也就30秒钟,就快没过头顶了。”韩叶龙说,他马上抱起2岁的小儿子,大喊妻子拽住大儿子,夫妻二人踩在床上,随即又登上沙发,踉跄着往窗台方向走,仅有几米的距离,夫妇二人就呛了几口水。

韩叶龙说,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逃命,手机也没顾上拿,他接近窗户位置后,用膝盖将玻璃顶碎,夫妻二人就这样一人带着一个孩子,全家4口人蜷缩着挤在窗台上,用手紧紧抓住窗框。

此时,院内的水也早已过了头顶。韩叶龙说,抓住窗框等待救援过程中,他也不清楚水究竟来自哪里,为何会有这么大的水来袭,而这时雨也依然没停。

计划中的东延工程

在雨中和水中紧握窗框一个多小时,院内水位渐渐降低,韩叶龙和妻子安顿好两个孩子,随后开始喊人帮忙和救援。韩叶龙和姐夫进入东屋,发现父亲已被水冲到床下,怎么喊也不答应,“当时我爸已经没呼吸了,最后听到的那声‘哎呀’的喊声应该就是老人家发现情况不好时喊的”。63岁的韩帮助在水灾中不幸离世,在邢台官方公布的遇难者名单中,韩帮助的名字出现在里面。早晨5点多,天已蒙蒙亮,此时院内的水已基本退去。韩叶龙注意到,把他惊醒的那声巨响,是一棵树被大水卷来,撞到了他家的大门上。

韩叶龙打开大门,看到村内的主街道上的水依然有过膝深,仍有小股水流从村南的七里河方向流过来。“七里河堤坝决口了!”大贤村的村民见到眼前景象,第一反应是堤坝决口。而得知洪水来源于泄洪时,韩叶龙等十多名村民表示,直到最后水进了村,淹了房子,冲走了人,也没有任何人通知他们有泄洪安排。

根据邢台市官方的公开信息显示,大贤村南侧的七里河是邢台市的一条行洪通道。此次降雨出现水位上涨后,由东川口水库向下游泄洪,洪水流进七里河,由西向东流过来。另一条排水沟的洪水也进入了七里河。

1℃记者在大贤村村南的七里河岸边的龙王庙桥看到,由此处向西,七里河的宽度近100米以上,目前仍有存水。向西约500米处,京广高铁高架桥、京港澳高速公路桥跨越七里河。七里河流到龙王庙桥处,逐渐向东北方向弯转,宽度一下子缩减到20米左右。龙王庙桥处的河段成为一处瓶颈。7月23日上午,邢台市政府公开通报的信息提到,七里河在此处迅速变窄,造成了洪水漫过河堤决口进入到大贤村在内的12个村子。

对于为何七里河突然变窄,大贤村的一些村民回忆,前些年七里河进行过整治改造,但改造进行到龙王庙桥处即告停止,形成了现在的的局面。1℃记者注意到,龙王庙桥南侧十几米处,沿街墙体上依然有七里河东延指挥部字样。1℃记者在现场没有找到这一指挥部工作人员。

邢台市政府官网的一则信息则显示,2006年6月,邢台市开始对七里河实施综合治理。这项涉及河道治理、防洪抗旱、环境整治和城市建设的综合性工程,被邢台视为当时最大的民生工程。邢台市提出,要让七里河重绽美景,形成行洪河道,使当时防洪标准由不足5年一遇达到50年一遇;建设道路、绿化公园等,形成滨河景观带;用整理出的可利用土地进行综合治理,初步形成七里河新区。该信息提到,七里河是横贯河北邢台市区南部的一条季节性行洪河道。由此可见七里河在行洪泄洪方面的重要性,村民提及的前些年七里河进行过改造的情况也得以证实。但为何改造在龙王庙桥处即告停止,并最终形成七里河由宽迅速变窄的情况,目前未有官方通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