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鬼媒人txt下载,分卷阅读25-鬼艳[短篇合集]-千帆过尽-言情-鬼艳[短篇合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鬼艳[短篇合集]txt全集下载-福利小说

鬼媒人txt下载,分卷阅读25-鬼艳[短篇合集]-千帆过尽-言情-鬼艳[短篇合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鬼艳[短篇合集]txt全集下载-福利小说

互联网 2021-06-13 10:08:50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俨然一副翩翩公子哥的样子。

许多媒人上门说亲,里头不少王公贵胄家的女儿,然而弘寂却通通推拒,引得好友不禁怀疑他是性取向不正还是另有隐疾。

总不能是因为生在寺院,所以完全不懂男女之事吧?

好友仗义,寻了个由头将弘寂带到了长安城内最大的青楼里,谁料,弘寂对于各色莺莺燕燕并不感冒,拂袖离开;然,路过大厅时,却忽地驻足。

“听说今晚有拍卖姑娘初夜,你要是有兴趣,兄弟我帮你——”朋友见弘寂愣愣看着大厅中的高台,忍不住开口道,“不过话又说话来,拍卖的是个雏,你也是个没经验……你就算有兴趣也该找个风情些的先教教你……”

朋友在身边絮叨,弘寂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只觉得这地方无比熟悉,好似第一次见到芙蓉时的地方,直到,穿着红衣的女子被鸨母扶着站到台上,弘寂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念想太过,所以出现了错觉。

“这姑娘看起来有些傲啊,怕不是落了难的大家闺秀吧。”

朋友看着高台上的女子,忍不住评头论足,弘寂没有接话,只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直到鸨母说出‘芙蓉’二字时,弘寂才回过神来,整个人如遭雷击。

是她,真的是她?!

弘寂有些不敢相信,直勾勾地看着台上之人,台上芙蓉感应到了他的目光,转头看向他,原本满是厌恶与鄙视的神情忽的一敛,双眉微微蹙起,眼神开始变得微妙且复杂。

这世间本来就有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是不是魔怔,谁知道呢。

两人对望的时候,厅里的喊价一路飙升。

“柳二爷出价五百两,柳二爷出价五百两,还有比这更高的吗?”

鸨母扯着嗓子想要落锤的喊价回荡大厅里,弘寂终于大梦初醒一般抬起手。

“一……一千两?一千两!这位公子出价一千两,还有更高的出价么?”

鸨母不可置信地报着数,心知今晚的戏幕已是尘埃落定。

高台上的芙蓉双眉舒展开,忽地朝弘寂嫣然一笑,就像他多年前从画上看到的模样一般,流盼生光的眸子含着几分迷离朦胧的春意,朱红的双唇抿起,笑得妖娆而又艳丽。

蚕茧(一)

傍晚的时候,傅妍在弦音阁听旨,说是宫中皇后有赏。

傅妍随手将那所谓的赏赐打开,只见檀木盒子底部铺了一层白娟,三枚蚕茧躺在正中,颜色却是罕见的金色。

“这……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圣蚕的蚕茧?”身旁的侍女先一步开口惊呼。

“正是。”传旨的太监点点头,转向傅妍,“皇后娘娘听闻太子妃近日失眠,特地让奴才将这刚结的蚕茧给太子妃送来。”

这太监看着有些面生,说话却是挺上道的。

傅妍命侍女奉上两贯赏钱,面生一派欢喜,心头却晓得——这太子府约么是要进新人了。

她同太子齐昊成婚近三年,齐昊不曾纳过半个姬妾,她却一直无所出,眼见皇帝近来越发地宠爱四皇子,皇后约么心头多半已经有主意了。

“小姐,这蚕茧要怎么处理——”侍女璎珞也猜到缘由,小心地询问她。

傅妍双眉蹙了蹙眉:“不是说能治失眠吗,让大夫开个方子,今个起送过来吧。”

是夜,侍女果然端了安眠汤过来,金色的蚕丝溶于水中,半丝踪迹也寻不着。

不过功效还是有的。

当夜傅妍睡的很安稳,睡梦中她回到了出嫁前的岁月:将军府的后院里,她手持软剑,似舞非舞,摇动得池边一排樱花簌簌而落,她站在花雨间,回身冲着远处伟岸身影高喊:“师兄,师兄——”

