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风水大师修仙指南txt,风水大师修仙指南_全文阅读_第2节

风水大师修仙指南txt,风水大师修仙指南_全文阅读_第2节

互联网 2021-06-17 04:10:34

证据就是这家店铺是这条街上生意最好的古董店之一。

踏雪寻仙阁所在的这条街很繁华,不仅宽阔还很长。街道两边全都是琳琅满目的店铺,街道边上甚至还有人支着车子摆摊。让第一次走到这边的陈潇还以为自己身在国内古都的古玩街。

平日里这条街上的人并不算太多,只有在一些特殊的日子,才会特别的热闹。例如:哪里有仙门打开山门,派人下来招收徒弟的时候。

在这期间,附近的居民会蜂拥而至,不管是有钱没钱,都要求一件回去。美其名誉,沾沾仙气,增强运气。这喜感的一面,让陈潇觉得好像看到了高考前夕,考生的爹妈们上庙门烧香一样。不求有效,但求心安。

真正的踏进店门,才会发现,这里的古董店跟生前的有什么不同。

这里的店铺,不只是经营本国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古物,还有不知道从哪里从什么时候传来的上古仙人用过的东西。

在这里,真正的仙人遗物就跟生前古玩市场上的真品一样,十个里边九个半假的,还有半个也不一定是真的,没准是高仿。

就跟国人们疯狂追寻历史珍宝一样,这里的人也一致追捧仙人们遗留下来的任何物品。

真的是任何物品!陈潇甚至看见过竹筷和汤匙……

店铺里让人眼花缭乱的展品,种类繁杂。就是在这样让人头晕眼花的凌乱当中,陈潇发现了一个奇特的东西。

那是一个玉珏。光泽因为时光而显得有些黯淡,上边却有着精美的纹饰。因为成色不好,这玉珏被摆放在一堆不太出众的杂物当中。

陈潇注意到它,是因为他在它的身上看到了隐晦的波动。那波动陈潇再熟悉不过了,是气场!

能够看到气场,这是陈潇得以年纪轻轻就成为风水大师的看家本领。就不提当初学会如何看气场,经历了怎样严苛的训练。只说在这另外一个世界,看到一件具有风水气场的物品,是多么的让他震惊。

只是那店铺店大欺客,伙计看陈潇穿着的其貌不扬,根本就懒得招待他。并且在他开口询问之后,冷嘲热讽地将他轰了出去。

陈潇顾不得跟他生气计较,只是牢牢记住了这家店名,就又上其他的店铺去看了。

只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店铺都有这种具有气场的古物。陈潇从头找到尾,也只找到寥寥几家,其中最多的就是后来他花钱入职的这家踏雪寻仙。

那个时候因为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主流背景,所以陈潇并没有从店铺的名字上联想到什么。他入职之后,认真勤勉的虚心学习。各种侧面打听,也没能从这些掌柜师傅们的嘴巴里掏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还是后来那位灶台主人炫耀,才揭破了这层窗户纸。让陈潇推测,那具有气场的物品,正是仙人们遗留下来的东西。

陈潇恍然大悟。

在他前世的世界,高僧名道们带在身上的物品时间久了都会具有气场。而这里,跟仙人有关的物品具有了气场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也难怪那些掌柜师傅们讳如莫深,这能从万千凡物当中分辨出哪一样是真正的仙人用过的本事,怎么可能轻易的就传授给他这个小小的伙计。

想清楚之后,陈潇也一度非常的兴奋。他这个本事不用做别的,一年卖出一件真正的仙人古玩,就能够自己衣食无忧。

更别说,他给别人做风水局,风水法器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这个世界,可以和以前一样凭借气场,轻易的找到带气场的物品,对他来说是多么的事半功倍。

然而很快,陈潇就陷入了黯然失落当中。

就在他身体康复,第一次从居住的那间房屋当中走出来,仰望星空的时候,就如遭雷击的愣住了。

因为这个世界,跟他生前所在的世界的星象全!然!不!同!

等到偶然听到这边的人谈起,竟然连太阳的叫法都全然不一样,这边叫做日星!

陈潇顿时就茫然惶恐了。

他所学的风水学星象是测定方位的依据之一。可是现在星象都没有了,他怎么能肯定现在所知道的东南西北是正确的方位呢?

要知道寻龙点穴,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弄错了,那就不只是不起作用,甚至很可能会祸及一地,子孙后代都要遭殃。

学了十几年形成的知识体系崩塌了,陈潇不可谓不苦涩。

好在他的意志坚定,很快就接受了现实的改变,辞别了照顾他的人家,出来想办法寻找新的谋生手段。

等到他发现了仙人古玩有气场,有些可以用来做风水法器,高兴了片刻,又就寥落。

能怎么办呢?

