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马连成香兰姐的小说,乡村女教师 香兰的寂寞-连载

马连成香兰姐的小说,乡村女教师 香兰的寂寞-连载

互联网 2021-07-28 14:52:43

看到了他那眼神,夏雪几分歉意坐在了床沿,马良倒水去了

虽然是你情我愿,但总有些顾忌,最重要的是梦梦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她说

马良又回来了,也坐在床沿,两人挨着,夏雪就跟新婚的小姑娘一样紧张着很多想说的,但是又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

“夏雪姐,我想等攒够了钱之后,重新修大房子”马良说道

知道了他有那宝贝的小壶,夏雪也明白这些都不是梦话了,是真的能实现了

“我听你的”她点点头

“夏雪姐,你真的不肯嫁给我吗?”马良对于这个问题,一直不死心

但是夏雪的态度也非常坚决:“现在的生活我已经很满足了梦梦很开心,我,我也有了依靠”

“人不能要求太多,否则会相反的”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马良正想说话的时候,梦梦来了

“妈妈,老师,你们在干什么”她奇怪的问道

“聊聊天,没什么”马良笑了笑,悄悄的撤回了刚刚准备抱住夏雪的手

“我先过去睡了,苏老师说有事跟我商量”夏雪站起来

梦梦关上了门,然后呼呼的扑在了马良的身上

马良被她压着,倒没什么想法

“老师,我不想跟苏老师一起洗澡,我要跟你一起”她秀眉皱着说道

“苏老师怎么了?”马良奇怪道

“她,她…”她纠结着,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上次我去上厕所,然后听到洗澡房里有奇怪的声音,就去听了会儿,跟妈妈以前弄出来的那声音差不多”

“不知道怎么了,她居然知道是我在偷偷听就教育我说不要说出去,我才不听她的”梦梦撅着嘴

马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当然知道夏雪以前那是怎么回事,但是苏雨瑶也那样?无论如何,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联想到她看那种小色书,马良有点发呆了,本来顶着的硬得生疼

“梦梦,先睡觉”马良被她压着,有点尴尬

梦梦亲了他一口,才侧躺在旁边,抱着他一只手臂

“老师?”梦梦喊了句

“怎么了?”马良奇怪道

“我手今天扭了下,现在有点疼了”她可怜巴巴的说道

马良拉过她的小手一看,果然有点儿淤青了药酒似乎没了,虽然现在天黑了,香兰应该还没睡

“我去香兰姐那里弄点药酒来给你揉揉,你先睡着”马良说道

梦梦乖巧的应了声,马良就摸着手电筒下床了走了会儿到了香兰那边,却听到了有些压抑的声音,挺熟悉的,马良心中一荡,神使鬼差的,熄了手电筒,悄悄的走了过去

门似乎没关死,有条缝隙,而黑暗中看不到动作,只有那压抑的女人喘息

就在这时候,孩子哇的一声哭了

香兰一声长长的叹息,似乎爬了起来,摸索了一阵,点着了油灯

昏黄的灯光闪烁,女人成熟的身体暴露无疑

那一声叹息,大概是挺悲凉的,马良都甚至有些不忍心一个女人,装得再坚强,内心终究还是寂寞的,更别提带着一个小孩了

她衣衫不整,下面更是空荡荡的抱起了孩子

喂着奶,孩子是不哭了,但是她却哭了,抹着眼角,大概是感触了什么

马良忍不住了,有点心酸的敲了敲门“香兰姐”

香兰赶紧抹了抹眼角,然后想穿上裤子,但是抱着孩子又不方便

这时候马良已经推门而入了

“弟,你这时候来干什么”她有些不好意思,遮住了身子

“我本来想借点药酒的”马良如实答道

“药酒就在哪儿,你自己拿”她笑着,有点勉强

马良咬咬牙,坐在了香兰旁边

“弟,你还要干什么”

“香兰姐,我刚刚都看到了,你哭了”

“没什么,女人都是想哭就哭,我刚刚被你侄女楚楚给咬疼了”她还解释着,不愿承认

“香兰姐,你别瞒着我了,你肯定有心事”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呆了好一会儿,香兰才叹息一声“其实也没什么,女人都习惯有个男人在身边看到夏雪都有了依靠我只是心里有些伤感没事的姐知道你惦记着”

“你跟夏雪那个了没?”她换了个话题

马良点点头

“那这样就不用姐帮你了”她打趣道

“香兰姐,在我需要帮忙的时候,你帮了我”马良真诚道

“姐我现在想要个男人舒服一下,你能满足?”她玩笑道,本来刚刚不上不下的

没想到马良真的点点头“可以”

她现在虽然遮着身子,但是白花花滑嫩的肌肤依然可见

香兰姐一愣,然后一笑:“弟弟,姐是开玩笑的反正都被你撞见了我也没啥可以害羞的了”

“不是,香兰姐,我真的可以”马良不好意思的说道

“真的?”香兰眼中有过一丝欣喜,但随后黯淡了

“你是当给姐报恩吗?”她问

马良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这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香兰笑了感觉马良傻得可爱

“香兰姐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因为你是我的恩人但也不仅仅是这样因为香兰姐你,你也很吸引人”马良深吸一口气,说了出来

自己最需要女人了解的时候,香兰姐给了自己机会而且她确实也不差这方面马良挺诚实的

“这样,夏雪不会说?”香兰有些迟疑道,心中可是也痒痒的马良那东西瞧见好几回了,一直没机会试试

原本以为回家后,就能够跟马良发生点什么的女人寂寞起来,比男人更难耐

但是却得知跟夏雪好上了,心凉了半截

可夏雪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她一点都不妒忌,只是羡慕同样是单身女人,带着孩子,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好的机会呢?

刚刚忍不住寂寞的夜晚,想自己解决一下的时候,小孩子哭起来瞬间就有了强烈的心理反差,自己连这样都不得安稳,真不知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

她话说得那样,只是不想让马良操心真正带孩子,能不苦,能不累?但是这些说了又有什么用

消享受男人是一回事,但真正去拖累别人,香兰不想

马良犯难了,确实怎么跟夏雪说?但是刚刚那情况,马良很心酸

“没事,我会跟她说的”马良咬咬牙,承了下来敢作敢当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