…………

一夜好梦,第二日自然起晚了。

想起今日宫中还有樱桃宴,傅妍不由恼怒下人不叫醒自己;帘外却忽然传来一声轻咳。

“是我让他们不要打扰你的。”

长身玉立男子从帘后转出,面似明月,身如玉树,配合着身上散出来的稳重自持的气质,是一种让人过目难忘的英俊舒朗,若不是眉目间的冷峻太过。

“妾身劳殿下久候了。”

“无妨,大不了便让他们等多一会儿。”

傅妍上前,盈盈福身,齐昊虚扶一把。两个赏心悦目的人站在一起倒像是一对璧人。

樱桃宴,自然是设在宫中樱桃林间。

皇帝费了好大力气移栽到宫中的樱桃树,散布在御花园中心的碧池边上,每年稀稀落落地结上那么几颗,帝后便有了设宴的由头,实在是无聊的很。

同齐昊一同坐在帝后左下方的位置,傅妍状似专注地听着朝臣与帝后间的闲话家常,双目却不动声色地将在座的尚未出嫁的少女全都打量了一遍。

看他们一个个画着精致的妆容,说不定是收到了什么风声;只是太子向来不喜欢女人修饰太过,这点却似乎没有人清楚。

微风送来各种混杂的香味,吹得齐昊只皱眉头,傅妍瞥到他强自隐忍的不耐神色,不由地想到了三年前的自己。

那日宫中宴会,父亲命她御前献艺。因事先清楚父亲心头的算盘,亦事先打探清楚了齐昊的喜好,她故意涂了厚厚的脂粉,用自己都有些腻味的香气熏了衣服。

花灯璀璨,舞袖挥洒,她迎着鼓乐毫不知矜持为何物地热舞盘旋……如愿以偿地看了父亲尴尬的脸色和齐昊越皱越紧眉头。

她想,她终归是安全了。然而三日之后,圣旨送到将军府,升了他父亲品级的同时,却是命她同太子择日完婚。

蚕茧(二)

“依你看,这些女眷中,谁比较出色?”宴间游湖,皇后询问傅妍。

“若论才貌,自然秦尚书家的,若论性情,我瞧着周太傅家的不错。”傅妍如实道,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妾身怎么看都不重要,关键还是殿下怎么想。”

“关昊儿什么事。”皇后不解地看了一眼傅妍,见对方一脸明白人的样子,脸上并没有半分勉强,遂即笑了笑道,“你倒是个懂事的。”

“昊儿的事,本宫自有主意,今日我让你挑人,却是为了沈参领。”

“师兄?”

“恩,你师兄近日在边关立了功,皇上想许他一门亲事。说起来,我倒要问问你——你师兄年纪也不小了,一直不肯娶妻,可是有中意的姑娘?若有,那咱也不用挑了,现在便可直接禀了皇上。”

“……这,我恐怕得问问师兄。”

“也好,你俩一起长大,亲入兄妹,总是比外人方便开口些的。”

四月的樱桃似乎还有些生涩,吃在嘴里酸的让人想哭,傅妍吐出樱桃核,酸得眉头蹙紧,皇后见状,让人递了过来一盘沾了醴酪,傅妍尝试挑起一颗放在嘴里,牛乳的腥味带着发酵后酸馊一下在在口中蔓延开来,恶心得她转身扶着樱桃树便是一阵干呕。

宫女见状,忙上去搀扶,皇后看着傅妍,忽然喜上眉梢,“快,快,快传太医——”

皇后这反应,明显是急着想抱孙子,傅妍心头一个咯噔,想起自己已经推迟了好几日月事,眉头不觉蹙紧。

“太子妃这是吃了寒凉的东西伤了胃,无大碍的,待老臣开两副方子调理一下就好了。”

凤仪殿,太医松了把脉的手,幽幽吐出诊断结果。皇后听完一脸错愕:

“只是伤了胃?”

“回娘娘,确实如此。”

“那……那就好……”

皇后有些失落,傅妍却是松了口气,转头去瞥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