他不敢轻易去尝试。这不只是毁坏一地风水气运,更是会折损自己功德,影响性命。

他曾经年少轻狂,犯过一次,付出了惨痛代价。真的不敢拿这第二次生命来冒险。

陈潇用柔软的细布,轻轻地擦拭台面上的展品。这一个架子上都是一些杂物。有笔架、印章、竹刻、木雕、牙角器等等。

他挨个擦过去,然后在中间停下,反复擦拭一个牙牌一样的东西。这是踏雪寻仙阁当中,为数不多的仙人古玩之一。

他来了好几个月,没有一个人对这个牙牌感兴趣。

因为是在陈潇负责的区域,他暗中打算,等到快要走的时候,找个有眼光的古玩家推荐出去卖掉,好抽一笔佣金,当做接下来的路费。

想想探听到的价格,他能抽到的佣金一定不小。每每擦拭这块牙牌,陈潇都像对待自己的饭票一样精心。

他是能花钱,可是同样的,他也能挣钱。

第3章 偷师的光明正大

上午巳时正,也就是10点,店铺里开始来人。虽然是零星几位,因为是熟客知道店里有些什么货,这些人来了也不用怎么接待。直接就奔着掌柜师傅们把手的瓷器、玉器柜台,问有没有什么新收的东西。

陈潇松闲的很,没事就凑过去,低眉顺眼的垂着胳膊,做一副听候吩咐的样子。其实却是在暗中偷听师傅们都是怎么说的,偷学两手。

掌柜师傅瞄他一眼,知道他跟着偷学,可是碍于熟客在跟前,也不好赶人。只得没好气的使唤他,一会儿让他倒茶,一会儿让他拿点心。

陈潇瘦归瘦,动作却很麻利。小跑着来回,茶水一滴不洒,点心片渣不掉。弄得掌柜师傅没脾气,只能放任他继续站在一边装傻。

熟客们也不是看不出来,不过瞅着陈潇浓眉杏眼,一脸乖顺,看得顺眼心情就好。自然不会替师傅们说话,睁一只眼闭一眼。

几位熟客不是带朋友来,就是要送礼,并没有待多长时间。正午的时候,就带着各自的收获回去了。没有到大客户上门的时候,掌柜是不会招待午餐的。

做成大单子,整个踏雪寻仙阁的人都有赏。甚至东家会赶来,请郡城有名的厨子制一桌特等宴席。陈潇有幸经历过一回,也就是在那一次,见到的那个特殊的以灵珠为动力驱动的灶台的主人。

当然,名厨的手艺没有辜负这灶台,味道是让人恨不得吞掉舌头的极致美味。陈潇至今还回味无穷。

今日没有大客户上门,中午几位掌柜师傅们歇班,只剩下几个伙计看店。伙计们轮流外出吃饭,陈潇第二波,跟赵二虎一道出了门,俩人一个往东一个往西。

赵二虎看着他的背影摇头,东边的饭食是好吃,可是价格也昂贵。陈潇才不管别人怎么看。进了不大装饰却精致的小店,要了一份鸡汤面,一笼烫心包子,一小碟子甜瓜酱菜。只是这一顿,就花去了二十个铜板。也怪不得赵二虎内心犯嘀咕,这么吃确实存不住钱。

可是陈潇别的都可以忍受,只有吃这一点,不肯妥协。能吃好的,绝不吃差的。

享受了美味又饱足的午餐,陈潇在古玩街上溜达回了店里。赵二虎早已经回来,见到他就指着后边说:“你那个叔来看你了,我让他上你房间等你。”

陈潇一愣。他在这边几个月,商队又来过郡城一次,停留期间教过憨娃的武师找来看过他一回。想来就是那位姓周的武师来了,赵二虎当时也在,陈潇确实是叫对方周叔的。

陈潇想了想,道了一声谢。在店里拎了一壶热茶,拿了两个杯子,进去了后院。推开房门,陈潇看见一个长得很粗壮的男人动作豪迈的坐在房间里的座位上。

陈潇的屋子在后院的角落,朝向并不太好,就导致屋子里有些阴冷。白天,陈潇是宁愿待在前边的店铺里,也不会后边来,至少前边有炭盆熏笼。

陈潇说:“周叔,这边这么冷,为什么不在店里等?”他走过去,把两个杯子放在桌上,给周武师跟前的杯子倒了一杯热茶。

周武师看着他倒茶,说:“店铺里来往的都是金贵人,我这么一个武夫,怎么好坐在那边碍眼。”等陈潇坐一边,周武师立刻端起茶杯捧着喝。

可见,就算是身强力壮的习武人士,在这冷的跟冰窖一样的房间里待的时间长也受不了。

陈潇见状起身,把屋子里的炭盆搬过来,去角落的藤篓里夹出几块木炭。

周武师赶紧过去,拦着他说:“不用点,别浪费。开春里这几天,正是木炭贵的时候,你省着点。”

陈潇说:“周叔就当体恤我,我这身子打从好了之后,就畏冷的很。”

周武师这才不拦他,转而关心的问:“怎么?你的身体还是没有大好?”说罢,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陈潇一番,眉毛皱起,“还是这般消瘦。”他叹了一声,坐回座位上:“到底是落下病根,我可怎么向你叔叔交代。”

这位周武师,是憨娃叔叔托人认识的,通过他的关系才进了商队。这些年,因着跟憨娃有些师徒情分,才跟憨娃叔叔见过两次。

虽然是因为家里养不起,才把憨娃送了出来。憨娃的叔叔却仍然关心这个侄子,见了周武师拼命的鞠躬,请托他照顾憨娃。

陈潇坐到他边上的座椅上,笑了一下:“我这条命捡回来就不易,叔叔必定不会怪周叔。”

周武师想想也是,感慨地说:“亏得你脑袋清醒,花大钱托了人买来了救命良药,要不然真就凶险了。命都没了,留那些钱又有什么用。”他扭头看陈潇,“你上一次说,烧的太久,脑袋里很多事情想不起来。如今三个月过去,好些没有?”

陈潇面上露出遗憾黯然的表情:“没有,还是想不起。”

周武师抬起蒲扇一般的大掌,在陈潇的肩膀上拍了拍:“想不起,就想不起吧。我回去打听了一番,还有直接烧成痴傻的。你这不过是把以前的事情忘了,也不影响过日子。你有不知道的就来问我们,该提醒的我们也会提醒你。”

陈潇声音低低地说:“谢谢周叔。”

周武师在他单薄的肩膀上捏了捏,很不满意地说:“这么瘦,你要多吃些东西。”

陈潇苦笑了一下,他现在不光是吃的多,还精挑细选,营养搭配,这都没有养得多长些肉。

他一脸为难的说:“现在吃的着实已经不少,可就是不长肉,也是奇怪。”

周武师不以为然的说:“当初病得几乎死过去,这好得太快当然就消耗得多,事后找补也不是不可能。再加上你还有几年好长,吃的多不算什么,只能说你还是吃的不够。”

陈潇只是笑,没有说话。

他又不是没有经历过生长发育,再怎么长身体,也不应该是他现在这么能吃。

再说是好得快消耗了身体,也不应该。当初那医生可是对他说了,那丹药灵验的很,吃下去好得快,还没有遗症。

四个月前,他又找了那坐堂医生复诊。对方说他的身体已经好了,除了有些体弱之外,跟常人无异。

可是常人要是他这种吃法,早就吹气一样胖起来。陈潇就疑心这跟他穿过来有什么关系。要是因为这个就没办法跟别人说了,只能把困惑埋进心里。

见他沉默不语,周武师还以为他心情低落。他就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裹,放到桌面上,推到他跟前。

周武师说:“这是你之前存在我那里的钱。你自己收着,该买些什么补品就买,别省着。”

陈潇吃了一惊:“周叔?上次怎么没听你说起?别不是因为我不记得,就好意拿你自己的钱框我吧?”

周武师气乐了,抬手在陈潇脑门上拍了一下:“瞎想什么?这是你以前攒得盖房子,娶媳妇的钱!”

这一下打的生疼,让陈潇相信,他说的绝对是真话。他这才把小包裹打开,里边是一小堆银光闪闪的圆硬币。

这里百姓之间流行的货币仍旧是以金银铜此类贵重金属为主。

最小的是铜板,跟以前的古钱很相像,不过中间不是方孔,而是圆孔。中间的货币单位是眼前这种银色的硬币,也被称为银钱。因为银钱是民间主要流通的大面值货币,就跟百元的地位差不多。所有货币跟陈潇前世一样有个通称,同样被称为“钱”。价值最高的是金色的硬币,陈潇猜测应该是掺杂了合金成分的金子做成。

这些货币之间的兑换是:一金币等于一百银钱等于一万铜板。

陈潇挣得多,花的也多,在踏雪寻仙阁干了五个月也就攒下了五十钱,也就是五十个生前一元大小的银色硬币。而他眼前这堆硬币,粗粗看去竟然有一百五、六十个。

周武师说:“你转了护卫之后,薪资当然是提了起来。除了花用,也存了不少。不过因为你一直跟着商队住,没有自己的住处。这才托我把钱收着。想着等以后攒多了,还回你叔叔那个村,盖房子娶媳妇过日子。可是却没想到,你一下遭了这么大的难,身体变得这般弱,也没办法继续跟着商队干。”

陈潇并没有跟周武师说他现在每个月挣得比以前当护卫还多,周武师自然就为他惋惜。在他看来,武师虽然辛苦,又有些危险,挣得钱却是不少的。

“你把钱收好,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周武师说。

陈潇就把包裹重新包好,放到衣柜里。他落座后问:“什么事,您说。”

周武师皱着眉毛说:“我这次来找你,也是因为你叔叔,想要你赶紧回去一趟。”

陈潇讶异地说:“您说……我叔叔想要我赶紧回去?是出了什么事吗?”

周武师以一种不太赞同的语气说:“听说你以前住的那个村子,现在有仙门前去招收门徒。想来你叔叔是想你回去,出出主意。”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